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大纪元时报》首席财务官被控参与6700万美元洗钱计划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大纪元时报》(Epoch Times)的首席财务官因涉嫌参与大规模洗钱计划而被捕。 《大纪元时报》(Epoch Times)的首席财务官因涉嫌参与大规模洗钱计划而被捕。 据美国司法部,61岁的关伟东(Weidong “Bil...

2024年2月29日星期四

从任志强到“李老师”,中国的纳瓦尔尼们

任志强,2013年。这位退休的房地产大亨因批评习近平被判处18年监禁。

看过关于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纪录片《纳瓦尔尼》(Navalny)后,一位中国女商人给我发消息说,“任志强就是中国的纳瓦尔尼。”她说的是那位因批评领导人习近平而被判处18年徒刑的退休房地产大亨。
在纳瓦尔尼于本月不幸去世后,一位住在柏林的年轻异见人士在X上发帖称,“李老师是最接近中国纳瓦尔尼的人。”他指的是一位被称为“李老师”的反叛网络红人,他利用社交媒体分享有关中国抗议活动的信息,现在已经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还有其他人:2017年在政府看管下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以及因颠覆罪被判入狱14年、正在服刑的法律学者许志永
可悲的事实是,中国并没有类似纳瓦尔尼的人,因为中国没有反对党,因此也就没有反对派领袖。
并不是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尝试。许多勇敢的中国人挺身而出,反抗世界上最强大的威权政府。自2000年以来,非营利人道主义组织“对话”记录了中国48699名政治犯的案件,其中7371人目前在押。他们在中国公众中的知名度都不如纳瓦尔尼在俄罗斯的知名度。
普京总统领导下,俄罗斯极度不容忍异见。普京把批评自己的人关进监狱,甚至追捕流亡人士。而在中国,像纳瓦尔尼这样的高知名度人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早在进入公众视野之前,他们就已经遭到封口和监禁。
“你能想象中国允许著名政治犯像纳瓦尔尼那样,通过各种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持续接触公众舆论吗?”已退休的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在X上写道
这就是中国异见者群体在悲痛和震惊中看到纳瓦尔尼去世消息时的想法。他的死亡是个悲剧,他的人生是英勇的。但令他们难以消化的是,纳瓦尔尼能在监狱里寄出数百封手写信件这件事。人们给他写信,只需每页支付40美分,还可以收到他回信的扫描件。网上还发布了他最后一次出庭时身在栅栏后面的视频
“尽管条件越来越恶劣,包括多次遭到单独监禁,”我的同事安东·特罗亚诺夫斯基写道,“他仍然在社交媒体上出现,而他流亡的团队成员继续发表对俄罗斯上层腐败的调查。”
这些在中国都是不可能的。大多数中国政治犯的名字在网上都受到审查。一旦被捕,就再也不会有他们的消息。没有人可以去探望他们,只有直系亲属和律师除外,而他们的探访也得不到保证。中国的政治犯不能与外界联系,只能在狱中自生自灭,即使正面临健康问题的困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就是在政府看管下因晚期肝癌逝世的。

任志强,2013年。这位退休的房地产大亨因批评习近平被判处18年监禁。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有人把退休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称为“中国的纳瓦尔尼”。他可能一度是中国政治犯中最受公众关注的人物。他也曾经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博主之一,拥有近3800万粉丝。2016年,在他批评习近平宣布中国所有新闻媒体都必须为党服务之后,他的微博账号被删除。
去年,当我向一个年轻的中国人提起他时,那个人茫然地看了我一眼。任志强被封口时,这个年轻人只有15岁,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我从2010年就认识任志强了。但自他于2020年3月被捕以来,我就再也没有同他直接联系。他的朋友们也没有。我们都对他的狱中生活缺乏第一手的了解。
就在被捕前几天,任志强告诉我,由于怀疑有前列腺癌,他已经定了要去做活检。几个月来,我从与他家人有联系的人那里听说,他的前列腺疾病没有得到适当的治疗,他每天晚上要起床十几次上厕所。我不能联系他的家人,因为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高智晟是一名人权律师,在狱中被关押多年,遭受酷刑,随后在2017年失踪。从那以后,家人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还活着。如今,很少有中国人知道他的名字。
2022年,活动人士在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前集会,要求释放人权律师高智晟。
2022年,活动人士在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前集会,要求释放人权律师高智晟。 FREDERIC J. BROW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他们的失踪是一种常态,”2012年曾帮助律师陈光诚在美国寻求庇护的活动人士郭玉闪曾经写道。“(他们)被体制赶杀,被主流社会排斥与提防,被民间遗忘,”郭玉闪写道。“而且往往反抗越彻底,失踪地也越彻底。”
郭玉闪是在2013年,也就是习近平执政的第一年,为一个向政治犯家属提供经济援助的组织写下这些文字的。这样的项目在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可想象。郭玉闪本人在2015年被关押近一年后获释,自此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这样一个受到严密控制的社会中,任何人都不可能拥有纳瓦尔尼那样的影响力。共产党最害怕的就是可能挑战其统治的组织和个人。正因如此,它不喜欢宗教团体或非政府组织。它害怕那些它认为拥有对党构成威胁的经济实力和组织能力的企业家。
它扑灭任何可能发展为燎原之势的星火。
中国异见人士陈光诚去年在华盛顿的国会听证会上。
中国异见人士陈光诚去年在华盛顿的国会听证会上。 ALEX WONG/GETTY IMAGES
现在,它似乎又盯上了李老师,一个用猫做头像的网红。李颖是一名画家,在2022年将自己的Twitter账户变成了个人新闻中心,向中国公众通报他们从受到严格审查的媒体和互联网上得不到的新闻。本周,他敦促他在中国的关注者取消关注,因为警方对他们中的一些人进行了讯问。一天之内,他的关注者人数从160万减少到140万。
去年,住在米兰的李颖告诉我,他正在为自己可能被谋杀做心理准备。
俄罗斯一直在向中国学习如何在社交媒体时代对其人民施加控制。自两年前入侵乌克兰以来,俄罗斯封锁了除YouTube以外的大多数主要西方平台。最著名的反对派人物纳瓦尔尼去世后,其他反对派领导人可能很难像他那样在全国范围内吸引追随者,他们大多流亡海外。
无论面对何种不同形式的威权主义,俄罗斯和中国的政治犯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他们的国家并非注定如此,终会变得正常、民主和自由。
他们都是纳瓦尔尼。
纳瓦尔尼在明知会被捕的情况下仍选择返回俄罗斯。正在狱中服刑14年的法律学者许志永也做出了类似的选择。
去年在一个国会委员会展示在狱中的学者许志永和人权律师丁家喜的照片。
去年在一个国会委员会展示在狱中的学者许志永和人权律师丁家喜的照片。 ALEX WONG/GETTY IMAGES
2013年,他在文章中写道,在家庭和监狱之间,他选择了后者。这对他来说是一个痛苦的选择,但他觉得自己不能不做出这个决定。他说,2017年出狱后,他准备再次回去。
“在想,很多年,在狱中和在外面,哪个对我的祖国更有价值,”他在2020年1月1日写道
一个月后,他再次被捕。

