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不仅普京需要中国,俄罗斯也同样需要中国输血殖民

  CHARLES DESMARAIS 在 本周的 北京之行 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与习近平和中国高级官员会晤,再次明确展现俄中两国目前的亲密关系。 然而,许多西方人还是 愿意相信 ,他们之间的联盟不过是一种错乱,是普京情绪化的反美主义和他对乌克兰的不良执念所驱动的。 这种想法认...

2022年8月16日星期二

问答与回应:基督教的误区,还是远志明的误区

 


话题广场 

问答与回应:基督教的误区,还是远志明的误区

 罪与罚 2018-03-16 18:20:05 


任不寐 

2014-10-16 07:28:20 

归档在 上川岛书简(神学评介及通信) 


1

任弟兄平安:首先感谢您通过不寐之夜对千万人的侍奉,我们一家人也深受建造。此次去信不单为表示感谢,也想对弟兄说几句爱心诚实的话。最近看到有网友批评远志明牧师,觉得这有悖于先生的一贯教导(尊重牧职)。我也知道先生曾写过一篇批评远牧的文章,觉得应该避免主内的争战,应该一致对外。虽然道理主要在你这边,但批评不可能改变谁,只有爱心和宽容为上策。望先生明察。(一主内肢体)

先生:平安。我已经离开那家全是女牧者的三自教会了。靠着神的话语,明白世上没有完美的教会,都是蒙恩的罪人组成,都是启示录中的七间教会,时刻需要主在其中行走。但如同所有的教义都小于圣经这个一,却一定有一个最接近一的教义,也一定有一些按真理建造起来的教会,求神怜悯,带领我找到这样的教会,如蒙特利尔华人基督教教会。更希望蒙特利尔这点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先生为此应该保重。我们的确看见了一种整体上的沦陷,教会被掳在巴比伦以远的东方,也的确了解这个希律文化或封神传统非常强大,我们都身处其中,深受其害。而且凡是有华人的地方一概都有这种中国传统文化对教会,对传道人的捆绑,这是我们的基本处境。我儿子媳妇一家在澳洲慕道已经半年有余,那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以台湾、新加坡灵恩派牧师居多。昨天儿子被推荐看了远志明牧师的一篇文章《基督教的误区》。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好。先生麻烦您就这篇所谓的“基督教的误区”写点什么,不能让错误的思想影响许多刚刚建立信仰的孩子们。求主加倍地纪念您的辛劳付出,祂必看顾保守您的身体与家庭。主同在。(主内姐妹:如鹰上腾2014.9.28)

让我来总结一下任不寐的神学和远-志明的神学的尖锐冲突。远说:你们当如神;任说:保罗算什么。远说:你们怎么没有(我这样)生命?任说:你们是粪土我是罪魁。远说:只有福音书在讲基督,因此圣经所有字句没有看上去那么重要;任说:整卷圣经都在讲基督,圣灵只是借着圣经启示我们。远说,你们要成圣。任说:基督徒当然要成圣,这是本分。但你去成圣嘛,不要来到我面前演,也不用论断别人不圣——我只讲基督钉十字架。远说,神学和教义不是最重要的。任说,没有任何人说神学和教义是最重要的,我们只说重要;而反神学反教义反教会的观点不过是另外一种神学而教义而已。这是中国教会两个越来越清楚的不同方向(北京牛二)。

弟兄姐妹平安。首先请诸位放心,不寐之夜在任何情况下,都会直面你们提及的任何与真理有关的问题,无论涉及到谁或什么人,无论涉及什么事。我与志明弟兄“旧金山共识”一别经年,天各一方。中间曾去信交通,杳如黄鹤。所以今天只能就此机会,在不寐之夜具体讨论一下诸位短信所涉及的相关问题。这些问题具有深刻的普遍性,而且教义争辩也事关个人得救。上一周我刚刚收到国内一封来信:有弟兄姐妹因给孩子洗礼而被教会以异端的名义驱逐出教会。所以如果下面的文字中流露一些真情实感,惟愿我为这事所起的忿恨,是神那样的忿恨(哥林多后书11:2 )。而且我已经看见,我和远志明弟兄所代表的神学思潮之间的冲突,才刚刚开始。我知道我的批评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我知道自己是一个罪人,我只求神监察我里面有什么恶念没有。我也深知人在争辩中的试探:先相咬相吞,然后彼此消灭。然而我也知道鬼的战略:“先消灭批评,然后消灭教会”。真理在中道,求神保守我下面的言论,并将我从自我审查的重担中释放出来,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避免多说出于恶者,避免给魔鬼留地步,也避免向外邦人解释。愿主与我们众人同在。

