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网络奴隶”:被困缅甸电信诈骗园区的亲身经历

图像加注文字, 拉维称自己被虐待了16天。 “他们脱光了我的衣服,让我坐在椅子上,还电击我的腿。我以为这就是我生命的终结。” 拉维(Ravi,非真名)赴泰国希望从事一份IT工作,但这位24岁的斯里兰卡年轻人并没有坐在曼谷的摩天写字楼里工作,而是发现自己被困在缅甸一处荒凉的大院里。...

2024年3月2日星期六

人工受孕:美国阿拉巴马州裁定“冷冻胚胎视同儿童” 为何引发保守基督徒分歧

 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汤姆·帕克

美国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裁定冷冻胚胎视同儿童,意外毁坏胚胎或被追究刑责,导致该州各大医疗机构纷纷暂停体外人工受孕(IVF)服务,影响大量准父母,甚至可能冲击共和党在总统大选的选情。

长期以来,美国生育权之争由反堕胎基督教团体主导,但这次裁决引起这场运动的分裂,外界也争论神学在美国法律中的作用。


玛格丽特·博伊斯(Margaret Boyce)内敛温文,说话轻声细语,她自己也说,自己绝对不是个“爱哭鬼”。

她吃了10个月的生育药物,离首次预约的体外人工受孕(IVF)只有几天的时间,但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的法官打乱了她的生活。

该裁决导致许多不孕不育诊所暂停运作,这让她不得不每天从《圣经》寻求安慰。

她现年32岁,和丈夫育有一个小男孩,但第二次怀孕时,她却遭遇原因不明的不孕症。建立家庭一直是她的梦想。

“我是三个孩子中的一个。我觉得给孩子一个兄弟姐妹是最大的礼物,”她说。

“成为父母的过程对每对夫妇来说都不一样,包括精神、情感和经济上。”她的泪水涌上眼眶。“这项裁决让本来已经那么艰难的事情,增加更多不必要的焦虑。”

对于像玛格丽特的虔诚基督徒来说,这一裁决难以理解,尤其这个结果会影响创造生命的过程。

“上帝告诉我们要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她说。

裁决对不育患者有何影响?

体外人工受孕(IVF)是艰难而漫长的治疗过程,要在实验室使女性的卵子受精,形成胚胎,再把受精胚胎植入女性子宫内,胚胎可能会在子宫内发育成胎儿,但不能保证成功。

作为体外受精的一部分,胚胎通常会被冷冻或最终销毁,这在美国的怀孕案例中约占2%。

阿拉巴马州法院裁定,现行法律“未成年人非正常死亡”不仅包括子宫内的胎儿,还包括实验室或储存设施中的胚胎。

该法没有明确限制或禁止体外人工受孕,但给处理胚胎的诊所和医疗工作者带来极大不确定性,他们担心会被起诉。

最近几天,该州总检察长办公室表示,他“无意”对体外人工受孕诊所提出刑事指控,但一家诊所告诉 BBC,有关声明缺乏细节,无法消除他们的恐惧。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虽然大多数大法官的裁决都以法律为依据,但首席大法官汤姆·帕克(Tom Parker)心怀更高的权威,他解释裁决时多次引用圣经。

他在协同意见书(concurring opinion)中写道,阿拉巴马州人民在州宪法中采纳“基于神学的生命神圣观”。

他引用圣托马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等经典基督教神学家,以及一份现代保守基督教宣言,得出结论称“即使在出生之前,所有人都具有上帝的形象,如果摧毁他们的生命就抹去了上帝的荣耀”。

帕克大法官在意见书中明确引用经文做出裁决,让一些反堕胎组织很满意。

福音派激进组织家庭研究委员会(Family Research Council)主席托尼·帕金斯(Tony Perkins)称这是 “对生命的美好捍卫”。

但首席大法官的神学性说法却让玛格丽特百思不得其解。她不认同堕胎,但她也很难将冷冻胚胎视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对她来说,生命始于心跳。

“没有人比渴望胚胎成为孩子的人,更明白胚胎不是孩子。”她说。

阿拉巴马大学法学院教授梅雷迪斯·伦德(Meredith Render)说,美国法院有时确实会做出似乎基于宗教前提的判决。

但她补充指,“你很少会看到像首席大法官的意见书中,这样明确的表述”。

大选年的政治炸弹

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追踪全美堕胎立法,负责公共政策的副总裁凯莉-巴登(Kelly Baden)表示,对于一个红州的保守派法院来说,有关裁决“不是例外”。

她说:“我们确实看到,许多民选官员和法官都经常从高度宗教化的视角来看待这场辩论。”

虽然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不是由美国总统任命,但特朗普在其四年任期内任命了200多名联邦法院法官,这为他赢得美国福音派人士的长期支持。

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他向由九名成员组成的最高法院提名了三名新法官——他们都站在多数派一边,推翻了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该判决从联邦层面保障妇女堕胎权。