2024年2月28日星期三

“一大筆錢” 川普每天欠近9萬利息直到付完3.5億罰款

 分享到微信

摘要: 美國中文網綜合報道 上周五,紐約州法官對前總統川普的欺詐案民事訴訟作出裁決,對川普處以3.548億元的罰款。而除了約1億元的判決前利息,川普每天還欠87,502元的判決後利息,直到他完成支付罰款。在發現川普和他的成年兒子誇大了淨資産以獲得更優惠的貸款條 ...

“一大筆錢” 川普每天欠近9萬利息直到付完3.5億罰款_圖1-1


美國中文網綜合報道 上周五,紐約州法官對前總統川普的欺詐案民事訴訟作出裁決,對川普處以3.548億元的罰款。而除了約1億元的判決前利息,川普每天還欠87,502元的判決後利息,直到他完成支付罰款。

在發現川普和他的成年兒子誇大了淨資産以獲得更優惠的貸款條件後,法官恩戈倫對川普處以3.548億元的罰款。川普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爲,并表示将上訴。

恩戈倫命令川普爲每筆不義之财支付判決前的利息——根據每筆交易的日期計息——并在法院對此案作出判決後支付9%的判決後利息。

川普每周欠下超過60萬元的利息,這些利息不僅會擴大他不斷增加的法律賬單,而且可能會影響這位前總統的上訴方式。

“如果他最終在上訴中敗訴,川普将不得不支付判決前和判決後的利息。”密歇根大學商法教授威爾·托馬斯表示。

紐約州總檢察長詹樂霞誓言,如果川普沒有足夠的現金支付罰款,她将沒收他的資産,比如他的川普大廈。

“如果他沒有資金來支付判決的罰款,那麽我們将在法庭上尋求判決執行機制,我們将要求法官扣押他的資産,”詹樂霞說。

對于判決後的利息,川普每年要支付罰款的9%,從裁決發布的周五開始算起,直到他付清全部罰款金額。

托馬斯說,除非川普将罰款的全部金額存入一個托管賬戶,否則在他對恩戈倫的裁決進行漫長的上訴期間,他将繼續累積罰款的利息。

川普的上訴将導緻自動暫停執行裁決,但川普需要先把罰款存入一個托管賬戶或繳納保證金才能上訴。

如果川普決定在上訴期間繳納保證金來支付罰款,那麽在上訴期間,利息将繼續增加,在此過程中可能會增加數千萬元。

“這是一大筆錢,”托馬斯說。

2024年2月27日星期二

身体有症状是否患“长新冠” 新研究为确诊带来希望

英国科学家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有价值的新证据,可以帮助诊断和治疗“长新冠”患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全世界至少有6500万人仍患有“长新冠”,即每10名新冠感染者中就有1人在感染后长期持续出现症状。

世卫组织将“长新冠”描述为在初次感染新冠病毒的三个月后,继续出现或出现新的症状,这些症状持续至少两个月且没有其他解释。

科学家们正在对“长新冠”的许多不同方面进行研究,但他们正在寻找的一个主要部分是一种可测量的生物标记(生物标志物)——一种在血液、其他体液或组织中发现的生物分子,可以可靠地视为一种病症或疾病的迹象。

“长新冠”生物标记的发现将代表着诊断该病患者和监测其治疗情况的重要进展,也将推翻"长新冠"是一种心理疾病的理论。

    识别“长新冠”

    早在2020年5月,英国剑桥大学传染病临床科学家尼亚里·西索勒(Nyarie Sithole)博士就建立了属于最早一批的“长新冠”诊所。

    位于剑桥大学阿登布鲁克医院(Addenbrooke's hospital)的该诊所寻求在“长新冠”患者或亚组人群中识别出潜在的生物标记。该诊所本周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报告了他们研究中的一项重要进展。

    尼亚里·西索勒(Nyarie Sithole)博士

    图像来源,HANDOUT

    图像加注文字,

    英国剑桥大学传染病临床科学家尼亚里·西索勒(Nyarie Sithole)博士

    在与同事马克·威尔斯(Mark Wills)博士和本杰明·克里希纳(Benjamin Krishna)博士合作开展的研究中,西索勒将研究划分为若干亚小组,因为人们认为“长新冠”是一种具有多种综合征的疾病。

    这意味着它不是一种单一的疾病过程,而是在一个总称下组合在一起的许多疾病,这使得研究者不太可能找到一个单一的生物标记来纳入所有“长新冠”患者。

    在一组患者中,科学家发现了一种名为γ-干扰素(IFN-γ)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由一种白细胞产生,帮助免疫系统抵御病菌,以保护人体免受疾病侵袭。

    这种蛋白质最初是在患者首次感染新冠病毒时由免疫反应产生的。几乎所有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都会产生γ-干扰素,以及其他免疫分子或细胞因子。

    研究人员发现,在几周内从新冠中康复的患者中,他们的γ-干扰素会恢复到感染前的水平。

    然而,“长新冠”患者的γ-干扰素水平在12周后仍高于正常水平,有些患者甚至在12周后的两年内仍高于正常水平。

    平均而言,“长新冠”患者体内的γ-干扰素水平,比未感染的对照组高出至少10倍。

    “长新冠患者的免疫系统出现了失调。"西索勒解释说。"后新冠时期,免疫系统并没有重新调整到正常水平或正常功能状态,它仍然处于高度警戒状态,就好像仍然受到威胁一样。”

    这些增加的蛋白质水平还会引起炎症,因为它们被释放到血液中,会扩散到各个器官。

    西索勒博士认为,对γ-干扰素水平升高原因的一个假设是,“长新冠”患者体内可能存在病毒片段或病毒蛋白。

    “一些研究小组正在对结肠和身体其他部位进行活检,看能否在这些部位发现病毒。"他说。"这些病毒可能处于非常低的水平,仍在复制,或者这些蛋白质存在身体循环系统内,导致免疫系统一直认为体内有病原体。”

