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中国出台“历史性”措施刺激房地产:未来楼市何去何从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近期中国房地产领域的刺激政策,在快速酝酿后,突然爆发—— 不到一个月内,中国发行1万亿元特别国债,多个二线城市取消实施七、八年的限购政策,甚至北京也放松了实施13年的部分限制,更为刺激的是杭州临安区宣布政府直接开始下场购买存量房...... ...

2024年5月3日星期五

欧中关系:匈牙利为何欢迎中国大举投资

该国大城德布勒森市可以看到中国电池生产巨头宁德时代 (CATL),全球最大的电池制造商。

“我们不打算成为世界领导者,因为中国已经是世界领导者。” 这是去年十月,在匈牙利外交部长彼得·西基亚托(Peter Szijjarto)在访问北京时,提到了该国对于生产电动车电池的雄心壮志。

事实上,中国在全球锂离子电池产能中所占份额令人惊讶地占到79%,领先美国的6%。而匈牙利目前位居第三,占有4%的全球市场份额,并计划很快超越美国。西基亚托访问北京时就解释了这一点。

目前匈牙利已经有36个工厂建成、在建或在规划中,这些都绝非无稽之谈。

匈牙利总理维克多·欧尔班(Viktor Orbán)领导下的青民盟政府现在就是在大力宣扬其“向东开放”的政策。在与俄罗斯保持紧密经济联系方面,布达佩斯受到了相当多的批评。从经济角度来看,该国与中国和韩国的紧密联系更为重要,因为电动车是这一推动力的核心。不过。匈牙利此举引起了欧盟其他成员国的钦羡,而不是认同。

将匈牙利经济与中国和韩国的日益增长的联系作为背景,匈牙利的目标是发展电动车电池制造业,并希望在全球市场上占有更大的份额。

到今年夏天,布达佩斯和中国城市之间每周将有17班航班。2023年,中国已成为匈牙利最大的单一投资国,投资金额为107亿欧元。

站在该国德布勒森市(Debrecen )改革宗大教堂的塔楼上向南望去,可以看到中国电池生产巨头“宁德时代” (CATL)工厂的坚固灰色建筑,一直延伸到远处。这家全球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在匈牙利东部拥有重要的据点。

直到去年,向日葵和油菜花还在为这片土地涂上绿色和黄色。现在,隔膜(绝缘材料)制造商——中国云南恩捷新材料(Semcorp)工厂和中国回收厂正极电池材料工厂(EcoPro)也已拔地而起。

经过德布勒森新的全电动宝马工厂的建设现场,你会发现另一家中国电池制造商亿纬锂能(Eve Energy)。

Chinese, Hungarian and EU flags
图像加注文字,匈牙利政府竭尽全力吸引中国投资,承诺给予宁德时代8亿欧元的税收优惠和基础设施支持,以达成交易

与此同时,匈牙利南部的推土机正在一个300公顷的土地上清除土壤,为中国比亚迪(BYD)电动汽车的“超级工厂”做准备。

韩国和日本的工厂已经在这里开始生产电池或电池组件。

宁德时代匈牙利分公司的代表席诺埃米·西德洛(Noemi Sidlo)告诉BBC说:“匈牙利位于欧洲的中心,是欧洲靠近汽车行业最大的工业玩家。”

她解释说,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目的地,当地和国家政府都热衷于提供帮助。

匈牙利政府竭尽全力吸引中国投资,承诺给予宁德时代8亿欧元的税收优惠和基础设施支持,以达成交易——这笔投资额占73亿多欧元的10%。除此之外,中国还在投资一条高速铁路,旨在将中欧与希腊的两大港口塞萨洛尼基港(Thessaloniki)和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相连接,这更加凸显了布达佩斯对中国投资的热情。

而且,这种感觉似乎是双向的。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五月访问欧洲时,他只会访问三个国家——法国、塞尔维亚和匈牙利。

因此,对于欧尔班的计划来说,还有什么地方有可能出错吗?

