【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网络奴隶”:被困缅甸电信诈骗园区的亲身经历

图像加注文字, 拉维称自己被虐待了16天。 “他们脱光了我的衣服,让我坐在椅子上,还电击我的腿。我以为这就是我生命的终结。” 拉维(Ravi,非真名)赴泰国希望从事一份IT工作,但这位24岁的斯里兰卡年轻人并没有坐在曼谷的摩天写字楼里工作,而是发现自己被困在缅甸一处荒凉的大院里。...

2024年4月18日星期四

“网络奴隶”:被困缅甸电信诈骗园区的亲身经历

图像加注文字,拉维称自己被虐待了16天。














“他们脱光了我的衣服,让我坐在椅子上,还电击我的腿。我以为这就是我生命的终结。”

拉维(Ravi,非真名)赴泰国希望从事一份IT工作,但这位24岁的斯里兰卡年轻人并没有坐在曼谷的摩天写字楼里工作,而是发现自己被困在缅甸一处荒凉的大院里。

他在泰国边境城镇湄索(Mae Sot)附近被绑架,并被贩运到河对岸。

他说,自己在那里被卖到了一个由讲中文的网络诈骗团伙控制的园区。他们强迫像拉维这样的被贩卖者长时间从事诈骗活动,在网上利用虚假身份冒充女性,欺骗美国和欧洲的单身男子。

他们将说服这些诈骗对象把大笔资金投入到虚假交易平台中,并承诺他们可以获得快速回报。

拉维陷入的“网络奴隶”园区位于缅甸妙瓦底(Myawaddy)的丛林深处。该地区不在缅甸军政府的直接控制之下。

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称,有成千上万来自亚洲、东非、南美和西欧的年轻男女被许诺给予一份与计算机相关的工作,但实质上却被诱骗到这些网络犯罪园区工作。

    拒绝服从命令的人会被殴打、折磨或强奸。

    “我因为不服从他们的命令,被囚禁了16天。他们只给我混有烟头和烟灰的水喝。”拉维告诉BBC。

    “我在牢房里的第五天或第六天,两个女孩被带到附近的牢房。她们在我眼前被17个男人强奸了。”他补充说。

    “其中一名女孩是菲律宾人。我不清楚另一名受害者的国籍。”

    The countries involved in online scam hubs in Southeast Asia include Myanmar, Laos, Cambodia, the Philippines, Malaysia, Thailand, and Vietnam.

    谁是受害者?

    据联合国2023年8月的估计,缅甸有超过12万人、柬埔寨有超过10万人被迫从事这些网络诈骗活动,以及非法赌博到加密货币欺诈等其它骗局。

    国际刑警组织去年的一份报告发现,老挝、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相对较少)都存在网络诈骗园区。

    国际刑警组织发言人告诉BBC,这一趋势已从地区问题演变成全球安全威胁,许多其它国家也卷入其中,成为诈骗园区所在地、中转国或被贩运受害者的来源国。

    印度政府本月早些时候宣布,该国迄今已解救了250名被贩卖到柬埔寨的印度公民,而在三月,中国从缅甸的诈骗园区带回了数百名本国公民。

    中国政府也一直在向缅甸军政府和武装团体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关闭这些诈骗园区。

    斯里兰卡当局获悉,至少有56名斯里兰卡公民被困在缅甸的四个不同地点。不过,斯里兰卡驻缅甸大使贾纳卡·班达拉(Janaka Bandara)告诉BBC,其中八人最近在缅甸当局的帮助下获救。

    对于那些园区经营者来说,他们的目标是那些源源不断的寻求工作机会的外来务工者。

    The countries hosting scam centres, serving as transit routes, or originating trafficked victims, according to the Interpol.

