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不仅普京需要中国,俄罗斯也同样需要中国输血殖民

  CHARLES DESMARAIS 在 本周的 北京之行 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与习近平和中国高级官员会晤,再次明确展现俄中两国目前的亲密关系。 然而,许多西方人还是 愿意相信 ,他们之间的联盟不过是一种错乱,是普京情绪化的反美主义和他对乌克兰的不良执念所驱动的。 这种想法认...

2022年7月17日星期日

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硬盘门”背后真相何在?


亨特·拜登和父亲乔·拜登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亨特·拜登在采访中承认,乌克兰的布利斯司玛能源公司雇佣他是因为他的姓氏,该公司视其为“黄金”。

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三周前,一家报纸公布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的内容。据称这台电脑属于现任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乔·拜登当时正与特朗普(Donald Trump)竞选总统。

美国著名小报《纽约邮报》发表了一篇关于一家名为布利斯玛(Burisma)的乌克兰大型能源公司和他们的前董事之一亨特·拜登的独家报道。

报道重点是它所称的“重磅通信”电子邮件,这是在被丢弃在一家修理店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上发现的。报道称,亨特·拜登利用自己的家庭关系,将时任美国副总统的父亲介绍给了该公司的一位高级顾问。报道还说,乔·拜登曾推动解雇一名正在调查布利斯玛公司创始人商业交易的乌克兰检察官。

笔记本电脑中的内容据称不仅揭示了涉及乔·拜登的可疑商业交易,还透露了亨特·拜登令人震惊的个人生活细节。

特朗普和他的盟友表示,泄露的材料证明乔·拜登和他儿子的工作的关联比他自己承认的更紧密。来自笔记本电脑的更多内容和个人照片随后不断曝光,但其他媒体并不热衷对此事件的报道。随后,社交媒体平台还以担心这是外国虚假信息为由阻止分享《纽约邮报》的文章。

被一些媒体称为“硬盘门”的亨特·拜登电脑事件曝光已经过去两年了。从那以后,其他一些媒体都曾试图证实笔记本电脑数据的真实性,直到今天,这仍然存在争议,也有迹象表明,将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爆料。

那么,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事件真相到底是什么? BBC国际台的《调查》节目请来四位评论人士。

儿子

Skip Podcast and continue reading
Podcast
BBC 時事一周 Newsweek (Cantonese)
BBC 時事一周 Newsweek (Cantonese)

BBC國際台粵語節目,重溫一周國際大事,兩岸四地消息,英國境況。並備有專題環節:〈記者來鴻〉、〈英國生活點滴〉和〈華人談天下〉。

分集

End of Podcast

斯格瑞辛格 (Ben Schreckinger)是《政客》(Politico)的政治记者,还曾写过《拜登家族:第一家庭五十年掌权内幕》。他说,“亨特·拜登一生中一直被恶魔所困扰。”

1972年,乔·拜登(Joe Biden)出人意料地击败了共和党对手,成为美国特拉华州参议员。大约一个月后发生了一场车祸悲剧。当时乔·拜登的妻子和三个孩子正在去买圣诞树的路上。

车祸中,亨特、他的哥哥博、小妹妹艾米和母亲妮莉亚的车被卡车撞倒,母亲和妹妹丧生,亨特和博被送进了医院。

斯格瑞辛格说,“年仅两岁的亨特就已经受到公众的关注。” 乔·拜登作为美国参议员的第一次宣誓仪式是在博和亨特进行疗伤的医院外进行的,而亨特最初的记忆来自那场事故的余波。

拜登兄弟长大了。亨特学习成绩很好,但他的个人生活被他母亲去世的创伤所困扰 。

斯格瑞辛格说,亨特从成年初期就开始酗酒,最后染上了严重的毒瘾,尤其是对快克可卡因。

他的哥哥博很受欢迎,在跟随父亲进入政界担任特拉华州司法部长之前曾在军队服役。2015年,当乔·拜登还是美国副总统时,悲剧再次袭击了拜登一家。博死于脑癌,年仅46岁。

斯格瑞辛格称,这对亨特打击很大。他和第一任妻子的婚姻因为哥哥博的去世而破裂,他与博的遗孀哈莉·拜登(Hallie Biden)有了一段婚外情,这件事还上了报纸,当时他的父亲发表了一条消息,对这段关系表示了祝福。