    另一种假设是,这种结果可能是由自身抗体引起的。

    正常情况下,人体免疫系统会生产抗体来对抗疾病。但有时身体会出现“乌龙"——产生攻击健康细胞的自身抗体。

    现有证据表明,在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等其他疾病发生后,确实会出现持续的γ-干扰素释放,而且在其他疾病中,已知γ-干扰素会导致疲劳、关节痛、肌肉酸痛和发烧等症状。

    西索勒和他的同事们分析了英国疫苗接种前患者血液中的各种细胞因子(免疫分子),并将其与患者接种疫苗后的血液进行了比较。

    一些γ-干扰素升高的患者在接种疫苗后恢复到了正常的基线水平(但并非全部)。

    此外,相当多的“长新冠”患者在接种疫苗后症状确实有所减轻。

    这项研究表明γ-干扰素水平的降低与症状改善之间存在关系,因此有望将γ-干扰素用于一些“长新冠”患者的诊断和监测。

    2024年2月26日星期一

    中国招揽黑客的隐秘世界:安洵文件泄露事件揭示了什么

    黑客们提供了价格多样的一系列服务。
    为访问越南交警的内部网站,中国西南部的一个地方政府花了10万人民币。帮助客户在X上开展虚假信息运动、入侵他人账号的软件价格为70万人民币。中国客户花200万人民币就能获得Telegram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大量账号背后的个人信息。
    这些内容来自一家名为安洵信息的中国安全公司的外泄文件,是该公司所出售的黑客工具和缓存数据的一部分。在中国有数百家类似公司,它们为中国政府资助的攻击性黑客活动提供支持,黑客活动的目标包括入侵外国政府和电信公司的网站。
    这些文件上周被人放在了一个公共网站上,披露了一项长达八年的努力,该努力旨在攻击和获取韩国、台湾、香港、马来西亚、印度和亚洲其他地区的数据库,对通信进行窃听。这些文件还显示了一项密切监视中国少数民族和在线赌博公司活动的行动。
    文件内容包括看来显然是员工间的通信记录、攻击目标清单,以及网络攻击工具的介绍材料。接受时报采访的三名网络安全专家说,这些文件看起来是真实的。
    把这些文件综合起来,让我们难得得以一窥中国政府支持的招揽黑客的隐蔽活动。从中可以看到,中国的执法部门以及主要间谍机构——国家安全部已在黑客运动中利用外部私营部门的人才。美国官员称,这场黑客运动的目标包括美国的公司和政府机构。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为中国的全球和国内网络间谍活动提供支持的承包商的真实数据,”谷歌的曼迪昂特情报中心首席分析师约翰·胡尔特奎斯特说。
    胡尔特奎斯特说,泄露的文件显示,安洵正在为众多支持黑客活动的中国政府实体工作,包括国家安全部、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有的时候,这家公司的员工把注意力集中在海外目标上。在其它情况下,他们帮助中国令人惧怕的公安部监视国内外的中国公民。
    他还说,“他们是与中国的爱国黑客圈有关的承包商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种活动是20年前发展起来的,后来已经合法化。”他指的是民族主义黑客的出现,这些黑客已形成了一种小作坊产业。
    安洵没有回复用电子邮件发去的有关泄露文件的提问。
    安洵成都办公室的前台,摄于周二。
    安洵成都办公室的前台,摄于周二。 DAKE KANG/ASSOCIATED PRESS
    从这些被曝光的文件可以看到十多年来,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无视或避开了美国和其他国家为限制其广泛的黑客活动所做的努力。发生文件外泄的同时,美国官员正在发出警告,指出中国不仅已在加强相关努力,而且已从单纯的间谍活动转向在涉及美国关键基础设施的软件中植入恶意代码,这或许是在为有朝一日的台海冲突做准备。
    中国政府使用私人承包商进行黑客攻击的做法借鉴了伊朗和俄罗斯的策略,这两个国家多年来一直在用非政府实体攻击商业和官方目标。虽然以分散方式为国家进行间谍活动可能更有效,但事实证明这种做法也更难以控制。有的中国承包商甚至在为中国间谍机构工作的同时,利用恶意软件向私营公司勒索赎金。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转变源自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提升国家安全部地位的决定,让其参与更多的黑客活动,而在过去,这些活动主要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来实施。尽管国安部强调对习近平和中共统治的绝对忠诚,但它的黑客和间谍活动往往由省级国安部门发起和控制
    有时候,这些省级部门会转而将黑客行动外包给以盈利为目标的机构,偶尔这会导致漫不经心甚至草率的间谍活动,结果未能遵循北京的外交优先事项,甚至激怒外国政府。
    一些政府部门仍在从事上层下达的高级黑客活动,比如在美国的核心基础设施中植入代码。但源自中国的黑客攻击总数已激增,目标范围变得更广泛,包括有关埃博拉疫苗和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信息。
    这已催生出一个像安洵这样的承包商构成的新兴行业。这家公司的总部设在上海,在成都也设有办公室,尽管它是中国网络间谍活动神秘世界的一部分,但从中也不难看到中国许多相对较新的黑客承包商对入侵行为的不专业态度。泄露的文件显示,安洵有时拿不准其销售的服务和数据是否仍然可用。例如,它的内部沟通显示,在X上传播虚假信息的软件“正在维护中”——尽管标价为70万人民币。
    透过这批泄露文件还能看到中国有创业精神的黑客承包商们的日常忙碌和挣扎。与许多对手一样,安洵为招募新员工组织了网络安全竞赛。一份电子表格显示,安洵的销售对象并非中央机构,而是不得不去各个城市向当地的警方和其他机构兜售。这意味着要为其产品打广告、做推销。在给中国西部地区官员的一封信中,安洵吹嘘说能协助反恐执法,因为它曾侵入过巴基斯坦的反恐部门。
    泄露文件包括安洵黑客技术的宣传材料,描述了用这些技术侵入Outlook电子邮件账户、从苹果iPhone获取通讯录和地理位置数据等信息的实例。一份文件里似乎有一家越南航空公司的大量航班记录,包括旅客的身份证号码、职业和目的地。
    越南外交部没有马上回复用电子邮件发去的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安洵说,它已开发出能满足中国警方国内需求的技术,包括能监控中国社交媒体上公众情绪的软件。另一个用于针对X上账号的工具能提取与用户账号相关的电子邮件地址、电话号码和其他可识别身份的信息,并在某些情况下为侵入这些账号提供帮助。
    近年来,中国的执法者已找到办法查明境内外通过匿名账号在X上发帖的活动人士和政府批评者的身份。然后,他们往往会威胁X平台的用户,强迫他们删掉当局认为尖锐批评或不恰当的帖子。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周四的例行记者会上说,她不了解安洵数据泄露事件。“作为原则,中方坚决反对并依法打击各种形式的网络攻击行为,”毛宁说。
    X没有回复置评请求。韩国政府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无可奉告。
    尽管这次泄露只涉及中国众多黑客承包商中的一家,但专家表示,泄露出来的大量数据能帮助外国机构和公司抵御中国的攻击。
    “这是一起最为重大的数据泄露事件,与一家涉嫌为中国安全部门提供网络间谍服务、进行针对性入侵的公司有关,”网络安全公司Recorded Future负责战略和持续威胁的总监乔纳森·康德拉说。
    遭黑客入侵的目标包括一个台湾公路网的大型数据库。台湾是一个民主自治的岛屿,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声称对其拥有主权,并威胁要入侵台湾。这个数据库里有459GB来自2021年的地图,专家们表示,这不难看出像安洵这样的公司收集信息的军事用途。中国政府自己长期以来一直把中国的驾驶导航数据视为敏感数据,并对谁能收集这些数据有严格的限制。
    “弄清楚道路地形,对装甲部队和步兵在岛上占领人口中心和军事基地行动的军事规划至关重要,”网络安全专家德米特里·阿尔佩罗维奇说。
    泄露出来的信息还包括多个东南亚国家政府部门(包括马来西亚外交部和国防部,以及泰国国家情报机构)的内部电子邮件服务或内联网访问。据泄露文件,来自印度的入境数据涵盖了国内外乘客的航班和签证信息,这些数据也可供购买。
    此外,安洵还声称能访问私营公司的数据,比如哈萨克斯坦、蒙古、缅甸、越南和香港的电信公司。
    有关中国黑客行动的曝光可能会证实华盛顿决策者们的担忧,美国官员已多次就此类黑客攻击发出严重警告。上周末在慕尼黑,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说,中国针对美国的黑客行动“规模比我们以前见过的更大”,他将这种黑客行动列为美国的主要国家安全威胁之一。
    他是首批公开谈论“伏特台风的高级官员之一。“伏特台风”是一个已将代码植入美国关键基础设施的中国黑客网的名称,已引起美国政府各个部门的担忧。情报官员认为,植入代码旨在传达一个信息:中国能随时中断美国的电力供应、供水或通讯。
    一些植入的代码是在靠民用基础设施维持运行的美国军事基地附近发现的,尤其是那些可能参与对中国袭击台湾做出快速反应的基地。
    雷的结论是,“这只是冰山一角。”
    安洵在成都的办公地点,摄于周二。 DAKE KANG/ASSOCIATED PRESS