自2022年这项判决重新开启全国性的生殖权利之争以来,密苏里州的法院引用《圣经》教义为限制堕胎权辩护,得克萨斯州一名由特朗普任命、曾在基督教法律组织工作的法官试图在全国范围内禁用常用堕胎药米非司酮(Mifepristone)。

许多共和党政客对此类裁决深表支持,但在最近的选举中,包括2022年的中期选举,保守派法院对堕胎的限制成为民主党一个强有力的竞选议题。

特朗普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特朗普表示,他支持体外受精治疗,呼吁阿拉巴马州议员保留该项治疗。

这次阿拉巴马州的裁决由共和党法官作出,影响范围更比以前进一步,涉及受到美国公众广泛支持的人工受孕治疗,可能触怒郊区女性和本来就不满禁止堕胎的人,外界担忧这会在总统选举年造成政治反弹。

特朗普在共和党提名竞选中领先,他强烈支持体外受精治疗,呼吁阿拉巴马州议员保留该项治疗。他的竞争对手妮基·黑利(Nikki Haley)起初似乎支持这项裁决,但随后改变立场。

阿拉巴马州“支持生命联盟”(Alabama Pro-Life Coalition)主席埃里克·约翰斯顿(Eric Johnston)说:“从哲学来讲,这是支持生命运动的一场胜利,因为它延续了支持生命运动对未出生生命的认可。”

“但我们遇到非常困难的局面,有一个被大多数人接受的医疗程序,该如何处理它呢?这就是两难问题。”

“我大致同意法官的意见书,我认为从法律和医学角度都写得很好。”

“但我认为,支持生命的群体普遍支持体外受精治疗,我认识很多通过体外受精生育的人,并与他们共事过。同时,他们也认为堕胎是错误的。这个问题与堕胎截然不同,它是与生命有关。”他补充道。

不孕症患者该怎么办?

上周,阿拉巴马州的患者惊慌失措地致电诊所,发电邮给当地议员,还有些人尝试将冷冻胚胎转移到州外。

46岁的罗德尼·米勒(Rodney Miller)和41岁的妻子玛丽·莉亚(Mary Leah)花了十年尝试生育,18个月前,体外人工受孕技术让他们诞下一对由冷冻胚胎成形的双胞胎。

罗德尼·米勒

图像来源,IAN DRUCE

图像加注文字,

罗德尼·米勒警告说,这一裁决可能意味着出生的孩子数量会减少。

罗德尼说,他要“感谢上帝让科学和医学发达”。

现在,这对夫妇再次经历IVF疗程,并等待观察本周移植的两个胚胎能否发育成孕。

罗德尼替支援不育家庭的组织“卡里韦尔”(Carrywell)工作,他说:“这不是(基督教右翼)的胜利。”

“这是典型的赢了战役却输了战争的案例。除非情况有变,否则会有更少的孩子因此而出生。”

“我们怎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州:如果你想终止怀孕,你必须离开这个州;如果你想通过试管婴儿疗程怀孕,你也必须离开这个州?”

阿拉巴马州的裁决是否会影响其他地方的决定,还是未知数。

有十多个州提出了胎儿人格法案,其中包含了生命始于受孕的理念。古特马赫研究所的凯利·巴登(Kelly Baden)说,但这些法案虽然推崇胎儿或胚胎是人的观点,却没有明确联系到体外受精。

她说,阿拉巴马州的裁决带来的影响,远超堕胎的范围,因此不会成为趋势。

阿拉巴马州的家庭律师阿什莉·迈耶·邓纳姆 (Ashleigh Meyer Dunham)本人也曾使用体外人工受孕技术,她一直在处理大量受该裁决影响的案件。她说,她“很害怕”其他州的不育患者也会受影响。

阿拉巴马州的家庭律师阿什莉·迈耶·邓纳姆 (Ashleigh Meyer Dunham)

图像来源,IAN DRUCE

图像加注文字,

阿什莉担心更多的州可能会做出类似的裁决。

“我认为最大的担忧是,其他地方的人们会忘记我们,他们会想,‘哦,他们只是保守的州,他们都是乡巴佬。别担心,这永远不会在这里发生。’但接下来的事情是,它在其他极端保守的州发生。”

由于阿拉巴马州的裁决涉及对州法律而非联邦法律的解释,因此不太可能提交美国最高法院。目前,阿拉巴马州众议院正在审议由民主党人提出的法案,该法案旨在暂停裁决,允许恢复体外受孕治疗。

预计共和党将提出自己的法案,他们必须找到方法来平衡分裂的宗教选区,当中有人庆祝法院的裁决,另一些人则对体外受孕的潜在影响感到不安。

玛格丽特祈祷,希望议员能找到解决办法。

“我不是很敢言的人,我都把想法藏在心里。如果我的朋友或家人知道我向每一位议员都发了邮件,我想他们一定会很震惊。”

她深吸了一口气。

“但这让我怒火中烧。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件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