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不仅普京需要中国,俄罗斯也同样需要中国输血殖民

  CHARLES DESMARAIS 在 本周的 北京之行 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与习近平和中国高级官员会晤,再次明确展现俄中两国目前的亲密关系。 然而,许多西方人还是 愿意相信 ,他们之间的联盟不过是一种错乱,是普京情绪化的反美主义和他对乌克兰的不良执念所驱动的。 这种想法认...

2022年7月24日星期日

猴痘:世卫称疫情达最高警戒级别 同性恋人群传播的

 

仍有一些国家,同性关系是非法的,污名化和迫害可能成为他们获得帮助的阻碍。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仍有一些国家,同性关系是非法的,污名化和迫害可能成为他们获得帮助的阻碍。

7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猴痘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这意味着猴痘的流行已触发世卫组织的最高警戒级别,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目前有来自75个国家超过16000多例猴痘病例,其中有五个死亡病例。

当前全球达到这一级别的公共卫生事件仅有两例——新冠疫情和小儿麻痹症。

何为PHEIC?

上述最高警戒级别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简称PHEIC。其目的是为了引起各国政府重视,形成国际协调的疾控应对措施,同时释放资金支持疫苗和药物研发。

实际上,世卫紧急委员会未能就猴痘是否应被列为PHEIC达成共识。谭德塞透露,9名成员反对将猴痘列为PHEIC,6人支持。

但他认为,猴痘在全球快速传播全球确实需要关注,因此最终决定将猴痘列为PHEIC。世卫评估,猴痘在全球所有地区的风险属中等,在欧洲的风险为高。

而且,谭德塞认为,将警戒级别提到最高,有助于加速关于猴痘疫苗的研发工作,并展开防疫工作。

BBC健康与科学事务记詹姆斯·加拉格尔(James Gallagher)分析认为,此举可以提高全世界对猴痘的认识,从而认真对待防疫,还可以帮助较贫穷的国家获得防疫物资。

加拉格尔称,原则上,猴痘不像新冠病毒那样容易传播,而且我们已有一种天花疫苗可以提供不错的保护效力。

猴痘病毒

图像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图像加注文字,

猴痘病毒

同性恋人群

不过谭德塞提到另一重担忧——上周,又有6个国家报告了首例猴痘病例,其中绝大多数仍然出现在男男性行为者当中。

谭德塞称,这种传播模式既为实施有针对性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提供了机会,又同时构成了一种挑战,因为在一些国家,这类受影响的人群(同性恋人群)面临着威胁生命的歧视。

加拉格尔也表示,虽然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猴痘,但确诊病例目前大部分集中在男同性恋和双性恋者人群中。这可以使疫情更容易解决,因为疫苗和防疫信息可以集中于风险最大的人群。

“但请记住,仍有一些国家,同性关系是非法的,污名化和迫害可能成为(他们获得)帮助的阻碍。”加拉格尔表示,能否阻止猴痘既有来自病毒的挑战,也有来自社会和文化的挑战。

猴痘最早于1950年代的中非发现,目前已传播到75个国家。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猴痘最早于1950年代的中非发现,目前已传播到75个国家。

台湾已现猴痘

猴痘最早于1950年代的中非发现,在英国已有超过2000例确诊病例;在亚洲,新加坡、韩国、台湾都发现猴痘病例。

其中,台湾疾病管制署公布,6月24日出现首宗境外输入个案,一位20多岁男性由德国返回台湾后出现发烧、喉咙痛、肌肉酸痛、红疹、鼠蹊部淋巴肿大等症状。

目前中国还未通报猴痘病例,但中国卫健委近期发布猴痘防控指南,要求在入境人员隔离排查新冠病毒的同时,应主动进行猴痘病毒排查,特别是入境前21天内有猴痘疫情报告国旅居史的人员。

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撰文称,随着全球旅行及贸易的恢复,并不排除发生输入个案的可能性,因此建议加强边境卫生检疫检查及相关宣教。

但李太生也表示,猴痘在密切接触及高危人群中的传播风险大,但普通人群中的传播风险低,短期内,猴痘在中国不可能大范围爆发流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