    每年都有数十万来自南亚的工程师、医生、护士和IT专家移民到国外寻找工作。

    当计算机专家拉维得知泰国一家招聘公司在曼谷提供数据录入工作时,他急切地想离开陷入经济危机的斯里兰卡。

    招聘方和一位来自迪拜的同事向他保证,公司将支付他37万斯里兰卡卢比(约1200美元)的基本工资。

    作为新婚夫妇,拉维和妻子梦想着这份新工作可以让他们有自己的房子,于是他们借了各种贷款来支付给当地中介。

    从泰国到缅甸

    2023年初,拉维和一群斯里兰卡人先被送往曼谷,然后被带到泰国西部城市湄索。

    “我们被带到一家酒店,但很快就被交给了两名枪手。他们带我们渡河前往缅甸。”拉维说。

    然后,他们被转移到由讲中文的帮派分子控制的园区,并被明确指示不得拍照。

    “我们吓坏了。大约40名年轻男女,包括来自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国和非洲国家的人,都被强行关押在这个园区。”他说。

    A general view of the Myanmar-China border town of Laukkaing on September 8, 2009.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中缅边境旁的缅甸小城老街,已经成为了赌博、毒品交易和电信诈骗的中心。

    拉维称,高高的围墙和铁丝网让人们无法从园区逃跑,持枪人员昼夜守着园区入口。

    拉维说,他和其他人被迫每天工作长达22个小时,每个月只有一天休息。他们每天至少要有三个目标。

    不服从命令的人将面临殴打和酷刑,除非他们能付钱离开。

    2022年8月,来自印度西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21岁男子尼尔·维贾伊(Neel Vijay)与其他五名印度男子、两名菲律宾妇女一起,被贩卖到缅甸。维贾伊选择了付钱逃生。

    他告诉BBC,他母亲儿时的一个朋友向他许诺在曼谷有一份呼叫中心的工作,并向他们收取了15万印度卢比(约合1800美元)的中介费。

    “有几家公司是由讲中文的人经营的。他们都是骗子。我们被卖给了那些公司。”尼尔说。

    “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我失去了希望。如果不是我母亲给了他们赎金,我也会像其他人一样被折磨。”

    尼尔的家人在他拒绝参与诈骗活动后,支付了60万印度卢比(约合7190美元)赎金让他获释。但在此之前,他目睹了那些没有达到目标或无力支付赎金的人所遭受的残酷惩罚。

    在他获释后,泰国当局帮助他返回印度,他的家人对当地的招募者提出诉讼。

    An Indian man who was trafficked into Myanmar with his passport.

    图像来源,NOPPORN WICHACHAT

    图像加注文字,尼尔的家人支付赎金帮他回到了印度。

    泰国官员正与其它国家合作,帮助从缅甸遣返受害者。然而,泰国司法部的一位高级官员告诉BBC,与邻国难民营中被强行拘禁的人数相比,获救者人数微乎其微。

    泰国特别调查厅(DSI)副厅长皮亚·拉卡萨库尔(Piya Raksakul)说:“我们需要加强与世界各国的沟通,教育人们了解这些犯罪团伙,这样他们就能保护自己不成为受害者。”

    他说,人贩子经常利用曼谷作为该地区的交通枢纽,因为包括印度和斯里兰卡在内的多国人士都可以通过落地签证进入泰国。他补充说:“因此,犯罪分子利用这一点,偷运人口为他们工作。”

    诈骗是如何运作的

    拉维透露,有人指示他以富裕男子为目标,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富裕男子,通过窃取电话号码、社交媒体和信息平台来建立恋情。

    他们直接联系受害者,通常让他们相信第一条信息——通常只是简单的“你好”——是误发的。

    拉维说,有些人对这些信息置之不理,但孤独的人或寻找性爱的人往往会上钩。

    当他们上钩时,诈骗园区里的一群年轻女性就会被迫拍摄露骨的照片,以进一步引诱目标。

    An image of crossing a river with a victim rescued by Thai authorities.

