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中国出台“历史性”措施刺激房地产:未来楼市何去何从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近期中国房地产领域的刺激政策,在快速酝酿后,突然爆发—— 不到一个月内,中国发行1万亿元特别国债,多个二线城市取消实施七、八年的限购政策,甚至北京也放松了实施13年的部分限制,更为刺激的是杭州临安区宣布政府直接开始下场购买存量房...... ...

2024年5月3日星期五

中国加快开采绿色技术所需金属 但在多国引发焦虑


Aerial view of SQM (Sociedad Quimica Minera) lithium extraction process in the Atacama Desert, Chile, on September 12, 2022.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智利北部的阿塔卡马沙漠位于“锂三角区”,是锂的重要产地。

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个夜晚,在位于阿根廷北部的宿舍里熟睡的艾清突然被屋外愤怒的口号声惊醒。

她向窗外望去,看到阿根廷工人包围了宿舍,并用燃烧的轮胎堵住了大门。

“情势越来越可怕,因为我能看到天空被火光照亮。已经演变成了骚乱。”艾女士说。她在一家中国公司工作,该公司从安第斯山脉的盐滩中开采锂,以用于生产电池。

此次抗议活动由多名阿根廷员工被解雇而引发,这只是中国企业与当地社区之间日益增多的摩擦案例之一。中国已经主导了对绿色经济至关重要的矿产加工,也在加大对这些矿产的开采力度。

    全球大部分锂矿储量位于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之间的“锂三角区”。十年前,一家中国公司在这里买下了首个开采项目股权。

    据矿业刊物、企业、政府和媒体报道,自那时起,更多中国投资蜂拥而至,进入当地矿业。据BBC核算,这里正在运行以及在建的锂矿项目中,中国公司按持股比例控制了约33%的锂金属资源。

    Aerial view of SQM (Sociedad Quimica Minera) brine ponds in the Atacama Desert, Chile, on September 12, 2022.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拉美“锂三角区”的锂矿储量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多。

    但随着中企的扩张,它们面临着与其它国际矿业巨头类似的不当行为指控。

    对艾清来说,焚烧轮胎的抗议活动如同当头一棒。她原本期望在阿根廷过着平静的生活,但会西班牙语的她不得不参与冲突调解。

    “这并不容易。”她说。

    “在语言之外,我们还必须淡化很多东西,比如管理层认为员工太懒和过于依赖工会,而当地人认为中国人只是来剥削他们的。”

    BBC在全球范围内发现了至少62个中国公司参与的采矿项目,它们旨在开采锂或其他三种对绿色技术至关重要的金属——钴、镍和锰。

    所有这些金属都被用于制造电动汽车上使用的锂离子电池。该电池和太阳能电池板都是中国目前优先发展的产业。一些上述中资项目已成为这些矿物的全球最大生产者。

    World maps showing lithium, cobalt, manganese and nickel mining projects in which China has a stake

    智库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数据显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锂和钴冶炼领域的领导者,到2022年,中国在全球锂和钴供应中的份额分别达到72%和68%。

    中国提炼这些重要金属的能力帮助其在2023年占据了全球电动车销售的半壁江山,还拥有全球60%的风力涡轮机制造能力,并控制着太阳能电池板供应链中每个环节至少80%的份额。

    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角色使这些产品在全球范围内更便宜,也更易获得。

    但需要开采和加工绿色经济所需矿产的不仅仅是中国。 联合国表示,如果世界要在2050年前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碳中和,Net Zero),那么到2040年,这些矿物的使用量必须增加六倍。

    与此同时,美国、英国和欧盟都制定了减少对中国供应依赖的战略。

    。

    随着中国公司海外采矿业务的增加,对这些项目所引发问题的指控数量也在稳步增加。

    非政府组织“企业责任资源中心”(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称,此类问题“并非中国采矿业独有”,但该中心去年发布了一份报告,列出了针对参与开采重要矿产的中国公司的102项指控,内容涉及侵犯当地社区权利、破坏生态系统和不安全的工作条件等。

    这些指控发生在2021年和2022年。据BBC统计,2023年又有40多起非政府组织报告或媒体报道涉及的指控。

    位于世界两端的两个国家的人们也向我们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最南部的卢本巴希(Lubumbashi)郊区,克里斯托夫·卡布维塔(Christophe Kabwita)一直在带头反对金川集团(Jinchuan Group)自2011年以来拥有的如瓦西(Ruashi)钴矿。

    他说,这个露天矿距离他的家门口500 米,每周使用炸药爆破岩石两到三次,给人们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当爆炸即将开始时,警报声就会大作,这是让每个人停止正在做的事情并寻找掩护的信号。

    “无论气温如何,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我们都必须离开家,去矿场附近的庇护所。”

    他补充说,所有人都不得不这样做,包括病患和刚生育的妇女,因为其它地方都不安全。A village bordering Ruashi mine's open pit

    据报道,2017年,一名十几岁的女孩卡蒂·卡巴佐(Katty Kabazo)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飞石砸死,据报还有石块同时将当地房屋的墙壁和屋顶砸穿。

