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不仅普京需要中国,俄罗斯也同样需要中国输血殖民

  CHARLES DESMARAIS 在 本周的 北京之行 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与习近平和中国高级官员会晤,再次明确展现俄中两国目前的亲密关系。 然而,许多西方人还是 愿意相信 ,他们之间的联盟不过是一种错乱,是普京情绪化的反美主义和他对乌克兰的不良执念所驱动的。 这种想法认...

2023年7月27日星期四

柬埔寨大选:掌权38年的匪首洪森可能继续执政,谋划长子接班

 

Cambodian Prime minister Hun Sen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洪森确保他在此次大选中没有真正的挑战者。

柬埔寨大选投票已于当地时间今天下午结束。该国首相洪森已经执政了38年,但在本次大选前,唯一有能力挑战洪森的反对党在5月被取消参选资格。

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参加投票的选民们告诉BBC,他们估计洪森领导的人民党(CPP)将再次席卷国会的全部125个席位。

此外,今年70岁的洪森透露出消息,要交棒给其子洪马内(Hun Manet)。

奉行君主立宪制的柬埔寨从西哈努克亲王年代就与中国交好。2020年,中国宣布爆发新冠疫情并封城武汉后,洪森于当年2月5日高调访华,并表示要去疫情最严重的武汉看望在当地的柬埔寨学生。因为中方表示无法安排才仅访问北京。

“被操纵的选举”

“这是一次被操纵的选举,因为没有什么真正有实力的反对党。”本周早些时候,一位当地选民告诉BBC。

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也对投票的公正性表示担忧。人们没有真正选择,而且为了确保尽可能高的投票率,政府已将任何试图抵制选举或破坏选票的行为定为犯罪。

今年5月,政府以技术性问题为由禁止该国主要反对党烛光党参加选举。全国选举委员会称,该党缺少一份文件,而去年地方选举时不需要该文件。

烛光党在去年的地方选举中赢得了 22% 的选票——分析人士称,洪森将该党视为对其统治的潜在威胁。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独裁者问题专家李·莫根贝瑟(Lee Morgenbesser)多年来一直在关注洪森,他说,洪森早在烛光组织成为重大威胁之前就“扼杀了他们”。

A crowd of ruling party supporters wearing blue uniforms and hats march in Phnom Penh on 1/7 in support of Hun Sen, with one carrying a large placard bearing the PM's picture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上世纪90年代柬埔寨建立了民主制度,但其统治者洪森拒绝交出权力。

烛光党的一位代表本周告诉BBC,“我们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资源来组织和开展竞选活动,我们在每个席位都派出了候选人。”

“在最后关头,因为一项以前从未有过的行政要求而被取消资格——他在游戏中途改变了规则。”

BBC今年与几位烛光党的领导人进行了交谈。但这对他们来说已变得越来越危险——最近几周有许多人被捕。上周,两名领导人在泰国被泰国警方抓获,当时他们正试图逃往曼谷的联合国办事处。

选票上还有其他 17 个政党,但它们的规模都很小,或者与执政党结盟,因此无足轻重。

对于这一场景,柬埔寨的选民或许似曾相识。

几年前,柬埔寨统治者发动了他职业生涯中最残酷的镇压行动,以消灭他的反对者。

面对民众的反对,洪森利用法院解散了威胁其统治的政党。大批议员被赶出议会,领导人被捕。

击溃对手后,他在六个月后的2018年大选中一举夺魁,赢得柬埔寨国会全部125个席位。

执政38年

现年 70 岁的洪森自 1985 年以来一直统治着柬埔寨。他曾是红色高棉官员,在政权垮台前叛逃到越南。

近 40 年来,他通过包括军队、警察和情报机构在内的利益网络巩固了权力,还经常自诩为全球在位时间最久的首相。

多年来,他通过拉拢、监禁、流放或其他方式将反对者赶下台。

在经历了红色高棉政权的恐怖统治之后,联合国于20世纪90 年代试图将柬埔寨打造为一个民主国家。但政治分析家说,柬埔寨现在是一个独裁的一党制国家,而洪森是一个独裁者。

但这些年来,柬埔寨的选举并非全都毫无意义。

Supporters of the opposition 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 (CNRP) shout slogans during a demonstration in Phnom Penh on December 16, 2013