斯格瑞辛格还说,在父亲最近的一次总统竞选中,亨特还遭遇了阿肯色州一名女子的亲子鉴定诉讼,称两人育有一子。之后他与第二任妻子梅丽莎·科恩(Melissa Cohen)结婚。两人在洛杉矶相遇,当时亨特正在经历快克可卡的戒毒过程。他赞扬科恩帮助他戒毒,现在两人也有了一个孩子。

亨特·拜登充满戏剧性的个人生活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他的商业交易也备受关注。从美国顶尖法学院耶鲁大学(Yale)毕业后,他在当时特拉华州最大的银行 MBNA工作。

斯格瑞辛格说,“也是在那个时候,在参议院中,乔·拜登是MBNA寻求的一项有争议的破产改革法案的主要倡导者。特拉华州的报纸或全国性的报纸很快就注意到,乔·拜登为推动这家银行的立法议程做了很多工作,而当时这家银行先是以雇员的身份支付亨特·拜登的薪水,后来以顾问的身份支付费用。”

他还指出,“亨特和拜登夫妇都说过,亨特从来没有直接游说过。但是,参议员的儿子做说客,总会让很多人对亲密程度提出疑问。”

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时期,亨特还曾在美国商务部工作。小布什总统提名他加入政府旗下的铁路运营商Amtrak的董事会。他还与人合伙成立了一家游说公司,并在乌克兰和中国开展业务。这就引出了《纽约邮报》这篇报道的来源。

那么,那台笔记本电脑被送到特拉华州的修理店时亨特在做什么?

斯格瑞辛格说,亨特说过他不记得了,“这与他生活中发生的事是一致的,他时不时与提供毒品的人有联系。大约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在马萨诸塞州的一间办公室里也曾丢下一台笔记本电脑,这台电脑在一件完全无关的事情中曾被政府短暂没收。所以说,如果他真的留下了那台笔记本电脑,那很可能不是他在这段时间内丢失、自己似乎也不记得的唯一的一台笔记本电脑。”

亨特·拜登和父亲乔·拜登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亨特·拜登从两岁起就一直受到国人的关注

电脑

科特尼·马尼安(Courtney Subra Manian)是《洛杉矶时报》驻白宫记者。

她说,“特拉华州一位名叫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的电脑维修店老板称,2019年4月,有人把三台笔记本电脑交给他维修,其中两台被水损坏的电脑无法修复。他说他不能确定是谁送来的,因为他是法律意义上的盲人,但他说,这个人自称是亨特·拜登,并签了一张收据,签名似乎是亨特本人的。其中一台笔记本电脑被留下来维修,上面有博·拜登基金会的贴纸。”

亨特·拜登说,他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否把笔记本电脑丢在了这家商店。数个月过去了。没人来取这个电脑和它的外置硬盘。在此期间,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检查了恢复的数据。

马尼安表示,“他在一次采访中说,他一意识到电脑里的内容有什么,是属于谁的时候,就决定联系联邦调查局,他还复印了一份笔记本电脑的内容,他说这么做是以防出意外,因为他知道电脑里有什么。”

几周后,联邦调查局没收了笔记本电脑和硬盘。那是2019年12月,一个重大的政治事件正在爆发 。

马尼安指出,特朗普正面临他的第一次弹劾,他被指控以军事援助作为交换向乌克兰官员施压调查乔·拜登,理由是拜登在2015年担任副总统期间,参与了驱逐乌克兰一名反腐检察官的行动,这实际上是当时美国官方政策的一部分。但特朗普称,拜登这样做是为了让他的儿子受益,因为检察官正在调查一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而亨特是该公司董事会成员。

特拉华州威尔明顿这家电脑商店的老板当时目睹了弹劾事件的展开。

特朗普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特朗普被指给乌克兰施压要求调查乔·拜登而面临自己的第一次弹劾。

马尼安表示,“自称是特朗普支持者的艾萨克说,他担心联邦调查局特工可能试图掩盖他发现的信息,所以在那之后到2020年9月之间的某个时候,他把硬盘的一份拷贝给了鲁迪·朱利安尼的律师。”

朱利安尼当时在为特朗普工作。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试图寻找有关拜登一家和乌克兰的材料。因此,当他开始接触媒体机构时,媒体对他和一个盲人和笔记本电脑的离奇背景故事产生了怀疑。

