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不仅普京需要中国,俄罗斯也同样需要中国输血殖民

  CHARLES DESMARAIS 在 本周的 北京之行 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与习近平和中国高级官员会晤,再次明确展现俄中两国目前的亲密关系。 然而,许多西方人还是 愿意相信 ,他们之间的联盟不过是一种错乱,是普京情绪化的反美主义和他对乌克兰的不良执念所驱动的。 这种想法认...

2022年5月27日星期五

因缺乏圣经价值观,青少年父母处精神痛苦状态


研究:因缺乏圣经价值观,青少年父母处精神痛苦状态

根据亚利桑那基督教大学文化研究中心和2022年《美国世界观调查》(American Worldview Inventory)的数据,由于美国人对基督教的坚持甚至在教会中也在消退,青少年(13岁以下的孩子)的父母 “正处于精神痛苦状态”,并且由于这种情况,“悲惨的崩溃”即将到来。

“虽然警告信号是可以识别和明确的,但似乎父母以及他们的支持系统(即教会、大家庭和准教会事工)都对此太过忽视或不感兴趣,无法承认和解决养育危机。”亚利桑那基督教文化研究中心的研究主任乔治·巴纳(George Barna)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份新闻稿中说:“看来,一场悲惨的崩溃正在酝酿之中。”

“《圣经》将塑造子女世界观的主要责任赋予父母,他们被要求装备青少年,使他们在与上帝的关系和服务中成长。这需要在孩子们的思想和心灵中有意地、持续地发展符合圣经的世界观,因为每个人的世界观在他们两岁生日之前就开始发展了。”巴纳解释说。

“然而,父母并不致力于在他们的孩子身上培养圣经世界观,部分原因是他们并不拥有可以传给他们后代的圣经世界观。CRC的研究显示,在青少年——处于世界观发展窗口期的孩子——的父母中,只有微不足道的2%拥有圣经世界观。”

今天父母缺乏圣经世界观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融合主义。这种意识形态被描述为“将原本不相容的生活哲学合并成一种按部就班的世界观,其中融入了足够的圣经元素,使其具有最低限度的基督教性质”。

巴纳说,在融合主义的影响下,美国教会未能为基督教信仰进行认真的争夺。

“美国教会已经降低了准入门槛,以至于很难确定有什么的信念会让人失去自称是基督徒的资格。”他说:“13岁以下儿童的父母是这种基督教名义主义的一个典型例子,这种名义主义被广泛接受为精神上的正常和健康。”

“的确,世界观是由一系列统一的信仰组成的,然后决定行为。警钟没有被敲响,是因为没有一个单一的信仰,甚至有限的一系列确定的信仰,会被公认为破坏了基督教或使一个成年人失去被视为作耶稣门徒的资格。”

巴纳建议,对当前信仰危机的一个解释是,美国教会正在衡量错误的信仰指标。

他指出:“通过强调教会出勤率和参与祷告等衡量标准,强调的是精神活动的数量而不是质量,强调的是公开的参与而不是核心的发展努力。”

“换句话说,强调的是广度而不是深度。但更重要的是,属灵的警告信号被曲解了。通过寻找自称是基督徒的人生活中的明显缺陷,领导人忽视了许多不太明显的缺陷的重要性。他们的结论是,人无完人,所以虽然父母中存在一些可识别的精神和生活方式的缺陷,但这些缺陷不足以构成危机,也不需要一致的行动呼吁。”

巴纳解释说,教会领袖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基督教社区的信仰危机,因为教会出席率、圣经销售和捐款等指标“一直保持着足够的活力,让人感到放心。”

巴纳指出,虽然一些评论家在评论融合主义对美国教会的影响时,可能会将其简化为“粗糙的补丁”,但新出现的关于儿童的数据却显示出不同的情况。

“许多儿童对他们的长辈不感兴趣,甚至不尊重,部分是对他们的父母、老师、牧师和其他文化领袖缺乏真实性和一致性的反应。”他说:“孩子们有时感到不得不忽视那些言行不一的成年人。”

“当孩子们接触到——通过言语或行动,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相互矛盾的教导时,他们自然会得出结论,基督教信仰本质上是矛盾的,因此可能不是他们所追求的人生哲学,”巴纳补充道。“年轻人可能会对《圣经》故事感兴趣,并感到好奇,但除非基本的生活原则既被确定又被示范,否则孩子们很可能会错过那些改变生活的真理。”

他建议,大多数基督徒对信仰和养育子女的危机并不感到震惊,原因可能是其他文化也是融合的。

亚利桑那基督教大学文化研究中心去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在估计1.76亿认同为基督徒的美国成年人中,只有6%,即1500万人,真正持有圣经世界观。

该研究显示,总的来说,虽然大多数美国自我认同为是基督徒,包括许多认同为福音派的人,相信上帝是全知全能的,是宇宙的创造者,但超过一半的人拒绝接受一些圣经的教导和原则,包括圣灵的存在。

多数人还错误地认为,所有的宗教信仰都具有同等价值,人们基本上是善良的,人们可以用善良的行为来赢得进入天堂的机会。

研究进一步显示,大多数人不相信道德的绝对性;认为感觉、经验或朋友和家人的意见是他们最信任的道德指导来源;并说拥有信仰比追求哪种信仰更重要。

巴纳说:“如果有一个时刻,我们的国家急切地需要由那些仍然敬畏上帝、耶稣基督、《圣经》和真理的人士领导的属灵复兴,那么现在就是那个时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