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与毗邻居士谈神学和理性,从《信仰的胜利》说起

从罗马的一座建筑说起。居士如果去过罗马,会发现城内大部分中世纪教堂现在已经改头换面披上了巴洛克的外装。据说唯一保留着哥特式风格的只有万神殿侧后临街相望的那座似乎不那么起眼的“女神殿遗址圣母堂”(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道明会...

2023年3月13日星期一

新冠源头争议:病毒从实验室泄漏这种事,以前是否发生过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实验室神秘泄漏的事件肯定是有可能发生的,但这是否就是新冠疫情在中国最初爆发进而导致全球大流行的源头,还是说它是自然地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身上,则仍然未有定论(图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资料照片)。

近日,美国声称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最有可能是来自中国政府控制的实验室,再度引发关于三年前开始的全球大流行疫情源头的争论。

2018至2021年间担任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的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Dr Robert Redfield)在周三(3月8日)向美国国会小组表示,他相信新冠病毒很可能是中国实验室意外泄漏的结果。

他的观点与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此前的说法一致。后者曾接受美国电视台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访问表示:“联邦调查局评估全球大流行疫情源头已有一段时间,最有可能的是一次潜在的实验室事件。”

很多科学家都指出,没有证据显示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其他美国政府机构则得出各自不同的结论。

于是,对于疫情爆发的源头并无共识——即使在美国政府内部也是如此——但是一种病毒要从实验室里泄漏出来的难易程度如何?这种事情以前发生过吗?

致命爆发

是的——致命的病毒从大城市市中心的实验室里被释放出来的事过去曾有过——而当中最危险的一次莫过于天花。

一般相信,在1977年彻底绝迹之前,该病毒单在20世纪就夺去了3亿人的性命。

这解释了为什么在1978年8月,英国伯明翰大学的40岁医学摄影师珍妮特·帕克(Janet Parker)忽然确诊时,会引起如此大的恐慌。

“那是一种令人闻风丧胆的疾病;当时的恐慌不止于伯明翰,在政府内部以及世界卫生组织(WHO),都对它的出现感到恐慌,”阿利斯泰尔·盖德斯教授(Prof Alasdair Geddes)说。他在当时疫情爆发时是东伯明翰医院的传染病顾问。

天花是传染性疾病,感染者的死亡率约为三分之一,当时该大学的实验室正在进行相关实验。

帕克女士到底是如何染上天花的?这一问题从来没有得出过完整的答案。

一份政府报告指,病毒的传播必然是三种途径之一——通过气流、人际接触或者与受污染设备的接触。

经过一系列的隔离措施,当时除帕克女士以外,唯一染病的就是她的母亲。

帕克女士死了,她的母亲则从轻微感染中康复,然而这次爆发还是带走了另外两条人命。

她77岁的父亲弗雷德里克(Frederick)在隔离期间死于疑似是由女儿染病造成压力而引致的心脏病发;还有亨利·贝德森教授(Prof Henry Bedson),当时伯明翰天花实验室的主管,在此期间自杀了。

最高安全级别

美国亚特兰大的疾控中心是世界顶尖的实验室设施之一,图为美国总统拜登到访期间的照片。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美国亚特兰大的疾控中心是世界顶尖的实验室设施之一,图为美国总统拜登到访期间的照片。

事件发生后,当局重新评估实验室再度发生泄漏的风险,同时也采取行动减少存放病毒的地点数量。

1979年的世卫组织协议下,官方存放天花活病毒样本的地点只剩下美国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中心和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地区的俄罗斯国家病毒和生物技术研究中心。

这些是作为世界最好且最安全的实验室被选中的,但是它们也出现过令人担忧的事件。

2014年,美国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没有恰当地对正在实验当中的炭疽病菌进行灭活操作,几乎将数十人置于险境(最终没有人染病)。

2019年,俄罗斯国家病毒和生物技术研究中心一次燃气爆炸,炸飞了一幢楼的窗户,令一名工作人员严重烧伤,被送至重症监护病房。不过,当局称,事件中没有发生生物污染事件。

致命失误

A brain scan showing part of the brain highlighted yellow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朊病毒蛋白可导致克雅二氏病,能对大脑造成破坏——这张扫描图片当中的黄色区域就是受感染的部分

另一些高度设防的实验室,也发生过造成工作人员和附近民众感染的事件。

在法国,一名科学家被一种设备割伤10年后死亡,令全国收紧相关的安全措施。

那是2019年,33岁的埃米莉·贾梅因(Émilie Jaumain)死亡,因为10年前她曾被暴露于传染性的朊病毒蛋白之下,该病毒可令牲畜感染牛海绵状脑病(BSE)和令人类感染克雅二氏病(CJD)。

尽管当时意识到她有可能被感染,但是医生却没有疫苗或者医疗方法来治疗这种病。

中国西北城市兰州的一个生物制药厂则曾因失误导致超过1万人感染一种危险的病原体。

当时在制造布鲁氏菌病疫苗的厂区,有人使用了过期的消毒剂处理废气。

这使得病菌传播给了附近一家研究机构的工作人员,之后又传染给了城市内和数千人。

虽然该病很少致命,但却会产生像流感一样的症状,从而导致长期问题——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都曾将这种病菌发展成生物武器。

当时数以千计的人需要接受医疗救治,随后亦获得赔偿。

这些事例绝非罕见,还有很多其他错误都曾导致工作人员和附近居民受到实验室感染。

神秘的泄漏

视频加注文字,

世卫特使:病毒溯源很少能找到明确路标

还有一些事例,是疾病从实验室里泄漏出来,但是原因从未得到确定。

2021年,台北一处设施的工作人员在研究病毒期间感染了2019冠状病毒病。

调查发现,该实验室的监管“不够严密”,但是却从未确认过问题出在哪里。

有猜测指,原因可能是在实验室里吸入了病毒,或者是卸下防护装备的先后顺序出错导致。

实验室神秘泄漏的事件肯定是有可能发生的,但这是否就是新冠疫情在中国最初爆发进而导致全球大流行的源头,还是说它是自然地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身上,仍然未有定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