    安洵在成都的办公地点,摄于周二。

    2024年2月25日星期日

    中国渔船金门翻覆事件后,为何两岸官方都保持低调?


    中国大陆一艘快艇日前闯入金门海域,遭台湾海巡署追缉後翻覆酿两死,外界关注事件会否影响两岸关系。


    金门与厦门之间仅相距5公里

    中国海警最新宣布将在厦金海域开展“常态化执法巡查行动”,国台办指厦金海域根本不存在所谓“禁止、限制水域”一说。

    台湾方面則強調,海巡署對於越界的“三无船舶”执法有据,没有遂行恶性行为,并會協助兩名死者的家屬前往金門善後。

    多名学者对BBC中文分析指,两岸官方在这次事件後均算克制和低调,料不会升级到“军事对抗”,但金门海域的管辖权與执法行动凸显了兩岸关系的微妙变化。

      两岸官方怎麽说?

      加注文字,

      而在前一晚,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书面称,台湾方面粗暴驱离大陆渔船致两名渔民遇难恶性事件,引起大陆各界强烈愤慨,严重伤害两岸同胞感情,又指“两岸渔民自古以来在厦金海域传统渔场作业,根本不存在所谓‘禁止、限制水域’一说”。

      她敦促台方尽快放船放人,做好善後工作,查明事实真相并严肃处置相关责任人,给遇难人员家属和两岸民众一个交代,“大陆方面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一切後果由台方承担”。

      《自由时报》引述台湾知情官员称,国台办的说法“非常不友善”,强调中国快艇闯入台湾禁限制水域,海巡人员是依法执行勤务。该名官员又指,两名死者的遗体在金门,台湾政府会协助中国罹难者的家属来台,正在等对岸将入台名单传来,办妥证件後就可经由小三通赴金门。

      此前,台湾海洋委员会主委管碧玲称涉事的越界渔船是“三无船舶”,即没有船名、没有船舶证书、没有船籍登记,是两岸协同执法时都关注且加强取缔的对象,海巡署执法有据,没有遂行恶性行为。

      陆委会则表示,近日有多艘次陆籍渔船不断进入台方限制或禁止水域,趁年节期间捕捞高价值鱼类,严重侵害台湾渔民权益及沿岸居民生活,“海巡人员为了维护民众权利加强执法,责无旁贷”。

      台湾海巡署金马澎分署14日下午接获民众举报一艘中国籍“无船名”快艇於金门北碇岛禁止水域内越界捕捞,当局依法前往处置,快艇拒检後蛇行翻覆,船上四名中国籍船员堕海,其中两人送医抢救后不治。

      分析:北京保留弹性

      金门与厦门之间仅相距5公里,外界关注快艇翻覆意外会否让金厦海域成为两岸的冲突点。

      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教授黄介正对BBC中文分析指,两岸在事发後均算克制,降低政治化,“台湾是聚焦人道协助,而大陆只希望我方调查真相,没有否认我们的执法权限”。

      图像加注文字,

      金门与厦门之间仅相距5公里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卡耐基中国项目研究员庄嘉颖也指出,北京这次没有大量宣传,算比较低调处理,“或许是要试探台方反应,但给自己保留弹性”。他又说,事实上任何渔船海上作业时因为要逃脱执法,都容易出事,类似情况在日本、韩国、菲律宾、越南或马来西亚海域都曾发生,包括中国渔船的案例。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中国研究员宋文笛表示,这场意外本身是不幸的悲剧,其政治性仍有待观察,他认为中国政府的反应似乎是“延迟的高调反应”,估计是因为事件发生在农历新年长假期间,当局需要时间作出跨部门的协调反应,但未见北京有意升级军事对抗。

