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不仅普京需要中国,俄罗斯也同样需要中国输血殖民

  CHARLES DESMARAIS 在 本周的 北京之行 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与习近平和中国高级官员会晤,再次明确展现俄中两国目前的亲密关系。 然而,许多西方人还是 愿意相信 ,他们之间的联盟不过是一种错乱,是普京情绪化的反美主义和他对乌克兰的不良执念所驱动的。 这种想法认...

2023年1月6日星期五

国际顶级期刊警告:中国正在两眼摸黑中飞行

   国际顶级期刊《科学》(Science)周二(1月2日)刊文说,随着疫情肆虐,中国却在两眼抹黑中飞行(flying blind)。文章说,中共官方报告的死亡人数低得不可能,现在流行病专家越发担心中共当局没法及时监测出新的病毒变种。

国际顶级期刊警告:中共正在两眼摸黑中飞行

  2023年1月3日,北京一家医院的急诊科里挤满了前来就诊的病人和家属。

  大多数科学家认为,中国早就该结束COVID清零政策。现在他们的一个新担忧是,在跟病毒共存的过渡期中,中国收集和分享的数据太少。

  一个月前,中共当局突然放松了几乎所有的疫情控制。悉尼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爱德华·霍姆斯(Edward Holmes)表示,中国的人口具有非常低的常备免疫力人群,但COVID流行病是这次如何在中国传开的是一个谜,因为它实际上已经停止收集基本的流行病学数据。

  从目前的情况看,之前预测如果中国冒然结束清零将出现大规模感染和死亡浪潮的模型似乎是对的。无论是外媒报道还是社交媒体的帖子都显示,中国的重症监护室拥挤不堪,走廊上都有很多坐在轮椅上和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医护人员都在带病工作。火葬场也已经不堪重负。

  报道说,中共官方公布的COVID-19死亡人数是公认的“低得可笑”。

  中共官方的死亡人数低得离谱 跟事实不符

  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称,2022年12月最后一周的全国确诊病例数超过了3万5,000例,这个数字只占美国报告的官方数字的一小部分。但中共内部泄露的会议记录表明了一个非常不同的事实,在12月的前20天,中国有近2.5亿人可能感染了COVID-19。

  虽然有一些专家说,这个数字大得难以置信,但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全球卫生专家黄严忠说,这“并非不合理”,因为有可信的报告称,到目前为止,80%的北京居民已经被感染了。

  至于死亡人数,北京一直使用缩小范围的界定来报告COVID-19死亡病例,只计入因肺炎和呼吸衰竭死亡的人数。这跟国际通用的COVID-19死亡判断标准差距甚大。

  总部设在伦敦的健康分析公司Airfinity的路易丝·布莱尔(Louise Blair)说,即使如此,中共官方的统计数字也低得惊人,12月最后一周只有8人死亡,这“与媒体报道和社交媒体上的情况不符”。

  布莱尔负责追踪中国的COVID-19疫情数据。Airfinity之前的预测是,12月下旬,中国平均每天有9000人死于跟COVID-19相关的原因。

  此外,中共官方还缺少病例死亡率,每个病例造成感染的平均数量,以及医院和重症监护的入院人数等数据。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员陈曦说,“这些都是关键数据”,将帮助卫生当局掌握疫情,并进一步加深世界对该大流行病的了解。

  病毒学家担心中共没有能力监测到新变种

  同时,一些科学家担心,官方上个月公布的基因组监测计划“没有能力监测”出可能出现的新的SARS-CoV-2变种。

  外界对中国COVID感染病例激增的一个主要的担忧是,这一浪潮会滋生一个新的、甚至更麻烦的SARS-CoV-2变种。

  前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告诉《科学》:“有可能出现一些(变种)东西,因为中国有这么大的人口。”但他又补充说,“目前还没有新的突变体。””

  他现在在帮助中共当局追踪流通中的变体。在中国31个省、市和地区的不同城市,分别指定三家哨点医院,每周对15名门诊病人、10名重症患者和所有死亡病例的样本进行排序和分析。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流行病学家说,除了官方的CDC,30多家医院和大学的研究小组也在追踪SARS-CoV-2变体,这些小组“如果出现危险的变体,将立即报告”。

  陈曦说:“我担心样本量太小。”

  牛津大学的流行病学家伊丽莎白·塞米诺娃(Elizaveta Semenova)说,一个更有效的计划是考虑各省的大小和人口密度,而不是在每个省中挑选三个城市,同时还需要采用其它抽样方法。

  塞米诺娃是2022年11月发表的一项关于189个国家监测新变种情况研究的共同作者。该论文的结论是,有效的监测需要对大约0.5%的病例进行测序,一个周期少于21天。中共官方现在的这个计划距离她提出的这一比例要求相差太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