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与毗邻居士谈神学和理性,从《信仰的胜利》说起

从罗马的一座建筑说起。居士如果去过罗马,会发现城内大部分中世纪教堂现在已经改头换面披上了巴洛克的外装。据说唯一保留着哥特式风格的只有万神殿侧后临街相望的那座似乎不那么起眼的“女神殿遗址圣母堂”(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道明会...

2023年9月29日星期五

中国教改猛打课外辅导 学生恐慌 家长焦虑 老师失望



2020年7月7日中国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一名学生在高考第一天参加考试

中国的无证课外辅导服务可能会面临高达10万元人民币(约合1,3710美元)的罚款,以及其他处罚措施。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教育领域推行所谓改革的一部分。

根据中国教育部周二发布的文件,这些处罚措施将于十月中旬生效,除了校外培训机构首当其冲外,就连一对一的家庭私教也在劫难逃。中国当局的这个新措施,对于那些靠辅导小孩增加收入的大学毕业生和在校生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而对于家长来说,更感到不知所措。

中国私教政策阴云笼罩,穷大学生“秘密”从事家教

来自中国甘肃省天水市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大四毕业生李伟表示,他对政府制定这样的政策感到难以理解。他告诉美国之音,对于找不到工作去做家教的学生来说,本身经济就困难,一下子罚这么多钱不如直接把人打死。

“谁家里‘趁’百万千万的会出来做家教,和我一样,身边大多数同学兼职做家教都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有些同学为了维持基本生活,被迫从事高利贷项目,比如网贷和校园贷,比做家教危险多了,而且现在家长工作压力很大,他们需要有人来协助照顾孩子的学业,大学生正好拥有这个能力和资源,很多小孩家长都是直接来学校找家教,双方属于互惠互利,至少家长和学生的出发点都是好的,然而,政府针对大学生从事私教的罚款政策,其出发点让我非常费解,”李伟说。

李伟提到,他和周围的很多同学一样,一毕业就陷入了失业的境地。他目前只好到北京市昌平区的一个二手车店做销售,他说有些同学至今还在“秘密”从事家教活动。

“我认为政府打击私人家教的政策太过草率,属于一刀切,对于做家教的人来说,一个月的收入又有多少呢?一下子罚这么多钱,把穷人的活路都给断了,”李伟告诉美国之音。

吕贝贝是北京邮电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一年级的学生,她来自东北,父母都是农村人。从本科开始,她一直从事家教工作,而她周围的同学都有相似的兼职经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对于吕贝贝来说,不做兼职家教几乎等同于没有温饱之源。

“我的周围同学几乎都在从事家教工作,而且许多家长都直接来学校寻找学生家教。由于经济条件有限,几乎所有同学都兼职做过家教。我最近一直在关注有关这项政策的情况,但由于我尚未毕业,无法不去继续兼职,与我想法相似的许多同学也表示会继续接着做。我觉得这一政策根本就不合理,现在不仅私人家教没有证,许多教育机构也在无证经营,”吕贝贝表示。

齐先生是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家教网的负责人。他表示,尽管该政策刚刚颁布,但他们仍能够协助家长找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在校学生,为家长提供小学各科的专业辅导。但关于具体的操作方法,他表示不方便透露。

面临补习困境,家长怨声载道

中国政府的校外教育改革措施虽然将在下个月正式生效,但是当局对于课外辅导的打击实际上已经行之有年,结果导致私教市场严重萎缩,价格暴涨,很多家长都感到不堪重负。

天津市居民李文文是80后,她的丈夫在一家信息自动化国企上班,每个月的工资超过1万元人民币,然而,生了孩子之后,她感觉自己连中产阶级都算不上,只能是解决温饱。她的双胞胎孩子今年4岁半,从2岁半开始,她就为他们报了金宝贝早教中心的早教课程。

李文文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我最大的感触是对政策实在不理解,国内就是这样,特别的恐怖,政府不允许办补习班,机构只能变相招生,以前的语文、数学、英语班,加入音乐、美术、体能等课程,变成了综合培养班,课程内容虽然一样,价格却上涨了好几倍,同样的班,我孩子学校3、4年级的小孩几年前上的时候1年7千-1万人民币,是现在一个月的价格。”