      至於大陆方面宣布“常态化执法巡查行动”,黄介正认为此举不等同局势升级,事实上过去两岸海巡、海警,每年都有金门海域的联合搜救演习,“目前两边在对抗,两岸官方无法对话协商的情况下,只能各做各的”。

      庄嘉颖则表示,中国应该是希望逼近台湾控制的海域,削弱台方实质管辖能力,这将反映出两岸关系的微妙变化。“毛泽东至胡锦涛时期,都没有挑战台湾在金门、马祖等靠近中国海岸的岛屿,基本上是希望维持台湾与中国的关系。削弱台湾在中国离岸管辖能力到某个程度,只会凸显海峡两岸的实质距离。”

      他续指,中国政府称厦金海域无“禁止、限制水域”,基本上是不承认台湾的管辖权,但这样只会让身在第一线的渔民更危险,“可能会提升航海风险,因为船只和船员未必充分理解在海上可能碰到的状况”。


      2024年2月24日星期六

      相信上帝,就是最大的胜利


      对于上帝,要极其当心你所相信的事情

      每天我们都看到人们在某些事情上失败的例子。我们每个人也都有很多失败的个人经历。而对于上帝来说,情况并非如此。你看,尽管听起来难以置信,但上帝从未失败过。大卫写道:“至于神,他的道是完全的;耶和华的话是炼净的。”(诗篇18:30)。

      耶稣教导他的门徒说:“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福音5:48)。我们都离完全相差很远,但上帝从未有差距。当人一次又一次失误时,主从未有过一次不义之举。上帝在圣洁、公义、公正、爱、智慧、恩典、忍耐和理解方面都是完美的。

      上帝从不是邪恶的原因,是人类和魔鬼犯下了许多暴行。上帝赋予了人类自由意志,而人类滥用这种自由,给同胞带来了许多痛苦和苦难。正如先知耶利米所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人类的欺骗和残忍导致了数百年来数以亿人的痛苦和死亡。

      也许你觉得上帝在某方面让你失望了。这是一种常见的感觉,尤其是因为生活有时充满了很多伤心事。当有人经历特别困难的时候,责备上帝很容易甚至自然而然。但仅仅因为这是自然而然的反应,并不意味着是正确的。毕竟,在上帝为每个接受他的独生子为救主的人提供天国永生所做的一切之后,我们怎么还能责怪上帝呢?

      正如使徒保罗所写那样:“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6-8)。

      上帝完美的爱激励着他差遣独生子,为我们的救赎在十字架上献上无罪的牺牲。十字架是人类历史的巅峰,也是上帝对人类无私牺牲之爱的顶点。

      每当你感到因你生活中困境而责备上帝的诱惑时,要奔向十字架,提醒自己上帝对你的无条件和坚定的爱。当你的环境似乎在暗示:“上帝忘记了你,上帝不爱你了”时,重要是用基督为你所受痛苦牺牲的真理来对抗这些谎言。

      有时我们必须摒弃烦扰的感觉,忽略棘手的环境,只专注于基督为展示上帝对我们的爱而经历的一切。你所经历的任何事都不会改变上帝对你的爱,以及基督为你的罪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感觉是飘忽不定、多变且短暂的,但十字架却是永恒的,上帝的信实和完美也是如此。

      摩西宣告:“他是磐石,他的作为完全,他所行的无不公平,是诚实无伪的神,又公义,又正直。”(申命记32:4)。

      上帝从未失败过,也从未犯过罪。使徒彼得写道:“他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彼得前书2:22)。你看,如果耶稣曾犯过一次罪,他就没资格成为任何人的救主。那样的话,他自己也需要一个救主。感谢神,耶稣确实过上了完美的生活,并保持了完美的记录。

      由于我们是有罪的人,我们无法完全理解上帝为何允许我们经历生命中的某些试炼。我们常常无法从上帝的角度看待事物。然而,当我们到了天堂,一切都会变得清晰。“我们如今彷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哥林多前书13:12)。

      如果你曾因责备上帝而非赞美上帝感到有罪,你现在可以亲近主,向他忏悔你的罪。上帝意识到我们在世上的生活有时可能变得非常痛苦。值得庆幸的是,上帝正在为我们在天堂准备一个地方,那里痛苦将成为过去。

      圣灵让使徒约翰瞥见上帝的儿女将在永恒中经历的景象。“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21:3-4)。

      在这个世界上,许多批评者天真地认为上帝是失败者。然而,在来世,每个人都更明白了,包括那些因罪、不悔改和拒绝福音而发现自己被锁在天堂之外的人。

      如果你对福音不太了解,耶稣清楚地宣告了它:“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你未来的幸福和平安取决于你是否把你的罪和失败带到那位永不失败的上帝面前。你相信上帝是失败者,还是相信主在所有的应许上都是忠信且完美无缺的?对于上帝和福音,你选择相信什么要极其小心。你的永恒命运就取决于此。