马尼安说,福克斯新闻当时也得到了机会来发布据称来自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的材料。当然,福克斯新闻是特朗普的盟友,但据报道,他们也因为质疑材料的可信度而放弃了这个故事。

决定发表这篇报道的新闻机构是媒体大亨默多克旗下的另一家媒体《纽约邮报》。但其他记者仍然没有信服,要求提供原始材料的副本。

马尼安说,“每个人都说,这里面有太多幻想的元素,这肯定不可能是真的。对于它的来源有很多怀疑。我认为这里的一个主要挑战是《纽约邮报》和朱利安尼都不愿意与其他报纸或媒体分享内容,因为这样可能被审查。换句话说,他们希望这些媒体相信他们的话。 ”

这些媒体后来被特朗普的盟友指责是媒体阴谋的一部分,目的是通过压制这篇报道来保护乔·拜登。

更广泛的媒体对此感到担忧,因为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大多数媒体都发表了大量关于泄露邮件的报道,结果证明这些邮件是俄罗斯破坏选举、让希拉里·克林顿和民主党人难堪的活动的一部分。

马尼安表示,“这迫使许多媒体公司提出这样的问题:他们是否应该更谨慎、以防被外国影响力所利用?”

社交媒体平台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他们曾经因未能在2016年遏制更广泛的选举虚假信息而受到严厉批评。但这一次情况不同了。

马尼安说,“我们看到推特和脸书短暂屏蔽或限制了与这个故事相关的链接,当然,这让右翼人士更加愤怒,因为故事被压制了。”

推特的联合创始人杰克·多尔西后来表示,屏蔽《纽约邮报》的报道完全是一个错误。

这台笔记本电脑仍被联邦调查局扣押,但更多的人现在已经看到了电脑上的内容。

数据

麦特·韦泽(Matt Viser)是《华盛顿邮报》的驻白宫记者。他也有那台笔记本电脑硬盘的副本。为了得到副本,他所在的报纸花了几个月的时间。

韦泽说,有217千兆的内容,大约有涵盖10年的约12万9千封邮件。有三万六千张图片,5000个文本信息文件,1300个视频文件。

朱利安尼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朱利安尼一直在寻找拜登一家与乌克兰联系的证据。

他说,“我们向朱利安尼和史蒂夫·班农( Steve Bannon )提出要求获得一份复印件,以便我们在当时做新闻报道。他们拒绝了,并表示会在选举后提供,但他们并没有提供。几个月后,也就是2021年年中,班农播客上的调查员杰克·马克西(Jack Maxy)找到了我们。他提出要给我们一份硬盘的副本。他来我们的编辑部送了一份。”

但硬盘有个问题。自从它被留下来维修的三年以来,新数据出现了,一些原始的、关键的细节却消失了。

韦泽说,“不少人动过这个,我们可以在硬盘上看到他们留下的记录。他们创建了不同文件夹来组织电脑的材料,但它覆盖了我们为确定它们是否真实而需要查证的数据。”

那么,是否知道谁做了改变呢?,韦泽说,“知道。实际上,马克西提供材料,说电脑里创建了一些文件夹,不同的人拥有这些文件夹,其中许多人是特朗普总统的盟友,并代表他工作;桌面上创建了一个文件夹,名为‘淫秽照片’。所以,他们在给我们硬盘之前修改过。”

硬盘里不止有电子邮件,还有私人照片。一张亨特·拜登睡觉时嘴里含着可卡因烟斗的照片被其他报纸和网络广泛刊登,还有亨特和衣冠不整的女性的带有色情色彩的照片。

网上有很多谣言,说硬盘上可能有其他更糟糕的内容,但从来没有发表过。

韦泽表示,“马克西和班农等一些人开始说可能有更多材料。我不知道是否会有,但《纽约邮报》花了很多时间研究笔记本电脑。《每日邮报》有一份拷贝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看了很多。”

《华盛顿邮报》在亨特·拜登的行为是否直接影响乔·拜登决策的问题上一直在搜索明确证据。

韦泽说,“我们在寻找亨特·拜登可能以父亲的名义进行交易的信息或商业交易。任何可以揭露现任总统可能通过儿子被卷入交易的证据。”

《纽约邮报》关于布瑞斯马的报道的核心信息得到了证实,但围绕它们的更广泛的猜测却没有得到证实。

韦泽说,这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乔·拜登本人参与了亨特的任何商业安排并从中获利。“我不知道它是否推进了这个故事情节,但它确实向我们展示了一点关于亨特以及他自己从事的商业交易的情况。”

另一条消息的真实性是通过亨特·拜登的一位商业伙伴确认的。它涉及了在中国建立合资企业的早期计划。

这是2017年5月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时发出的,乔·拜登不在白宫,通过出书和公开演讲赚取数以百万计的美元。那么,这封邮件是乔·拜登参与了此事的证据吗?