他的批评者表示,相当多的地方。尽管官方控制的匈牙利媒体,几乎没有提到与中国合作的计划是否有任何潜在问题,但实情是,该国对这些工厂区域的环境抗议活动正在增加。

德布勒森市长拉斯洛·帕普(Laszlo Papp)拒绝接受BBC的采访。BBC发给外交部和匈牙利投资促进署的多次电子邮件未获回应。

Eva Kozma, Mikepercs Mothers
图像加注文字,当地活动人士伊娃·科兹玛向BBC解释:我们这些母亲中没人反对绿色汽车,但他们在这里建造如此巨大的工厂,却没有征求当地居民的意见,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批评者抱怨说,由于这些项目被授予“增强国家利益”地位,当地人都无法对这些项目提出挑战。

在德布勒森南部,坐落着一个美丽的米可伯斯(Mikepercs)村庄,但这里逐渐被建设工地所淹没。

当地环保活动人士伊娃·科兹玛(Eva Kozma)向BBC解释:“我们这些母亲中没人反对绿色汽车,但他们在这里建造如此巨大的工厂,却没有征求当地居民的意见,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她指出了匈牙利电池工厂带来的环境问题:“如果镇上的每个人都为了让其他地方的人可以驾驶他们漂亮的绿色汽车而得癌症,那就不是一个绿色的未来。”

宁德时代的代表席德罗(Noemi Sidlo)坚称她的担忧是没有根据的。

供水问题

事实上,在德布勒森,供水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主要问题。

德布勒森市位于匈牙利广大的平原上,降雨量却逐渐减少,现在地下水供应已经枯竭。当地政府迄今为止计划在保留透过多瑙河和蒂萨河流经的水资源方面取得的成果不大。

因此,匈牙利面临着放弃其水资源超级大国地位而成为电动车超级大国的风险。19世纪的地图显示该国的大部分地表都被水覆盖。

另一个问题是劳动力,匈牙利的失业率低于5%。

单单宁德时代就需要9000名工人,但匈牙利政府在一次次选举中以“阻止移民进入”为口号上台。

该国极右翼政党“我们的祖国”最近强调在德布勒森建设宝马工厂的土耳其工人人数不断增加。

批评者中的另一个担忧是,廉价劳动力、廉价土地和慷慨的政府激励措施将使匈牙利变成在中国和东南亚公司的“服务国家”。

政府承认存在着工资被压低和国内发展受到影响之风险。

匈牙利总理办公室政治总监巴拉茨·欧尔班(Balazs Orban)向BBC强调称:“我们必须说服投资者,不仅将生产带到这里,还要进行研研发。”

他说:“我们如何将他们的技术研发与匈牙利企业相结合,这是未来十年面临的最大挑战。”

Two women take part in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plans to open a battery factory in Debrecen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批评者中的另一个担忧是,廉价劳动力、廉价土地和慷慨的政府激励措施将使匈牙利变成在中国和东南亚企业下的服务国家。
line

分析:匈牙利为何“亲中远欧”?

BBC中文 吕嘉鸿

匈牙利学者、目前在台湾东华大学任任教的冯儒莎博士( Zsuzsa Anna Ferenczy)表示,多年来,欧尔班一直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他结盟中国的举动加剧了欧盟内部的分裂,正中北京的下怀。

冯儒莎告诉BBC中文,与中国保持紧密关系对布达佩斯来说很有用,可以帮助欧尔班增强对布鲁塞尔和国内的影响力,有助自己巩固权力和国内控制,这也有助于他在面对当地环境团体抗议推进大型项目时有足够的底气。

冯儒莎还说,欧尔班政府以他所称的“实用主义”与中国往来,声称该关系有益于匈牙利的经济贸易,但实际上忽视了严重的安全风险,也带给国内很多问题,这在官方叙述中完全被忽视了。

在她看来,欧尔班现在已经接受了习近平和他的叙述,并且对他信任,这与大部分欧盟公众和大多数欧盟国家政府的态度不同。

总之,布达佩斯与布鲁塞尔的关系可能在未来保持紧张,欧尔班可能将继续对布鲁塞尔持挑战立场,对北京持友好态度。

Battery factories
图像加注文字,匈牙利电池工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