    图像来源,NOPPORN WICHACHAT

    图像加注文字,尼尔获释后,泰国当局帮助他返回印度。

    在短短几天内聊了数百条信息后,骗子们就会获得这些人的信任,并说服他们在虚假的在线交易平台上投入大笔资金。

    然后,虚假应用程序会显示假的投资和盈利信息。

    “如果有人转账10万美元,我们会返还5万美元给他们,说这是他们的利润。这给人的印象是他们现在有15万美元,但实际上,他们只能拿回最初10万美元的一半,另一半留给了我们。”拉维解释道。

    当骗子从受害者身上攫取了尽可能多的钱财后,他们的聊天账户和社交媒体个人资料就会消失。

    外界很难估计这种活动的规模,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2023年互联网犯罪报告》(2023 Internet Crime Report)中称,美国有超过1.7万起关于信任或爱情诈骗的投诉,损失总额达6.52亿美元。

    心理和身体创伤

    拉维说,在被囚禁一个月后,他被卖给了另一个团伙,因为他最初为之工作的所谓公司“破产”了——在被困缅甸的六个月里,他被转手给了三个不同的团伙。

    拉维告诉他的新“老板”,他不能再继续欺骗别人了,并乞求允许他返回斯里兰卡。

    有一天,拉维与组长发生冲突,双方打了起来。后来拉维被带到一间牢房,遭受了长达16天的折磨。

    最后,这位“中国老板”来找拉维,给了他“最后一次”重新工作的机会——鉴于他在计算机软件方面的专长,这是个新机会。

    “我别无选择,当时我的半个身体都瘫痪了。”他补充说。

    A view out of a car windscreen shows a dirt track running through cornfields

    图像来源,NOPPORN WICHACHAT

    图像加注文字,一位获释者离开诈骗园区后,在前往边境时拍摄的图片。

    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拉维使用VPN、人工智能应用程序和3D摄像头管理Facebook账户。

