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与毗邻居士谈神学和理性,从《信仰的胜利》说起

从罗马的一座建筑说起。居士如果去过罗马,会发现城内大部分中世纪教堂现在已经改头换面披上了巴洛克的外装。据说唯一保留着哥特式风格的只有万神殿侧后临街相望的那座似乎不那么起眼的“女神殿遗址圣母堂”(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道明会...

2023年3月7日星期二

美中关系底线守不住了

 


中国外交部长秦刚3月7日在北京两会的外长记者会上(路透社)

中国新外交部长秦刚星期二(3月7日)在其首次举行的“两会”记者会上直指美国对华认知和定位出现“严重偏差”,美中关系有“脱轨风险”。在此之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罕见直接点名美国打压中国。分析人士指出,习近平和秦刚直接点名美国,预示着美中关系在短期和中期将持续恶化,而目前没有一种力量可以打破这样的“恶性循环”。

美中关系改善希望不大?

秦刚在记者会上谈到美中关系时称,“美国对华认知和定位出现了严重偏差,把中国当成最主要对手和最大地缘政治挑战。第一粒纽扣扣错了,导致美国对华政策完全脱离了理性健康的正轨轨。”

他还警告说,“如果美方不踩刹车,继续沿着错误道路狂飙下去,再多的护栏也挡不住脱轨翻车,必然陷入冲突对抗。”

在此之前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罕见地直接批评华盛顿,指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企图遏制中国,使中国在过去5年面临严峻挑战,全球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

这不是中国第一次就中美关系处理不好会有冲突风险对美国提出警告。不过,以往谈到冲突风险时往往较为隐晦,比如,会用“某些国家”取代“美国”。

秦刚的严厉措辞也有些令人惊诧,有悖近期外界对中国可能放弃“战狼”外交的预测。

去年底以来,中国与不少国家的双边关系因贸易和技术、台湾、人权以及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跌至历史低点。当时有人认为,秦刚的上台,特别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调离都意味着中国已经意识到“战狼”外交会让中国失去朋友,所以中国准备摒弃“战狼外交”。

在秦刚的记者会结束后,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利明璋(Bill Bishop)就在其推文中说:“是我记性不好吗?之前不是有人说秦刚出任外交部长是中国放软外交声调的一部分?”

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扎克·库珀(Zack Cooper)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习近平之所以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很可能是因为他觉得“在不久的将来改善美中关系的希望似乎不大,所以他可能认为提出这些指控没有什么坏处。”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何瑞恩(Ryan Hass)告诉美国之音,“习主席公开表达对美国的不满,会促使中国体制内的其他人对美国采取更尖锐的公开立场。这也会导致导致更多人将责任归咎到美国身上,并在(美中)对抗期间引发更强烈的民族主义浪潮。”

美中关系“底线一再被突破”

不过,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FR)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张彦(Ian Johnson)认为,习近平和秦刚的做法似乎是对美国近期发生的一系列有关中国的行动的反应。

“我认为从中国的角度来看,美国的事态发展有些令人担忧,这是这种担忧的一种表达。我认为从客观上讲,华盛顿目前确实对中国有大量抨击。这也可能让中国感到担忧,当然也会激怒中国。”

2月2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新成立的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以“中国共产党对美国的威胁”举行首场听证会。听证会对中国共产党政权对美国构成的挑战提出警告,并称美中之间的战略竞争关系将决定21世纪的走向。众议院新任中国政策领袖直言,美中之间“是场攸关生存的抗争。”

同一天,美国商务部发表声明说,旨在振兴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芯片法案正式生效。该法案旨在重塑美国在全球半导体制造领域的核心地位,同时遏制中国芯片产业发展。