      2024年2月23日星期五

      中国“AI大混战”背后:想超越美国,又离不开美国


      去年ChatGPT发布一年后的11月,一家相对不为人所知的中国初创公司跃居开源人工智能系统能力排行榜的榜首。
      当时这家名为01.AI的中国公司成立仅八个月,却拥有资金雄厚的支持者和10亿美元的估值,其创始人是知名投资人和技术专家李开复。在采访中,李开复说他的人工智能系统是Meta的LLaMA这样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模型的替代方案。
      这里面有个小问题:01.AI系统中的部分技术来自LLaMA。李开复的新公司以Meta的技术为基础,用新数据训练系统,使其变得更加强大。
      这种状况反映了在中国常常得到公开承认的现实。尽管中国正在努力建设人工智能,但中国公司几乎完全依赖于美国的底层系统。据十多位科技行业内部人士和顶尖工程师称,中国目前在生成式人工智能方面落后美国至少一年,而且可能会进一步落后,这为两国之间残酷的技术竞争进入新阶段创造了条件,有人将这种竞争比作冷战
      广告
      风险投资公司Page One Ventures的投资人克里斯·尼科尔森专注于人工智能技术,他说:“中国公司面临着跟上美国创新的巨大压力。”ChatGPT的发布是“又一个斯普特尼克时刻,中国认为它必须做出回应”。
      专注于人工智能公司的投资公司Leonis Capital的合伙人珍妮·肖(音)说,中国公司从零开始建立的人工智能模型“不是很好”,所以许多中国公司经常使用“西方模型的微调版”。她估计,中国在人工智能发展方面比美国落后两到三年。
      对人工智能主导地位的争夺影响深远。尽管各国都在努力应对人工智能的风险,但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可能会改变全球技术力量的平衡,提高人们的生产力,帮助各行各业,并带来未来的创新。
      在中国企业转向美国的开源人工智能模式以求迎头赶上的同时,华盛顿却处于一个尴尬境地。尽管一直试图通过限制微芯片销售和遏制投资来减缓中国的进步美国无法阻止企业为了促进软件的普及而选择公开发布的做法。
      对中国来说,对美国人工智能系统——主要是Meta的LLaMA——的新发现的依赖引发了对中国创新模式更深层次的质疑。近几十年来,尽管中国政府实行专制控制,但还是涌现出了像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这样的世界级企业,令许多人感到惊讶。
      华盛顿大学专门研究人工智能的教授、致力于识别政治活动中的网络虚假信息的非营利组织TrueMedia.org的创始人奥伦·埃齐奥尼说:“当中国公司利用美国的开源技术来追赶时,问题就变得非常复杂,被国家安全和地缘政治问题裹挟。”
      中国公司01.AI由投资人、技术专家李开复(左)创立。
      中国公司01.AI由投资人、技术专家李开复(左)创立。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01.AI的创始人李开复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说,他的初创公司的人工智能模型是建立在LLaMA上的,就像“其他大多数人工智能公司一样”,并补充说,使用开源技术是一种标准做法。他说,他的公司使用自己的数据和算法,从零开始训练人工智能模型。这些都是01.AI“表现出色”的“主要决定因素”。
      Meta指出,负责全球事务的尼克·克莱格在评论中表示,公开分享该公司的人工智能模型有助于传播其价值观和标准,进而有助于确保美国的领导地位。
      广告
      (《纽约时报》起诉ChatGPT的制造商OpenAI及其合作伙伴微软侵犯了与人工智能系统相关新闻内容的版权。)
      长期以来,人工智能一直是中国的重点。人工智能工具AlphaGo在2016年和2017年击败了两名顶级围棋棋手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制定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要在2030年之前引领世界科技。政府承诺向专注人工智能的研究人员和公司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
      当OpenAI于2022年11月发布ChatGPT时,许多中国公司正受到北京监管部门的打击,后者不鼓励未经政府批准的实验。中国科技公司还受到审查规则的拖累,这些规则旨在管理公众舆论,压制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力量。
      有资源建立人工智能生成模型的中国公司面临两难境地。如果他们创造的聊天机器人说了错话,那么它的制造者就会付出代价。没有人能确定聊天机器人的数字嘴巴里会吐出些什么。
      “要摆脱这些系统存在问题的表达方式是不可能的,”在斯坦福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曾在中国搜索巨头百度担任高管的吴恩达说。
      中国的科技巨头们也在努力应对关于如何训练人工智能模型的新规定。这些规定限制了可用于训练人工智能模型的数据集和可接受的应用,还规定了向政府注册人工智能模型的要求。
      广告
      “在目前的监管体制下,在生成式人工智能方面进行创新更加困难,风险也更大,这仍然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目标,”投资于人工智能企业的对冲基金互联资本的美国创始人凯文·徐(音)说。
      杜克大学约翰·科克电气与计算机工程杰出教授陈怡然说,中国的科技投资者也在推动人工智能尽快转亏为盈,这意味着资金流向易于执行的应用,而不是更具抱负、专注于基础研究的目标。他说,中国对人工智能的投资中,有多达50%投向了监控所需的计算机视觉技术,而不是为生成式人工智能建立基础模型。
      如今,百度、阿里巴巴、乳业公司蒙牛和家教公司好未来教育都加入了中国的人工智能竞赛,中国媒体用“百模大战”来形容这种狂热。
      一些人批评这种大混战是宣传噱头,增加了不必要的竞争。在去年的一次小组讨论中,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认为,拥有数百个基础人工智能模型是一种浪费。
      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百度是中国少数几家从零开始建立基础人工智能模型的公司之一。
      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百度是中国少数几家从零开始建立基础人工智能模型的公司之一。 MARK R CRISTINO/EPA, VIA SHUTTERSTOCK
      “尤其在我们算力还受限制的情况下,更多的资源应该放在去探索跟各行各业的结合,”他说。
      通向成功的路始终难以捉摸。今年3月,当百度推出其聊天机器人文心一言时,“现场”演示被曝是预先录制的。百度的股价当天暴跌了10%。
      广告
      尽管遭遇挫折,百度仍然是中国少数几家从零开始建立基础人工智能模型的大型公司之一。其他领先的还有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以及一家与清华大学有关联的初创公司。
      百度发言人拒绝置评。
      美国限制向中国销售人工智能芯片带来了进一步的挑战,因为在训练生成式人工智能模型时需要许多这样的芯片。百度和01.AI等公司表示,他们已经储备了足够的芯片,短时间内运营不会有问题。
      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也有一些亮点,包括计算机视觉和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一些中国企业家也希望在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其他领域取得突破,从而超越美国。
      字节跳动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前负责人王长虎去年在北京创立了一家名为AIsphere的公司,致力于开拓他心目中人工智能技术的下一个重要前沿领域:视频生成。去年11月,这家初创公司发布了PixVerse,这是一款人工智能驱动的生成器,可以根据文字描述制作视频。
      “我们勇往直前,从零开始构建模型,”王长虎说。“作为视频生成领域的真正先驱,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优势。”
      这种优势可能只持续了几个月。上周,OpenAI发布了一款名为Sora的人工智能工具,可以将简单的文本指令转换成视频,看起来就像是好莱坞电影中的片段的一样。这种工具立刻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2024年2月22日星期四

      河殤 央视制作的中国政治禁片

       河殤》是中國中央電視台製作的六集電視紀錄片(時稱「六集電視連續節目」),於1988年6月11日[1]首播。《河殤》被某些人認為繼承了1910年代新文化運動的脈絡,[2]對諸多中國文化符號辨析和評判,包括黃河黃土文明、長城等,同時表達了對海洋文明的嚮往。約2億至3億中國觀眾收看,[3]全國報章收到讀者尤其學生的來信感言。[4]該片第一次用電視媒介總結了中國共產黨改革派對於改革開放遇陷入經濟困局的解讀——困局源於中國文化有太多傳統包袱。[2][3]