    与此同时,拉维乞求允许他去斯里兰卡探望生病的母亲。

    团伙头目表示,如果拉维能支付60万卢比(约合2000美元)的赎金,并额外支付20万卢比(约合650美元)过河进入泰国的费用,就同意放他走。

    他的父母只好把房子作为抵押来贷款,并把钱转给了他。拉维被带回了湄索。

    由于没有签证,他在机场被罚款2万泰铢(550美元),拉维的父母不得不再次举债。

    “当我抵达斯里兰卡时,我欠下了185万卢比(6100美元)的债务。”他说。

    他现在能回家了,但却很难见到新婚妻子。

    “为了还债,我没日没夜地在车库里工作。为了支付利息,我们把结婚戒指都典当了。”他痛苦地说。

    2024年4月17日星期三

    被Pornhub毁掉的中囶孩子


    现年19岁的塞琳娜·K·弗莱特斯,她14岁那年,一名她迷恋的男生要求她拍下裸露视频并发给他。她拍了,视频最终被放到了Pornhub上。
    现年19岁的塞琳娜·K·弗莱特斯,她14岁那年,一名她迷恋的男生要求她拍下裸露视频并发给他。她拍了,视频最终被放到了Pornhub上。 RACHEL BUJALS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包含对性侵犯的描述。
    Pornhub以其扮活泼鬼脸的调皮态度而自豪,这家网站会在时报广场购买广告牌,会提供扫雪机清理波士顿的街道。它向争取种族平等的机构捐款,并提供免费的色情内容帮助人们熬过新冠疫情期间的封锁。
    这个所谓的“身心健全Pornhub”每月能吸引35亿次访问,超过了Netflix、雅虎或亚马逊。每天近30亿的广告曝光量让Pornhub赚得盆满钵满。一项排名将Pornhub列为世界上访问量第十高的网站。
    然而,这家公司也有另一面:它的网站上充斥着强奸视频。它将强奸儿童、复仇式色情、偷拍女性洗澡、种族主义和厌女内容、以及妇女被困在塑料袋里窒息的片段当作盈利手段。每次搜索“girls under18”(女孩 不满18)或者“14yo”(14岁)都能得到超过10万条视频结果。大多数内容并非性侵儿童,但仍然有太多的确是。
    佛罗里达州一名15岁女孩失踪后,她的母亲在Pornhub上的58个色情视频中找到了她。一名14岁的加州女孩遭受性侵的视频被发到了Pornhub上,将此事报告当局的并非这家公司,而是女孩的一位看到这些视频的同学。两案中的罪犯都因侵犯行为被逮捕,但Pornhub逃脱了传播视频并从中获利的责任。
    Pornhub和YouTube一样,允许大众上传自己的视频。在该网站每年发布的680万条新视频中,绝大多数可能都包括自愿的成年人,但也有许多描绘了虐待儿童和非自愿的暴力。因为不可能确定视频中的年轻人是14岁还是18岁,无论是Pornhub还是其他任何人都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内容是违法的。
    与YouTube不同的是,Pornhub允许用户直接从其网站下载这些视频。因此,即使某个强奸视频应当局要求被删除,也可能为时已晚:在不断分享和上传的过程中,该视频将永远存在下去。
    “Pornhub成了我的人贩子,”一位名叫卡莉(Cali)的女性告诉我。她说自己从中国被美国家庭收养,然后被收养家庭贩卖,从9岁开始,她就被迫出现在色情视频中。她说,一些她被虐待的视频最终被放到了Pornhub上,并总在那里反复出现。
    “我还是在被贩卖,哪怕我已经离开那种生活五年之久了,”卡莉说。如今23岁的她正在一所大学读书,希望成为一名律师——但那些旧视频仍是她的心头阴影。
    “我可能永远无法摆脱,”她说。“就算到40岁、有8个孩子的时候,人们还会看着我的照片自慰。”
    “你输入‘Young Asian’(年轻亚洲人),可能就会找到我,”她补充道。
    实际上,可能找不到。最近,Pornhub为这一词条搜索提供了2.6万条视频结果。但这不包括Pornhub提供的“相关搜索”建议下出现的视频,包括“young tiny teen”(娇小青少年)、“extra small petite teen”(特别娇小的青少年)、“tiny Asian teen”(娇小亚洲青少年),或直接是“young girl”(小女孩)。它也不一定将那个名为“欺辱亚洲青少年”的Pornhub频道里的视频算进去。
    这里的问题不在色情,而在强奸。我们都认同一件事,即未经同意对儿童或任何人的侵犯行为进行推广是不对的。比尔·考斯比(Bill Cosby)或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或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问题不在于性行为,而在于没有得到同意——Pornhub也是如此。