    如瓦西矿业的发言人埃莉萨·卡拉萨(Elisa Kalasa)承认,“有一名孩子当时在那个地区受到了飞石的影响,她本不应在那里。”

    她说,从那以后,“我们改进了技术,现在我们的爆破已经不再有飞石了”。

    然而,BBC采访的该公司的一位工程经理帕特里克·齐桑德(Patrick Tshisand)似乎给出了不同的说法。他称:“我们采矿会使用炸药。爆炸物会导致石块飞溅,最后可能会落到社区里,因为社区离矿井太近了……所以我们发生过几次这样的事故。”

    卡拉萨女士还表示,在2006年至2012年间,该公司向300多户家庭提供了补偿,让他们搬到离矿区更远的地方。

    在印尼偏远的奥比岛上,由中国公司力勤资源科技(Lygend Resources and Technology)和印尼矿业巨头哈利达集团(Harita Group)共同拥有的一座镍矿迅速吞噬了卡瓦斯村(Kawasi)周围的森林。

    当地的矿业监督机构Jatam称,村民们迫于压力,不得不搬迁并接受政府补偿。有数十个家庭拒绝搬迁,称政府提供的补偿低于市价。一些人说他们因此受到了法律诉讼的威胁,指其破坏了具有国家战略意义的项目。

    。
    。

    Jatam说,为了给镍矿让路,原始森林遭到砍伐。该机构还记录了河流和海洋被沉积物填满,污染了曾经原始的海洋环境。

    住在卡瓦斯村的教师努尔·哈亚提(Nur Hayati)说:“河水现在已经不能喝了,因为污染太严重了,平时清澈湛蓝的海水一到下雨天也变成了红色。”

    印尼士兵已被部署到岛上保护矿场。当BBC最近访问该岛时,当地的军事部署明显增加。Jatam声称印尼士兵被用来恐吓甚至攻击那些反对该矿的人。努尔女士说,她所在的社区认为军队是在“保护矿场的利益,而不是自己人民的福利”。

    军方在雅加达的发言人称,有关恐吓的指控“无法证实”,这些士兵在那里是为了“保护矿场”,并不是去“直接与当地人接触”。

    该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警方以“和平、顺利的方式”监督了村民搬迁,为矿场让路。

    努尔女士是2018年6月前往印尼首都雅加达抗议该矿影响的村民之一。但当地政府代表萨姆苏·阿布巴卡尔(Samsu Abubakar)告诉BBC,没有收到公众对环境破坏的投诉。

    他还分享了一份官方报告,该报告认为哈利达集团一直“遵守环境管理和监测义务”。

    哈利达集团告诉我们,该集团“严格遵守商业道德惯例和当地法律”,并“不断努力消除和减轻任何负面影响”。

    该公司称没有造成大面积的森林砍伐,并已对当地的饮用水源进行监测,而独立检测证实水质符合政府的质量标准。该公司还补充说,它没有实施强制搬迁或不公平的土地交易,也没有恐吓任何人。

    Red sediment pours from a river into the sea in the village of Kawasi in October 2022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大雨使卡瓦斯村附近的河流和海洋变成红色。

    一年前,中国矿业贸易机构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CCCMC)开始建立申诉机制,旨在解决针对中资矿业项目的投诉。发言人Lelia Li说,这些公司本身“缺乏在文化和语言等方面”与当地社区或民间社会组织互动的能力。

    然而,这一机制仍未完全发挥作用。

    与此同时,中国公司参与国外采矿业务几乎肯定会增加。英国环境智库Ember的亚洲项目主管阿迪提亚·罗拉(Aditya Lolla)表示,这不仅仅是控制一个关键市场的“地缘政治博弈”,从商业角度看也是有意义的。

    “中国企业正在进行收购,因为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为了利润。”他说。

    中国工人将继续被派往世界各地的采矿项目,对他们来说,这些项目大多能提供了赚大钱的机会。

    例如,王钢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中资钴矿工作了10年。48岁的他住在公司宿舍,在员工食堂吃饭,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0小时,每月休息四天。

    为了更高的工资,他接受了与湖北家人的分离。他还喜欢刚果晴朗的天空和高大的森林。

    他用法语、斯瓦希里语和英语与当地矿工交流,但他说:“除了与工作有关的事情,我们很少聊天。”

    艾清也是如此。虽然她能说一口流利的东道国语言,但在工作之外也很少与阿根廷人交流。她开始和一位中国同事交往,他们大多和与自己相似的人一起出行——离家千里让大家更加亲近。

    她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安第斯山脉高处开采着锂矿的盐滩,因为那儿的生活“惬意”。

    “高原反应总是困扰着我——我睡不着,也吃不下,”她说,“但我真的很喜欢去那里,因为那里的事情简单得多,没有办公室政治。”

    艾清和王为化名。

    埃默里·马库梅诺(Emery Makumeno)、拜奥贝·马伦加(Byobe Malenga)、卢西恩·卡霍齐(Lucien Kahozy)补充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