李文文说,为了以后考学,她孩子同学的妈妈们没有一个不让孩子上补习班的,周围的人都在上,你不上不行。比如,如果不上幼小衔接课程,孩子到了小学,本该老师教的东西一带而过,还有一些知识有些小孩在补习班学了,老师也不教,所以大家都上补习班和私教课,尤其是政策特别紧的时候,大家都在想办法上私教,最贵的时候私教课1个小时2千人民币。

“我的一个邻居家里特别有钱,给女儿报了美术、音乐、主持人、演讲,给儿子报的马术、游泳、跆拳道、体能还有乐器,有的私教课请的都是国家级教练,你身边的人都这样,没有不报班的,你会不会焦虑?我老公的单位现在可以用半死不活来形容,并且还在大规模裁员。你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只能这样,想办法吧,想起来非常的焦虑,并且我的孩子不是特别聪明,有时候看很多家长给孩子留作业,我也尝试着给他们留作业,但只要提到学习,他俩就哭,我真的很崩溃,”李文文告诉美国之音。

李文文介绍,在国内根据孩子的年龄从几个月开始就有早教课。早教班学费是一次性缴清,家长可以选择1万、2万和3万的课时。内容包括颜色、软硬、音乐的韵律、美术的涂鸦,现阶段孩子4岁半开始学表达、社交和人际交往、如何表达不满的情绪,有的课家长还不让进去,让孩子独立完成。后期的幼衔小(幼儿园衔接小学)教简单的加减法、识字、拼音和单词,这是一笔最大的费用。“后期的幼衔小我们不打算上了,因为实在太贵了,1个小孩1个月5千人民币,两个小孩1万,每年10个月,就是10万块钱,真的上不起。”

北京市通州区的居民陈雪是90后,她的儿子今年6岁半,上一年级。她自称是全职妈妈,而她的丈夫则是创业做传媒公司,收入还不错。

陈雪形容北京的妈妈挺“卷”的,尤其是海淀的妈妈,特别卷。即使是疫情的时候,一起生孩子的海淀妈妈们依然保持着一周给儿子上23节课,与他们相比,陈雪觉得自己很“佛系”。孩子3岁多的时候,她带儿子尝试了各种课程:尤克里里、钢琴、街舞,最终选了钢琴。初级的时候比较便宜,3000多人民币20节课,送2节,一共22节课。然而随着孩子升级,钢琴老师一直催促她增加课程,随着考级的临近,费用也翻了一倍。她选了中央音乐学院的考级,一共三次:3级、6级和9级。与初级课程不同,考级课程4800人民币20节课,送2节,要是还要加上音阶课,费用一样是4800,相当于双倍的钱。

此外,她的孩子还参加了口才课程,学习绕口令、社交礼仪和餐桌礼仪。这个课程的费用是3600人民币12节课,每周上一节。

“整个暑假我真的焦虑的不行,有时候孩子不懂事不好好练,老师不停地催着让加课,这让我很烦,作为家长一节课花这么多钱,有时候孩子打个盹我都感觉他对不起我,有一次我有事让弟弟送儿子去上课,连着两节课老师中间休息10分钟,我知道了特别生气,因为2节课90分钟合500多人民币,中间还休息10分钟,我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陈雪说。

陈雪称从孩子开始上学她就离职了,因为现在全国搞减负,学校不留作业,不让办英语、数学、语文补习班,以前可以去英孚、瑞思这些地方去学英语,现在只能抽出一个家长来教,或者花高价去那些偷偷摸摸办的补习班去学。相比之前,教育已经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商品了,这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国家让减负,高中搞分流,学校不教东西,不让办补习班,主推职业技校,这样阶级分化会越来越严重,对我们普通家庭来说,知识改变命运,但不让孩子上补习班,私教老师锐减,导致补习机构换个名字价格就成倍上涨,富人有钱上的起,我们穷人只能跟着富人混,以后穷人的孩子也只能跟着富人的孩子混。万幸我们只有一个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多生一个都算我输,”陈雪告诉美国之音。

陈雪表示自从她不上班家里的压力一下子落到了老公身上,有时候她想买个东西,老公都说压力大、累之类的,让她更加焦虑。“家里房贷、车贷、生活开销,我上班的时候还能补贴家用,现在想找工作也很难,哪里有早上9点上班,4点下班的工作?现在公司的招聘信息都直接写不要35岁以上的,有的年龄要求直接写多少岁到30岁之间,现在很多人失业,国家都不敢公布数据,7月份公布之后,8月份9月份就不公布了,这种现象很可怕。”