    我在Pornhub看到的许多视频都记录了对失去意识的妇女或女童的侵犯。强奸犯们会撑开受害者的眼睑,触摸她们的眼球,以表明她们没有反应。
    今年秋天,Pornhub从一段裸体女子在中国被一群男人折磨的视频中获利。它也从有着诸如“青少年尖叫”、“青少年堕落”、“极度窒息”标题的视频片段中获利。观看一段窒息视频,它就可能推荐你再去搜索“她无法呼吸”。
    “性积极”和“不上Pornhub”理应是可以兼得的。
    Pornhub拒绝让高管公开置评,但提供了一份声明。“Pornhub明确承诺打击儿童性虐待内容,并制定了全面的、行业领先的信任和安全政策,以识别和根除我们社区里的违法内容,”声明中说。Pornhub还表示,任何有关该公司允许儿童视频出现在其网站上的说法都是“不负责任且完全错误的”。
    二、
    14岁那年,塞琳娜·K·弗莱特斯(Serena K. Fleites)还是加州贝克斯菲尔德市的优等生,从来都没与男生亲热过。但在八年级时,她迷上了一个大她一岁的男生,他让她拍了一段裸露视频。她把视频发给了他,这改变了她的一生。
    他不断索要新的视频;她有些紧张,但又受宠若惊。“就在那时,我在学校里开始遇到奇怪的目光,”她回忆道。他把视频分享给了其他男生,然后有人把它们传到了Pornhub。
    弗莱特斯的世界就此崩溃。就算没有同学把看你裸露当作娱乐,然后嘲笑你是个荡妇,做个14岁的青少年都已经够难的了。“有人给我发短信说,如果我不给他们发视频,他们就会把视频都发给我妈妈,”她说。
    如今与三只狗住在自己车里的塞琳娜·弗莱特斯说,“一个小小的错误就可能改变整个人生。”
    如今与三只狗住在自己车里的塞琳娜·弗莱特斯说,“一个小小的错误就可能改变整个人生。” RACHEL BUJALS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那个男生被停学了,但弗莱特斯因为无法忍受羞辱而开始逃课。她的母亲说服Pornhub删除了视频,然后弗莱特斯转学了。但谣言传到了新学校,那些视频很快又被上传到Pornhub和其他网站。
    弗莱特斯与母亲吵架,并开始割伤自己。有一天,她来到药柜前,服下了所有能找到的抗抑郁药。
    三天后,她在医院里醒来,不满于自己仍然活着。接着,她在浴室里上吊自杀。年纪尚小的妹妹发现了她,医生又把她救活。
    弗莱特斯迅速堕落下去,一位朋友带她见识了冰毒和阿片类药物,而她对这两者都上了瘾。她辍了学,并最终在外流浪。
    16岁那年,她在Craigslist上发布广告,开始兜售自己的裸照和视频。这是赚点小钱的手段,或许也是惩罚自己的方式。她想,“大家都已经看过了我的身体,所以我已经一文不值了,”她这样告诉我。
    那些视频同样被放到了Pornhub上。她要求Pornhub将它们删除。她说,这些视频一般会被删除——但随后又被上传。她14岁时拍的一个裸露视频观看量达到40万,她说,这让她甚至不敢申请快餐店的工作,因为怕被认出来。
    因此,现年19岁、刚戒毒一年的弗莱特斯没有工作,饱受创伤,只能在贝克斯菲尔德跟三条比人类更忠诚、有爱心的狗一起,住在她的车里。她梦想成为一名兽医技师,但不知道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当你和狗住在一辆车里的时候,上学读书就有点困难,”她说。
    “我太傻了,”她承认自己从未想过视频会被分享到网上。“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这只是一件小事,但它变成那么大的事情,真是太疯狂了。”
    “一个小小的错误就可能改变整个人生。”
    三、
    远不止一家公司面临这个问题。Pornhub的竞争对手XVideos可以说更肆无忌惮,当然可能也会吸引更多访问量。对虐待儿童的描绘也出现在了Twitter、Reddit和Facebook等主流网站上。谷歌则支持了那些靠猥亵儿童大发其财的公司的商业模式。
    在谷歌搜索“young porn”(青少年色情)会得到9.2亿条视频结果。最热门的结果包括XVideo上一个“年纪非常小的青少年”赤裸参与性行为的视频,以及Pornhub上一个标题不宜刊印的视频。
    我要求全美失踪和受虐儿童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and Exploited Children)统计每年向其报告的与儿童性剥削有关的图片、视频和其他内容的数量。2015年,他们共收到650万份视频或其他文件的报告;2017年为2060万;2019年,6920万。