张彦说,美国的这些行动一定会引起中国的反应,虽然中国并不无辜。张彦认为美中关系目前处于恶性循环中,底线被一再突破。

“我们正处于恶性循环中。我们正处于这种行动和反应的循环中。一方做了一件事,然后另一方说,好,我要对此做出反应,而另一方说,我要对你的反应做出反应。因此,我认为自去年巴厘岛会谈以来,双方都表明他们希望,正如政府喜欢说的那样,为这种关系设定一个底线。那很好。但是,好像不管双方希望做什么,有一种动力不断将这个关系推得越来越低。几乎不可避免地好像某种冲突即将发生。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在预测冲突,但感觉无论对方想做什么,他们似乎都无法打破这个循环。”

去年11月,拜登总统和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20国集团峰会”期间进行了拜登上台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谈,希望为两国关系建立“护栏”或是找到“底线”。但是2月初中国的间谍气球进入美国领空改变了美中缓和紧张关系的努力,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不得不推迟预定的旨在让两国关系进一步缓和的访华计划。

美国安全情报智库“战略预测公司”(Stratfor)的亚太分析师蔡斯·布莱泽克(Chase Blazek)告诉美国之音,双方似乎都踏入了对立的轨迹,就算双方在言辞中留有余地,现实也让这样的底线很难建立。

“中国说我们愿意和你搞好关系,只要你不试图遏制中国;美国说我们愿意和你搞好关系,只要你不对我们构成威胁国家安全。但美国察觉到来自中国的国家安全威胁,而中国察觉到美国有意遏制它。虽然他们在言辞和外交框架中都留有空间,或许可以提供空间建立底线,但双方似乎都不愿意进入中间地带,因为他们都认为对方的威胁太大,以至于不允许实际建立这样一个底线。”

拜登总统2月7日在国情咨文演说中表示,美国寻求与中国竞争而非冲突,但他也发出警告,如果中国威胁美国主权,将采取行动保护国家。

习近平面临的独裁者困境

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研究员克雷格·辛格尔顿(Craig Singleton)认为,习近平面临“典型的独裁者困境”,才将失败的责任归咎于“敌对的外部势力”

“他咄咄逼人的、适得其反的政策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产生了不利影响,并疏远了世界各地的民众。面对这些和其他挑战,习近平现在必须将这些失败的责任归咎于敌对的外部势力。”

很多投资者认为,中国目前的经济困境更多是因为习近平的政策,特别是将国家安全置于经济发展之上的政策造成的。中国在“两会”上将2023年的经济增速目标设定在5%。但由于习近平强调党的控制,不少人预测,习近平的新经济团队很难将中国带出困境。

辛格尔顿预测,美中关系在中短期会进一步恶化。他建议,相对于为两国关系建立护栏,也许拜登政府更应该关注建立一种“互惠的”关系。

美中未来的合作更难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所的甘思德(Scott Kennedy)发表推文说,习近平对美国的直接批评预示着“以后美中两国在任何重大问题上都不太可能妥协”。

美国气候变化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3月7日在接受Axios新闻网站采访时表示,美中目前的紧张已伤害到两国在气候问题上的合作。

他说:“令人遗憾的是,在去年......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气候问题已经与两国之间存在的所有其他紧张局势缠绕在一起。”

不过,前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3月6日在《华盛顿邮报》线上讨论会上表示,美国不应该对中国进行互惠合作抱有太大的希望,因为“迹象表明北京根本不愿意互惠合作”。

“习近平过去十年来的言论很有延续性,他认为中国现在已经到了他所说的百年未有之机。他多次谈过这个想法,在他的演讲中、在一些给共产党高级官员、给解放军将领准备的材料中,都在谈论美国的衰落和欧洲的混乱,似乎这些都是中国利用百年未有之机的先决条件。”

博明说,奥巴马政府、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都做出过努力,希望在对美中双方都有共同利益的领域进行对话与合作。但是北京更倾向把与美国在气候变化以及打击毒品等领域的合作当成一种杠杆,迫使美国在其他领域作出让步。

(美国之音记者杰西对本文亦有贡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