“我儿子班里有一个学生家长是英语系毕业的,工作特别好,但家里有两个孩子,最后还是辞职了。没办法,上班带不了孩子,带孩子上不了班,国家天天鼓励生孩子,但他们没告诉我们怎么养孩子,自从国家不让办补习班之后,很多家长只能自己在家教,我买了一课一练,每天孩子放学就开始辅导,以前也试过用平板,买线上课程,但孩子太小,根本坐不住,我老公属于自己创业收入比较高,只是勉强过的去,我小孩班上的同学家长很多都是上班族,爸爸一个月1万多的工资,他们怎么活?”陈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面对中国教育政策的弊端,有些教师选择出走

来自中国上海徐汇区重点高中的上海市位育中学国际部汉语老师严美英表示,对于无证课外辅导来说,只有罚款,如果是编制内的老师开办课外辅导班,将会面临直接开除,类似于当年计划生育时期的处罚政策。

“位育中学属于公立学校,如果不是关系特别硬,从体制内出来再想进入几乎是不可能的。要么就是给校长送礼,但我觉得花那么多钱不值得。我在26岁获得硕士学位后工作了2年,然后去美国留学2年,回国后已经30岁了。国内对年龄大的人并不友好,35岁之后找工作非常困难,年龄歧视很严重,”严美英说。

严美英称她之所以离开这个回到美国是因为这里的工资高,工作机会多,而且没有工作歧视。

“在美国,想要进入公立学校非常容易,随时都可以。私立学校甚至都不关心你是否持证,而且教学环境轻松无压力。没有人会对你进行评估,工资也不与职称挂钩,完全根据工龄来,每年都有涨幅。只要你问心无愧,教学合格就可以了。相比之下,国内体制内的教师不仅要面对升学的压力,还需要参加各种考核、评职称、竞赛、公开课等。如果你为了增加收入而办辅导班,一旦被发现或者举报就会被学校开除。然而,还是有很多人挤破头想要进入体制内,想在恶劣的就业环境中谋求一个‘铁饭碗’,”严美英告诉美国之音。

位于加州天普市的超优学堂校长李芳琴(LI Fang Chin,音译)来自台湾,她的补习班的很多老师来自中国大陆。他们都说中国国内的教育市场生态与美国有很大不同。在中国,孩子上补习班主要是为了追求高分,竞争激烈,注重培养学霸类型,补习班主要以应试为导向。而在美国,教育注重孩子的快乐成长,以满足孩子的需求为主,家长通常决定是否送孩子去某个补习班或者继续留在某个补习班上,主要考虑的因素是“你喜欢这儿的老师吗”。

“在中国,政府的政策就是铁规矩,很多我在中国大陆的同事以前甚至投资了大陆教育行业的股票,但由于政府的减负政策,股票在一夜之间就跌了。这不仅导致了从事教育补习业务的人生计受到影响,还波及到了教育周边产业。实际上,我在中国大陆的同行中有很多人偷偷地继续办课外班,尽管可能被抓或被举报的话罚很多钱,但他们仍然在做,因为没饭吃,”李芳琴说。

广东省广州市珠海区卓越教育丽影个辅中心的招生老师徐先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了解到教育部发布的最新政策。目前,学校主要招生的课程是无人机和编程,不包括教育部发布的语文、数学和英语课程。此外,这两门课程的教师也都持有相关的教育证书,因此目前并未受到该政策的影响。

上海市新王牌徐汇校区的招生老师周小姐则告诉美国之音,她还未了解最新政策,目前初中秋季课程的费用是每个课时230人民币,每个课时100分钟。由于秋季班已经开始招生,所以暂时不会涨价。至于寒假班的课程表尚未发布,因此还不确定是否会受政策影响而价格上涨。她说,尽管寒假涨价的情况尚不明确,但对于升年级的学生,比如初二升初三,费用肯定会有所增加。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校区研究生丁晨阳平时当家教,他对中国教育部的新政策十分反感:“家长愿意通过有偿聘请大学生家教,来指导自己孩子的学习,而大学生通过自己的劳动所获取报酬,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既没有伤天害理,也没有打架斗殴,国家出台该政策对于家长和大学生来说实为不妥。”

    评论区关注我们

    L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