    今年,Facebook在三个月内删除了1240万张与剥削儿童有关的图片。去年,Twitter在六个月内关闭了26.4万个涉嫌儿童性剥削的账号。相较之下,Pornhub声称,总部设在英国、致力于打击儿童性虐待图像的非营利组织互联网观察基金会(Internet Watch Foundation)报告称,近三年来,其网站上仅有118起案例涉及儿童性虐待图像,这似乎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字。“对于每一家现代内容平台来说,消除违法内容都是一场持久战,我们承诺将站在这场战斗的最前线,”Pornhub在其声明中表示。
    互联网观察基金会无法解释为什么Pornhub的案例数量这么低。或许是因为Pornhub用户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不太可能举报。但如果你知道要找什么,可能用半小时就能在Pornhub上发现几百个明显有儿童性虐待的视频。Pornhub最近提供的播放列表标题包括“不满18岁”、“最佳男童收藏”和“未——成年”。
    在这一问题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国会和历届总统几乎没有作为。让这一问题成为可能的科技圈大抵态度消极忙于辩解。但我的时报同事在2019年进行了开创性的报道,已经促使国会就解决儿童剥削的竞争策略展开辩论。
    对Pornhub的担忧正在加剧。要求关闭该网站的请愿已经收到了210万人的签名。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呼吁司法部对Pornhub进行调查。贝宝(PayPal)已经终止了对该公司的服务,信用卡公司也被要求这么做。由活动人士莱拉·米克尔韦特(Laila Mickelwait)领导的机构Traffickinghub记录了这些虐待行为,并呼吁关闭该网站。加拿大议会的20位成员呼吁政府打击Pornhub,其总部正好位于蒙特利尔。
    “他们从我的痛苦和煎熬中牟利,”一位名叫泰勒(Taylor)的18岁女性告诉我。警方证实,在她14岁的时候,一位男友秘密录制了她的性行为视频,而视频最终被发到了Pornhub上。“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当我走进大厅,所有人都边看手机边看我,”她哭着说。“他们都在笑。”
    泰勒说,因为耻辱和创伤,她曾两次试图自杀。与本文提及的其他人一样,她同意讲述自己的故事,帮助记录下来,因为她相信这么做可能会让其他女孩免受和她一样的痛苦。
    四、
    Pornhub由Mindgeek所有,后者是一家私营色情内容集团,旗下拥有超过100家网站、制作公司和品牌。其网站包括Redtube、Youporn、XTube、SpankWire、ExtremeTube、Men.com、My Dirty Hobby、Thumbzilla、PornMD、Brazzers和GayTube。除了Mindgeek的麾下企业之外,色情产业中还有其他重要的公司,最著名就是XHamster和XVideos,但Mindgeek绝对是一个色情巨头。如果换个行业,司法部可能都已经在讨论针对它的反托拉斯诉讼了。
    Pornhub和Mindgeek也因其影响力而非同一般。今年,一家数字营销公司的研究得出结论称,Pornhub是21世纪对社会影响第三大的科技公司,仅次于Facebook和谷歌,领先于微软、苹果和亚马逊。
    由于税收原因,Mindgeek名义上设在卢森堡,实际上是一家位于蒙特利尔的私营公司。它没有公开所有者的姓名,但其负责人费拉斯·安东(Feras Antoon)和大卫·塔西洛(David Tassillo)都是加拿大籍,两人都拒绝接受采访。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自称是女权主义者,并对其政府为全球女性赋权的努力感到自豪。因此,这里有一个问题要问特鲁多和所有加拿大人:为什么加拿大会有一家向全世界传播强奸视频的公司?
    Mindgeek的内容审核员有责任过滤掉儿童视频,但其商业模式却从由年轻人主演的性视频中盈利。
    “内容审核人的目的是让越多的内容通过越好,”一名Mindgeek前员工告诉我。他说他认为高管并不坏,但只关心如何让利润最大化。
    尽管Pornhub不愿意告诉我该公司雇佣了多少内容审核员,我的一个采访对象说全世界约有80人在Mindgeek的网站工作(相比之下,Facebook告诉我该公司有1.5万名内容审核员)。每年会有136万小时的新视频会上传到Pornhub,这意味着每个审核员必须每周要审核数以百计小时的内容。
    这些审核员会快进看完视频,但往往很难评估一个人到底是14岁还是18岁,或者折磨行为是真是假。我采访的审核员说,大多数未成年人内容都是青少年,但一些内容来自于厕所里或更衣室的偷拍摄像头,里面的儿童只有8到12岁。
    “这份工作本身就很毁人,”这名审核员说。