      河殤
      紀錄片《河殤》片頭截圖(沙孟海題字)
      紀錄片《河殤》片頭截圖(沙孟海題字)
      類型紀錄片
      導演夏駿
      旁白張家聲
      集數6
      每集長度37分鐘(不含廣告)
      製作
      製作人王宋
      郭寶祥
      監製陳漢元
      剪接錢丹丹
      製作公司中國中央電視台
      播出資料
      首播頻道CCTV-1
      播出日期1988年6月11日—1988年-月-日

      1988年的《河殤》在80年代的中國學生運動史有承先啟後的意義,與1981年內蒙古學運八六學潮八九學運的思潮悉悉相關,並代表了80年代文化熱的高峰和尾聲。[5]

      內容編輯

      《河殤》以類似報告文學的風格對中國文化進行了批判,其主要論點是:中國以河流、大地為根基的內向式「黃色文明」導致了保守、愚昧和落後;為了生存,中國必須向以海洋為根基的「藍色文明」學習,並應該建立以市場經濟為基礎的經濟體系。為了令這套系列片的論證更加權威,作者引用了眾多西方理論,包括魏復古水利文明東方專制論黑格爾有關中國陸地文明趨於保守的說法,小湯恩比的一個早期觀點——「除基督教文明外,所有其他文明,不是已經湮滅,就是步向死亡[6]」。

      片名與人員編輯

      攝制人員表

      創作過程編輯

      在1983年由中國中央電視台製作的紀錄片《話說長江》大獲成功後,中國國內掀起「河流片熱」的風潮。1986年,央視和日本NHK電視台耗時三年合拍了另一部「河」的紀錄片《大黃河》。然而這部影片在一開始並沒有通過央視高層的審批,僅在日本單方面播出。為重新帶出該片,時任央視副台長陳漢元委派導演夏駿拍攝一部新的有關黃河的紀錄片,重新帶出對黃河的拍攝。[10]

      夏駿親自邀請了蘇曉康王魯湘來為影片撰寫解說詞。原先該片曾以《大血脈》作為片名,在王魯湘的建議下,最終片名確定為《河殤》。[7]

      1987年9月,《河殤》正式在中國中央電視台立項。央視聘用了《走向未來》主編金觀濤和經濟學家厲以寧作為該片的顧問。[7]

      影響編輯

      社會編輯

      • 《河殤》播出之後,除了在思想較為激進的青年學生中受到廣泛歡迎之外,更一度得到其他普通民眾的熱烈討論和關注,在中央電視台曾兩度重播,在校園引起「河殤熱」,學生熱情討論中國未來的出路與發展。
      • 1988年6月,現代出版社出版《河殤》解說詞的單行本(1988年6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封面題字者同樣是沙孟海。

      政治編輯

      • 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初次觀看《河殤》後曾表示「幹嘛罵老祖宗呢?」[11]但之後在對新加坡進行國事訪問時,趙紫陽向李光耀親自贈送了該片的錄像帶,並對李光耀表示:「聽說你們這裏弘揚傳統文化,我們這裏出了一個紀錄片批判傳統,送給你看看。」[12]
      • 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王震在各個場合多次批評《河殤》:「這片子看了就火大!把我們的民族一頓臭罵,把中國共產黨一頓臭罵……連我們的女排也罵!是可忍,孰不可忍!」「將來我去見毛澤東時,我要對他講,你講搞不好要改變顏色,過去我不懂,現在懂了!」「如果中央稱讚,黨的總書記趙紫陽)稱讚,我也不稱讚,無非就是開除黨籍。這次我就要講話。政治運動不搞了,但是意識形態領域裏的鬥爭不能放棄。你不去運動人家了,人家來運動你。」[13]而在中共十三屆三中全會上,王震在散會前突然起身發言:「《河殤》傷了我的心……傷了中華民族的心,把中華民族誣衊到不可容忍的地步」,「《河殤》說黃種人人種不好,說黃種人愚昧,……為什麼這樣的壞東西能出很多書?我堅決反對這個,要求向中央報告!」[13]
      • 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中國大陸主流媒體在批判趙紫陽的同時,也對《河殤》抨擊。該片被認為是宣傳「資產階級自由化」、「虛無主義」思想的典型和「反革命暴亂的藍圖」,該節目自此被禁,該片的總撰稿人蘇曉康王魯湘亦被官方稱作為「動亂的幕後推手」,均被中央高層點名通緝。八九學運期間蘇曉康與北京作家上街遊行支援學生[14],後蘇曉康逃往國外,王魯湘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而導演夏駿亦被央視開除公職和編制,調至廣告部工作。

      其他編輯

      • 《河殤》的部分內容亦被編入中國大陸高中歷史課本的官方教案中。如第二集「命運」的解說詞,「(長城)無法代表強大、進取和榮光,它只代表着封閉、保守、無能的防禦和怯弱的不出擊。由於它的龐大和悠久,它還把自詡自大和自欺欺人深深地烙在了我們民族的心靈上。呵,長城,我們為什麼還要謳歌你呢?」教案給出的解讀為「(該說法)不正確,因它誇大了長城的消極作用而忽視了長城的積極作用」。[16]
      • 2013年,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義桅出版書籍《海殤》,並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明確表示,書名就是針對《河殤》而起。只不過《海殤》的觀點與《河殤》完全相反:不但剖析和反思了「藍色海洋文明」、尤其是歐洲文明的衰落,而且亦表達了「為了生存,歐洲的『藍色文明』必須向中國的『黃色文明』學習」的觀點。[17]

      辨誤編輯

      • 美國並非第一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交往的西方國家:「一九七二年二月二日,美國總統尼克遜在首都機場握住了周恩來的手。自從新中國誕生以來,這是中國第一次同西方握手。」(第二集「命運」)第一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交往的西方國家是瑞典,兩國在1950年建立了大使級的外交關係。[18]而中國與法國也於1964年建立了外交關係。[19]
      • 嚴復伊藤博文並非同學:中國民間流傳當年嚴復是全班(或全校)第一名畢業,伊藤博文得第二名。「然而,當嚴復參與其事的百日維新慘敗之後,日本的明治維新卻成功了。當這位中國近代的偉大啟蒙者在傳統勢力的打擊下,一步步放棄改良思想,最終倒退到孔孟之道的懷抱裏去的時候;他在英國海軍大學的同學伊藤博文,卻連任日本首相,率領這個島國迅速跨進世界強國之林。」(第六集「蔚藍色」)這個故事最早可從劉半農的詩集《揚鞭集》中找到,後來錢基博《現代中國文學史》、楊蔭深《中國文學家列傳》、蔡冠洛《清代七百名人傳》均引此說。[來源請求]