图像来源,AFP

图像加注文字,

2013年大选中柬埔寨救国党的支持者

2013年,由桑兰西(Sam Rainsy)和肯索卡(Kem Sokha)领导的名为柬埔寨救国党(CNRP)的联盟获得了44%的全国选票,令洪森感到震惊。

当晚,救国党甚至一度领先于人民党——这促使政府中断了全国各地电视上的计票直播。

柬埔寨人感到政权更迭就在眼前——当年有数万人参加了集会。

2013年曾在金边的分析家阿斯特丽德·诺伦·尼尔森(Astrid Noren Nillson)说,“在街头,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可以感受到胜利和狂野的政治能量。”

此后数月,反对派领导抗议活动,对洪森的胜利提出异议。面对迄今为止对其权力的最大挑战,他放弃了一些权力,并通过谈判达成了休战协议。但在 2017 年,当柬埔寨救国党(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在地方选举中再次提出挑战时,他没有退缩。

他利用人民党控制的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以安全为由解散任何政党。然后,他利用自己的新权力让最高法院解散了救国党。

大约 100 名该党成员遭到起诉,导致该党几名高层人士流亡国外。

2018 年,在主要反对党联盟被政治控制的法院解散后,洪森领导的柬埔寨人民党赢得了国会全部125个席位。

A composite picture showing Hun Sen in the late 1980s and Hun Sen at an election rally in July 2023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1980年代执政之初的洪森与2023年7月的洪森

本周再次来到金边的尼尔森说,2017-18 年之前,柬埔寨的政治竞争激烈,与现在截然不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西方外交官告诉BBC,“(现在)每个人都非常沮丧、萎靡不振。差不多从 1 月 1 日开始——他一交出东盟轮值主席国的职位,就开始了新一轮的镇压行动。”

分析人士说,洪森的手法众所周知。他以贿赂和收买为手段,向人们许诺政府职位和土地。今年,不仅是烛光党,工会和农民团体也出现了叛逃潮。

莫根贝瑟说,当他未能成功拉拢这些人时,他的目标就是粉碎他们。

今年早些时候,反对党领袖人物金索卡(Kem Sokha)因涉嫌叛国罪被判处 27 年监禁,主要新闻媒体 “民主之声”(Voice of Democracy)也被关闭。

上述金边选民说,“我对目前的局势感到绝望。”十年前,20 岁出头的他曾投票支持反对党,对变革充满激情。

长子继位?

洪森周日清晨在首都进行了投票。洪森的长子洪马内都与父亲站在一起,领导了这场没有对手的竞选活动。

虽然洪森正在竞选连任,但他已表示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个任期。洪森已透露出消息——他正计划将权力移交给洪马内,后者目前已经是柬埔寨军队的最高领导者。

直到本周四,洪森才表示他的儿子“有可能”在三到四周内成为首相,而此前并未给出权力交接的时间表。

洪马内接受过西方教育。上述外交官评价,“我不认为他是柬埔寨伟大的民主救星,但我认为他有改革意识,会希望改善与西方的关系。”

其他人则坦率地表达了他们对王朝统治的担忧。一位选民告诉BBC,“我们是民主国家。从父亲到儿子——这可不太民主,不是吗?”

Hun Manet votes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洪马内可能接替父亲的首相之位。

与中国的关系

中国和柬埔寨的友好关系,始于1955年4月,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与柬埔寨政府首脑西哈努克在万隆亚非会议上结识。

此后两国互访频繁,到了20世纪70至80年代,西哈努克一度在中国长期居住。2012年10月西哈努克在北京去世。中方派专机运送西哈努克灵柩返回金边。时任国务委员戴秉国作为中国政府代表随机护送。

美国于 2019 年对柬埔寨高级官员实施制裁,欧盟也于2020年对涉嫌滥用权力的柬埔寨高级官员实施贸易制裁。

对于此时的洪森而言中国的支持极为重要,柬埔寨引入外资中,七成为中国资本。

当时正值新冠疫情在中国爆发,洪森于2020年2月5日高调访华,并表示要去疫情最严重的武汉看望在当地的柬埔寨学生。因为中方表示无法安排才仅访问北京。

洪森成为疫情前习近平见的最后一个国家元首。

中国在结束清零政策后,2023年2月洪森再次访华,而且携带自己的儿子洪马内,同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