    Pornhub似乎对民事或刑事责任愈发警觉。律师们在周围盘旋,并且在偷拍摄像头的视频在Pornhub上出现后,有九名女性在联邦法庭对该公司提起诉讼。这些视频是在南卡罗来纳州州的莱姆斯顿学院(Limestone College)的更衣室拍摄的,里面有女性在洗澡和换衣服的画面。
    Mindgeek位于蒙特利尔的总部。
    Mindgeek位于蒙特利尔的总部。 ALEXI HOBB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过去,Pornhub的高管似乎认为,他们享受《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节赋予的豁免权。该法案保护有公众发布内容的互联网平台。但在2018年,国会对第230节做出了限制,因此不足以保护该公司,这也让Mindgeek做出了更好的表现。
    接受采访的审核员告诉我,在过去的几年间,该公司将审核员的数量增加了一倍,并且在今年,Pornhub开始主动向全美失踪和受虐儿童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and Exploited Children)报告非法内容。在此前撤下儿童视频和非知情同意内容方面行动迟缓之后,Pornhub如今反应更加迅速。
    该公司还编制了一个被禁内容的列表。我获得了一份这个列表的副本,上面声称要禁止带有“强奸”、“不满13岁的儿童”、“恋童癖”、“人兽性交”(其中有用地明确说明这里面“包括鳗鱼、鱼、章鱼、昆虫”)等说法和题材的视频。“如果不存在嗜粪癖”,尿布是可以有的。肢解要看情况,但“不能展现分尸”。
    因此,尽管如今无法在Pornhub上用英文搜索“underage”(未成年)或“rape”(强奸),但该公司仍然没有努力删除此类视频。一位名为“13yoboyteen”(13岁男孩少年)的用户可以发布视频。搜索“r*pe”可以出现1901个视频。搜索“Girl with braces”(戴牙套女孩)可以出现1913个视频,并且联想功能还会出现“exxxtra small teens”(超小青少年)。搜索“13yo”(13岁)会出现15.5万个视频。要说明一点,这些视频大多数并非13岁青少年,但视频通过这种语言来宣传,似乎反映出他们在试图吸引恋童癖。
    此外,一些视频似乎并没有遵守被禁内容列表。《离家出走的女孩收到最后通牒,选择肛交还是被赶到大街上》(Runaway Girl Gets Ultimatum, Anal or the Streets)是Pornhub上一则视频的标题。另一位用户发布的视频记录下了与正在啜泣、抗议和因为疼痛哭喊的十几岁女孩发生性关系的画面。
    尽管Pornhub可能愈发小心对待这些爱打官司的美国人,但公司对海外受害者不闻不问。一个标题为《下课后的初中女生》(Junior High School Girl After Class)的印度尼西亚视频里面,一名年龄很小的青少年正在进行性交。一则刚刚被撤下的中国视频被标为“Beautiful High School Girl Is Tricked by Classmates and Taken to the Top of a Building Where She Is Insulted and Raped”(漂亮高中女孩被同学骗到顶楼侮辱强奸)。
    “他们在利用我人生最低谷、利用我的身体赚钱,”一名哥伦比亚少女告诉我,她要求化名“Xela”。她16岁时,两个美国男子给她钱换取性服务,并且将整个过程拍摄下来,然后发布在了Pornhub上。有几名Pornhub幸存者告诉我,她们曾想过或者尝试过自杀,她就是其中之一。
    过去几天,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两个内容是还没到青春期的女孩遭到性侵的新视频被发布了出来,还有一个性视频主角是一个15岁的女孩,在被传上网之后她开始想要自杀。我不觉得任何有良心的审核人会让这种视频通过审核。
    弗莱特斯未成年时拍下的裸露视频至今仍在Pornhub上困扰着她。
    弗莱特斯未成年时拍下的裸露视频至今仍在Pornhub上困扰着她。 RACHEL BUJALS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五、
    “它永远都会在网上,”英国女子妮可(Nicole)对我说,她的全裸视频曾被发到网上,又被转到Pornhub上。“这就是我不敢要孩子的原因,我怕他们看到。”
    这也是幸存者中不断出现的问题:一场性侵最终会结束,但Pornhub却会让这场折磨没有尽头。
    妮可15岁时的全裸视频被发到了Pornhub上。如今她19岁了,她尝试让这些视频被删掉,已经努力了两年。