      作者表態編輯

      2014年,總撰稿人之一的蘇曉康表示,以現在的眼光看,《河殤》的思考水平有限,並且很膚淺,表示西方文明也有毛病。[22]

      2015年,另一位總撰稿人王魯湘指出,《河殤》並非對中華文明抱有敵意、或是全盤否定中華文化,而是針對80年代各種舊觀念對國家發展的束縛,進行一種文化批判上的策略安排,就是要用非常激昂的措辭,故意達到一種「片面的深刻」,因此才會鞭笞自己的祖先、傳統和歷史,憧憬甚至誇大西方文明的優點。而最終的目的是為了建構一個現代文明的「夢」,希望中國像開放的海洋一樣,建成一個開放、現代化的國家。但同時他也承認,《河殤》以及當時的自己對中華傳統文化的了解不夠深入。[23][24]

      兩位作者亦均否認該片有政治意圖和背景。[10][12]

      相關書籍編輯

      • 《河殤》,蘇曉康、王魯湘總撰稿。現代出版社,1988年6月第1版。ISBN 978-7-80028-021-4
      • 《河殤》,蘇曉康、王魯湘總撰稿,劉遠圖片攝製。河南美術出版社,1988年9月第一版。ISBN 7-5401-0058-3/J2/33
      • 《河殤》,蘇曉康、王魯湘總撰稿。中國圖書刊行社,1988年9月初版(簡體字)。ISBN 978-962-04-0668-3
      • 《河殤》,(台灣)風雲時代、金楓(聯合出版發行),1988年10月初版,1992年2月145版。
      • 《河殤》(修訂版)。(台灣)風雲時代出版社,2005年7月初版。ISBN 978-986-146-187-8
      • 《河殤論》,崔文華編,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9月初版。ISBN 978-7-5039-0304-5
      • 《河殤‧何傷》,胡菊人,風雲時代出版社,1992年9月初版。ISBN 978-957-645-183-6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崔文華. 《河殇》论. 北京: 文化藝術出版社. 1988. 《〈河殤〉對中國電視的啟示何在?》第一段:「一九八八年六月十一日,中國電視史將永遠記下這個日子。這一天的黃金時間裏,一部使整個中國久久不能平靜的系列電視片開始播出了。」. ISBN 9787503903045.
      2. 移至:2.0 2.1 邢福增. 從《河殤》看八九民運年代的中國文化探討基督教時代論壇. 2009年6月1日 [2020-1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30).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副教授。
      3. 移至:3.0 3.1 尹萍. 最熱門的話題-河殤遠見雜誌 (台灣). 1988-11-15(1988年12月號) [2020-1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30). 估計有兩、三億大陸人,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從螢光幕上看到這部充滿批判與自省、鞭策與激動意味的影片。(……)很多人立即動手,寫信、打電話甚至打電報給北平「中央電視台」,表示「激動、震撼和感慨」。他們當中,有學生、教師、工人,有老資格的共產黨員,也有軍隊裏的政治處主任。(……)這部影集確實有相當大的突破,它第一次用電視這種最大眾化的媒體,總結報告了改革派在經濟與文化上的觀點
      4. ^ 崔文華 (編). 《河殤論》「觀眾贊河殤」章節. 文化藝術出版社. 1988年9月. 該章節分2部份公開於:《河殇论》:观众评论 (上). 河殤專題博客. 2007-01-01 [2020-1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30).《河殇论》:观众评论 (下). 河殤專題博客. 2007-01-01 [2020-1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30).
      5. ^ 王學典. “80年代”是怎样被“重构”的?——若干相关论作简评. 《開放時代》. 2009, (6) [2020-1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30). 全文又轉載於:80年代”是怎样被“重构”的?. 鳳凰網文化. 2014-01-10 [2020-1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30).
      6. ^ 趙鼎新. 《国家.社会关系与八九北京学运》. 香港: 香港中文大學. 2007. ISBN 978-962-996-252-4.
      7. 移至:7.0 7.1 7.2 《河殇》论编导谈_《河殇》创作过程的回顾 夏骏. 悠讀文學網. [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6-04).
      8. ^ 《九歌·國殤》參見 劉向《楚辭》卷第二
      9. 移至:9.0 9.1 關傑明. “大陸改革擦邊文藝的傑作——評電視系列片《河殤》”. 《河殤》附錄㈢:兩岸看河殤 大陸方面.
      10. 移至:10.0 10.1 26年海外首次談起 王魯湘為《河殤》受傷.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14-09-26 [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6-17) (美國英語).
      11. ^ 《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谈赵紫阳与王震的权力之争[2016-05-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08).
      12. 移至:12.0 12.1 12.2 告別中國二十年開放雜誌[2022-06-13]. ([hhttp://www.open.com.hk/old_version/0906p56.html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9-17).
      13. 移至:13.0 13.1 《王震傳》編寫組. 王震晚年怒批《河殇》. 觀察者網. 中華網. [2014-04-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02).
      14. ^ 金鐘. 告別中國二十年——專訪作家蘇曉康先生. 2009-05-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1-15) (中文(臺灣)).
      15. ^ 星島日報. 六四禁歌《河殤》驚現春晚台灣蘋果日報. 2014-02-05 [2014-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22) (中文(臺灣)).
      16. ^ 1.2 走向大一统的秦汉政治 学案(人民版必修1)[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6-03).
      17. ^ 从“河殇”到“海殇”:欧洲海洋文明的新危机. 搜狐讀書. 2013-06-24 [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08).
      18. ^ 中国与瑞典的关系.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哥德堡總領館. [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3-02).
      19. ^ 中法建交公报.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09).
      20. ^ 进一步剖析“从太空看长城”的争论. 科學導報. 2007, 25 (4): 72–76. Authors list列表中的|first1=缺少|last1= (幫助)
      21. ^ “我没有看到我们的长城”南方都市報. 2003-10-17 [2019-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7). 看地球景色非常美麗,但是我沒有看到我們的長城。
      22. ^ 苏晓康:中国比25年前更糟. 美國之音. 2014-06-03 [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5).
      23. ^ 被打捞出来的王鲁湘(图)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4-25).
      24. ^ 王鲁湘:我不是辜鸿铭. 騰訊網. 2015-05-08 [2022-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9-17).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