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与毗邻居士谈神学和理性,从《信仰的胜利》说起

从罗马的一座建筑说起。居士如果去过罗马,会发现城内大部分中世纪教堂现在已经改头换面披上了巴洛克的外装。据说唯一保留着哥特式风格的只有万神殿侧后临街相望的那座似乎不那么起眼的“女神殿遗址圣母堂”(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道明会...

2023年9月17日星期日

中国间谍:英国从间谍威胁中清醒过来了吗?

 

伦敦西敏寺英国议会大厦(4/9/2023)

图像来源,EPA

一名英国议会(UK Parliament)研究员被指控为中国充当间谍一事,使中国在英情报活动——以及英国是否反应迟钝——成为了舆论关注焦点。

间谍曾经是简单直接的玩意。某情报机关招募一名特工,从保险箱(夹万)窃取盖有“绝密”印章的文件,或给它们拍照,然后在一场秘密会面中转交。

然而,时移势易。

如今有网络间谍活动的存在——经由电脑网络遥距窃取秘密。

间谍所需求的信息也不再一样。

1911年,当局担心的,是德国取得皇家海军最新船舰的图纸。时至今日,这可以是某大学有关生物工程,从未被列为政府秘密的科学研究。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首相苏纳克:英国不会接受中国干扰

首相苏纳克(辛伟诚)在下议院发言(11/9/2023)

图像来源,UK PARLIAMENT/REUTERS

伦敦大都会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又译大伦敦警察厅)上星期六(9月9日)证实这次发生在3月的拘捕行动后,首相苏纳克(Rishi Sunak,辛伟诚)星期一(11日)在英国议会下议院受到朝野连番质问

苏纳克称,他“不会接受”中国干预英国民主,又称他刚在印度新德里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向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强表明,“绝不容忍”任何针对英国的间谍行为。

苏纳克还回应在野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施纪贤爵士)质询时还说,外交大臣詹姆斯·克莱弗利(James Cleverly;祁湛明)最近访华时,也向中方提出了北京试图干预伦敦政治一事。

被指控的议会研究员星期一透过代表律师发表声明,否认一切罪状;中国外交部反指英方指控“纯属无中生有,中方坚决反对”。

这位被大伦敦警察拘捕的研究员称,他感觉“被迫回应”媒体报道中的指控,并强调他致力教育他人中共带来的祸害与挑战,与间谍指控毫不相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星期一称:“我们敦促英方停止散布虚假信息,停止反华政治操弄和恶意诋毁。”

毛宁续说:“中英两国领导人日前在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议题交换意见。希望英方停止政治炒作,秉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精神,以建设性姿态推动中英关系发展。”

因应最新事态,执政保守党内“鹰派”人物——包括前首相丽兹·特拉斯(Liz Truss,卓慧思)与前党魁伊恩·邓肯·史密斯爵士(Sir Iain Duncan Smith,施志安爵士)——呼吁政府从形容中国为“挑战”提升至“威胁”。

BBC并未披露被捕研究员名字。下议院议长林赛·霍伊尔爵士(Sir Lindsay Hoyle;贺立绅爵士)警告议员不要动用议会特权,披露该名男子身份。

跳过 Twitter 帖子, 1
允许Twitter内容

此文包含Twitter提供的内容。由于这些内容会使用曲奇或小甜饼等科技,我们在加载任何内容前会寻求您的认可。 您可能在给与许可前愿意阅读Twitter小甜饼政策隐私政策。 希望阅读上述内容,请点击“接受并继续”。

结尾 Twitter 帖子, 1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情报机关也不再只偷取秘密,还有隐秘影响与干扰活动。这也许涉及物色对某政策讨论的知情人士——举例说,跟制裁措施有关——还有能循特定方向左右决策的人。到底算是外交还是政治游说,难以分辨(而某人隐瞒真实身份通常是最有力的迹象)。

而在这新世界中,中国尤其构成了挑战。它拥有广大而资源充沛的情报网络,从人数来说也许还是世界最大的。

它也不单纯依靠间谍来执行任务,还有广泛的他人参与——包括企业和个人——形成所谓“举国”体制的一部分。

中国的情报机关通常会设法搜刮信息,越多越好。当中有些通常不会被认为是机密,英国的军情六处(MI6)也会对这些讯息嗤之以鼻。

这都会让间谍行为更难被发现。

英国议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Parliamentary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ommittee, ISC)刚在夏季发表的报告勾勒出中国如何操作情报活动——包括事涉政治之时。

委员会称:“中国似乎有强烈意图要干预英国政府,针对不同层面的官员与机关,以左右英国与中国相关的政治思想与决策。”

这包括鼓励认同中国共产党观点的人谋求政治官职。ISC报告还称,军情五处(MI5)对中国情报人员的调查中,发现了至少一人成功贴身接触到英国议会议员。

问题之一,是英国似乎在应付挑战方面反应迟钝。

视频加注文字,

随着英国政府宣布中国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安全挑战,我们要问:中国政府正在监视你吗?

在2010年代上半段,英国政府一直在推动与中国更紧密联系,甚至到了2019年,英国安全部门仍然认为,防止干预——相对于间谍活动——并非其首要任务,而是其他部门的责任。例如在涉及大学活动时,便是教育部门的责任。

这导致了“情报鸿沟”,因为不是他们的职责,英国间谍没去甄别这些活动,而其他部门缺乏专长与能力去做这事情。

ISC称:“中国在英参与、影响和干扰的性质难以察觉,但更令人忧虑的是(英国)政府此前或许没曾探究此问题。”

安全机关长期申诉缺乏工具对抗外国情报机关各种勾当的新现实,尤其是认为《官方机密法令》已不合时宜。在英国法律下,即使是担任中国或俄罗斯的潜伏情报官员,也不犯法。

今年夏天,英国政府终于通过了新的《国家安全法令》,可以起诉充当或协助卧底间谍的人。但这项权力仍未生效——相关官员称最快要等到今年年底。

法案下一项工作将是建立“外部影响力登记计划”,要是任何人替外国工作均须登记,否则将面临刑事检控。但这同样并未就位,进一步的公众咨询意味着它最快要到明年才有望上路。此外,中国会否被列为“加强”级别,须接受额外审查,仍是未知之数。

接下来还有它的政治含义——为了经济投资和贸易,英国政府是否希望维持与中国的稳定关系?若是如此,这对采取行动的意愿有何意味?

正因如此,来自中国的挑战如今清晰可辨,但面对问题将不会是简单直接的事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