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不仅普京需要中国,俄罗斯也同样需要中国输血殖民

  CHARLES DESMARAIS 在 本周的 北京之行 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与习近平和中国高级官员会晤,再次明确展现俄中两国目前的亲密关系。 然而,许多西方人还是 愿意相信 ,他们之间的联盟不过是一种错乱,是普京情绪化的反美主义和他对乌克兰的不良执念所驱动的。 这种想法认...

2022年7月4日星期一

芬兰议员帕伊维·拉萨宁谴责西方社会仇恨基督教价值观


帕伊维·拉萨宁(Päivi Räsänen)。 | (图片:Courtesy of ADF)

芬兰议员帕伊维·拉萨宁(Päivi Räsänen)因表达对婚姻和性行为的传统基督教信仰而受到起诉,她认为,西方社会对基督教价值观的“严重仇恨”将导致许多基督徒为获得社会认可而进行自我审查。

在华盛顿特区过去这周举行的年度国际宗教自由峰会上,这位在芬兰议会任职近三十年的前内政部长是发言的几位全球政治人物之一。

该活动旨在提高“国际宗教自由运动的公众意识和政治力量”。峰会由前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领导,他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曾在国务院总部领导过类似活动。

拉萨宁此前因多次宣称她相信婚姻应该是在男人和女人之间进行而受到仇恨言论指控,指控在今年3月得到推翻。但她的法律斗争仍在继续,因为检方已将这一裁决上诉到上级法院。

她在周四参加以西半球宗教自由为主题的峰会小组讨论之前接受了《基督邮报》的采访。

当她面临可能的六年监禁时,这位62岁的政治家将她的起诉归因于芬兰成为一个“后基督教世界”,“基督教价值观实际上变成少数”。

她说:“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我们很难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作为一名路德教牧师的妻子和芬兰基督教民主党的前主席,拉萨宁认为基督教价值观在刑事法庭上成为“目标”,这是“打破美德和挑战基督教价值观”的一部分,这现在“在我们的社会上非常明显”。

在拉萨宁的案件中,她受到仇恨言论指控,是因为她18年前写的一本名为Male and Female He Created Them: Homosexual relationships challenge the Christian concept of humanity(暂译为“造男造女:同性恋关系挑战基督教的人性观念”)的书,以及2019年在推特上对芬兰路德教会宣传LGBT“自豪月”的做法提出异议。她因在广播节目中发表关于同性恋的言论而面临第三项指控。

福音派路德教会芬兰教区的主教尤哈纳·波霍拉(Juhana Pohjola)牧师因出版拉萨宁的书而被指控犯有仇恨言论。

拉萨宁坚持认为她对同性恋者没有恶意,并认为那些指责她发表仇恨言论的人是在沾染仇恨。

“我们都是罪人,我们需要耶稣。但现在,我认为在我们的社会中存在着对基督教价值观的严重仇恨,”拉萨宁说说。“如果你谈论性别问题——有两种性别或婚姻属于一男一女之间——就会在我们的社会中引起对你的仇恨。”

拉萨宁告诉《基督邮报》,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表达对“关于婚姻和性的经典基督教教义”的支持而面临起诉。

“我的信仰和我的信念没有任何改变,因为这种仇恨,突然间我就像一个罪犯,”她说。

“世界已经改变了,”她总结说。“我认为我的信念没有改变,但芬兰发生了非常[迅速]的变化,我认为在其他西方国家、后基督教国家也是如此。”

拉萨宁将这种文化转变描述为“非常令人震惊”,她认为基督徒必须“清醒地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她的经历证明,基督徒公开表达他们的信仰“越来越困难”。

“我担心这导致了某种自我审查。如果你被贴上保守派基督徒的标签,就会妨碍你的事业或社会接受度,”她说。“所以,这类问题在芬兰社会非常具有话题性”。

尽管她“希望检察官会对无罪释放感到满意”,但她认为她的案件被移送到上级法院是一个机会,“可以获得一个先例,为芬兰和欧洲可能发生的更多类似案件提供更严厉的指导。”

她称赞赫尔辛基地区法院宣布她的仇恨犯罪指控不成立是“我的胜利”。不过,她说,“获得上诉法院,特别是最高法院的可能胜利”是“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更大胜利”,因为它将为“其他案件提供法律指导”。

“我认为这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我相信在他的指引下,这个过程继续下去有一定的意义,”她补充说。

拉萨宁说,这次指控和她在芬兰媒体的平台上提供了一个机会,“在公众面前高举圣经的价值观,见证耶稣”,并给人们“罪的问题的答案,耶稣已经为所有人而死,这是得救之路。”

尽管芬兰有一部”保障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宪法,但拉萨宁担心,“LGBT意识形态在芬兰社会的影响非常大,某种觉醒文化(woke culture)正在我们的社会中形成取消文化,它正在缩小这些自由。”

拉萨宁感叹道,“我们现在有某种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极权主义”。她列举了芬兰议会和欧盟说服社交媒体公司审查“仇恨言论”的努力,作为这种意识形态出现的例子。

拉萨宁希望她在自由峰会上的发言能够“鼓励人们利用自己的权利,公开发表言论”。

“起初,当1月份的审判开始时,[检察官]说这不会是关于[圣经],”拉萨宁回忆说。“她开始问关于[圣经]的问题,关于神学问题,她甚至引用了《旧约》中的一些经文,她想表明[圣经]中有很多仇恨言论。”

拉萨宁坚持认为,检察官将基督教“爱罪人,恨罪”的教义归类为“侮辱和诽谤”,因为“根据她的说法,你不能区分人的身份和他的行为,所以如果你谴责行为,你也会谴责人,认为他低人一等。”

她反驳了这种分析,将“爱罪人”和“恨罪”的想法归为“基督教的核心和圣经的信息”。

“如果否认这一点,如果否认这种言论和教导,那么基督教的核心也就死了,”她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