韦泽说,“邮件里有一个短语,说‘由H代表大人物控股10%’。这引起的相关指控是,亨特为乔·拜登代持交易的10%,乔·拜登就是内容里所说的大人物。”

他还说,“这是在总统竞选期间引起大量关注的电子邮件之一,邮件内容是乔·拜登打算和他的儿子做生意,从与一家中国能源公司的合作中获利。但这种商业安排从未发生过,也没有迹象表明乔·拜登得到过任何商业安排的10%。乔·拜登否认对此知情,称从未考虑与他的儿子或兄弟做生意(他兄弟也参与了此事)。”

家族

杰西卡·蒂利普曼(Jessica Tillipman)是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政府采购法研究院助理院长,她的工作重点涉及道德和腐败等问题。

笔记本电脑里的电子邮件指亨特·拜登利用自己的名字进行交易,从而变得更富有。她指出,这可能是不公平的,但并不违法 。

蒂利普曼说,自从人类创造就业机会以来,这种情况就一直在发生,无论是美国总统,还是一个小镇的镇长;无论我们是否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无论我们是否认为这是不道德的或令人讨厌的。这是另一个问题。最终,这些类型的问题,尤其是涉及到总统时,要由选民决定。

亨特·拜登并不是第一个因为与总统有关系而获得高薪工作的人。

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很多人认为,在白宫的工作帮助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的公司获得了很大的收益

蒂利普曼说,比如前总统肯尼迪的哥哥是司法部长。经常会有人对此做出批评,还有人甚至离任后还得到机会。詹娜·布什上了国家电视节目《今日秀》,人们批评了;机会也出现在切尔西·克林顿的仕途上。肯定有人因为父母是参议员或者众议员而受益。这是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东西。 ”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家族裙带关系的好处得到了充分展示。 蒂利普曼说,“......看看我们前一届政府,美国当时的总统实际上把白宫的工作给了他的女儿和女婿。”

贾里德·库什纳就是那个女婿。最近有消息称,在他离任后,他的投资公司从沙特王储主管的基金获得了20亿美元。许多人说,在白宫的时间让他得到了帮助。

亨特·拜登在采访中承认,乌克兰的布利斯司玛能源公司雇佣他是因为他的姓氏,该公司视其为“黄金”。

他还表示,这“打开了一扇不向其他人敞开的门”,并称这“既是一种特权,也是一种负担”。

蒂利普曼指出,“如果谈的是是否存在某种违反道德规则的行为,当然。一些相关的事实可能会引起伦理上的担忧。但当我们谈论总统的成年儿子时,我们要想请楚,到底是在谈论人们是否对此感到不舒服,还是在谈论这是否违反法律。 ”

不过,《纽约邮报》一直在继续调查亨特·拜登。今年4月,该报报道称,在乔·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亨特的一名商业伙伴至少19次造访白宫和其他政府大楼。他见过乔·拜登一次,在其他场合,他与当时的第一夫人吉尔·拜登和副总统的助理打交道。

对于涉及到使用家族关系时,什么会跨越伦理界限这个问题,蒂利普曼说,“如果有人利用工作机会通过拜登总统从政府那里获得某种官方行动,那就是越界了。而且它真的必须比任何在公共领域被触及的东西都要广泛和恶劣得多。”

那么,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的真相是什么呢? 这很难完全确定,因为原始硬盘的副本一团混乱。

我们目前已经知道的是,它记录了亨特·拜登十年的个人生活,他利用自己的家族姓氏建立了一份赚钱的事业。这当然有真实的新闻价值。

同样真实的是,围绕着被水损坏的笔记本电脑的政治操作已经变成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这意味着这个问题不会很快消失,如果共和党控制国会并开始调查的话,就更为如此。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