    “为什么我15岁时受到勒索拍摄的、属于儿童色情的视频还在不断被上传到网上?”妮可去年伤心地在一则信息中向Pornhub抗议道。“你们真的需要一个更好的系统……在发现我自己又被上传到你们的网站上之后,我多次试图自杀。”
    妮可的律师丹尼·平特(Dani Pinter)说Pornhub上至少还有三个妮可15或16岁时候的视频,他们还在试图让该网站将其删除。
    “永远都没有尽头,”妮可说。“他们从我的伤痛里赚了那么多钱。”
    Pornhub已经引入了理论上能够给强奸视频“采指纹”、阻止这些视频再次上传的软件。但Vice展示了一下这一技术是如何轻易在Pornhub上能被规避掉的。
    Pornhub的一个丑闻涉及Girls Do Porn制作公司,该公司会招募年轻女子进行从事穿着衣服的模特工作,然后会推动她们去性视频里表演,并称这些视频只会作为DVD在其他国家出售,绝不会被放上网。在得到不会被人知道的保证后,一些女子会同意——然后当这些画面在Pornhub上被大肆推广时,她们备受打击。
    Girls Do Porn因性交易遭到起诉,并被关停,但那些视频仍然在Pornhub上不断出现。我上一次查看的时候,Girls Do Porn六名受害人的视频还在Pornhub上,该公司仍在通过这些视频获利。
    我在Pornhub上看到的一个Girls Do Porn受害者如今已经去世。她20岁时遭到谋杀,嫌疑人是一个愤怒的前男友,他即将上庭。我在这里不会公开她的名字,因为她应当作为一名活力十足的大学运动员被人们铭记,而不是因为一个代表了她最耻辱时刻的性视频。
    六、
    那么解决方案是什么?
    我曾认为幸存者会想要关停Pornhub,让其高管坐牢。一些人确实这么想,但其他人的想法有一些细微差别。如今20岁的莉迪亚(Lydia)幼时遭到人口贩卖,Pornhub上有许多她被强奸的视频。由于紧张,“我总是肚子疼,”她告诉我,但她不想被人认为她的敌意是针对色情片本身的。
    “我不希望大家听到的是‘禁止色情!’”莉迪亚对我说。“我所希望的是‘不要伤害孩子’。”
    苏珊·帕德龙(Susan Padron)告诉我,她以前一直认为色情内容是双方自愿的,直到在她15岁的时候,男朋友把她的性爱视频帖到Pornhub上。此后,她一直在痛苦中挣扎,并且认为应该只有确认了身份的人,才能发布视频。
    杰西卡·舒姆韦(Jessica Shumway)也持同样的看法。她也被迫拍摄了性爱视频,有个顾客还把一段视频贴在了Pornhub上。“他们需要明确视频中是否有未成年人,而且需要征得所有人的同意才能发布。”
    我问18岁的利奥(Leo),他有什么建议没有。他14岁开始就有自己的视频被发布在Pornhub上。
    “那太难了,”他说。“我的办法是,把色情内容交由专业的制作公司”,因为它们会要求出示年龄证明和签知情书。
    目前,这些公司还无法与Pornhub和XVideos之类基本免费的网站竞争。
    “Pornhub已经摧毁了付费网站的商业模式,”成人片演员和作家斯托亚(Stoya)说。她也认为,从YouTube到PornHub,所有的平台都应该要求上传个人视频的时候出示同意证明。
    专栏作家应该给出答案,但我却拿不出好办法。如果Pornhub对视频严格管理的话,那么最不堪入目的内容可能跑去暗网或者那些管理不严的国家的网站。不过这样一来,至少它们就不会在一个主流网站上成为常态。
    增加压力和惩罚也会有所帮助。我们已经看到,限制第230节豁免权带来了自律的强化。
    叫我假正经好了,但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搜索引擎、银行或者信用卡公司要支持一个靠性侵儿童或者昏迷女性挣钱的公司。如果PayPal可以暂停跟Pornhub的合作,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万事达(Mastercard)和维萨(Visa)也可以。
    我看不到有任何周全的解决方案。但是,除了限制豁免权,激励企业不可胡来之外,以下三个步骤也会有所帮助:1)只允许经过验证的用户发布视频;2)禁止下载;3)加强审核。
    这些措施并不会扼杀色情片,也不会给其消费者带来太大困扰;YouTube不能下载,照样蓬勃发展。跟Pornhub有生意往来的著名成人明星西里·达尔(Siri Dahl)告诉我,我的三个建议“非常合理”。
    从天主教会到童子军,这个世界往往对儿童遭到的性虐待视而不见。起诉杰弗里·爱泼斯坦R·凯利(R. Kelly)这样的家伙,往往为时已晚。但我们还是应该站出来,反对那些有组织地剥削儿童的公司。有了Pornhub,我们就有了1000个杰弗里·爱泼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