一、取消争辩的异教传统

首先要面对“爱心诚实”这个我们在不寐之夜已经“幽默”过多次的问题。还是谢谢你,我愿意相信你的爱心,也愿意相信你的诚实。只是请允许我们再一次回到圣经,因为这句话在原文中是“爱心说真理”;我不能讨你喜悦地说,你说的都是真理。而如果不争辩真理,诚实的美德就是另外一个话题。关于尊重远志明弟兄牧者身份的问题,也请允许我为不寐之夜网友向你说几句“爱心诚实”的话。一方面,我们这个教导是一贯的;另一方面,没有不寐之夜的网友对远弟兄有过人身攻击——如果曾有过,也被处理了。另一方面,有网友强调远弟兄并非真正的牧者——没有牧会的牧者显然是没有圣经根据的。当然,这些道理仅供参考。至于我本人,对远弟兄的偶尔批评,从始至终持守以下原则:

第一、我从不批评远志明以及任何人的个人生命,只有被咒诅的含才会针对别人的肉身。遗憾的是,远关切肉身成道,我“只喜欢真理”。第二、每遇到任何对远志明的人身论断,我都会起来抵挡,为远弟兄辩护。一方面,“远所犯的罪我都不同程度地犯过;他没有犯的罪我也可能犯过”;另一方面,耶稣来救的就是罪人,这正是我们的核心信仰;至于远到底真悔改没有,根本不是任何人有权论断的。第三、我只批评远志明的神学倾向,而且只是在有网友问起的时候才加以公开讨论,并只讨论他公开发表的言论——有问必答不仅是牧者的责任,而且这些问题也表明,远的相关言论对教会已经有了一些影响,必须面对。诸多爱心诚实的逻辑起点和终点不过是“和气生财”。我不是特别想生财,所以这个爱心诚实我就只能心领了。真理争辩也与人情无关,正如保罗批评巴拿巴与“人家巴拿巴对你那么好”无关。至于“凭什么你就是保罗人家就是巴拿巴”,你去看文字和所争辩的,自己判断。

三年前,远弟兄给我一份短信中说:“我对你和你家很好你是知道的……”那是在旧金山风波之后。这些有棱有角的象形文字站在我的路口让我陷入一种难言的孤独,甚至内疚。而有人将“舆论导向”粉饰成“正能量”,常在我身边挤眉弄眼,让我承受着更异教也更强大的压力。坦率地说,这些“道德逻辑”和“政治压力”对我不是没有影响,他们成功拦阻了我很多文字。但不是全部。也不可能是全部。以利亚曾要返回高老庄:报告上帝,不是我们不行,是魔鬼太狡猾了。对基督教最大的威胁根本不是什么无神论,而是泛爱主义或普世价值。这些东西真的很强大,深入人心,无孔不入。魔鬼称为世界之王,当之无愧:好作食物、悦人眼目、喜爱智慧。谁不山呼万岁呢。这种强大也表现为,传道人必须反复地经历同一样的问题。创世记3:1-5告诉我们,“蛇更是爱”。这是我们的传统。五千年的人都成精了,中国人即使成了基督徒,仍然如此多娇:“只讲自己的对,不要说别人的错”。这个智慧出于道德经和资治通鉴,根本不是出于圣经。只是我深知他们不能明白这话本出于魔鬼:“神的儿子,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马太福音 8:29)。十诫与成精神学相反,十条天宪,只讲错的,不讲对的。我亲爱的弟兄姐妹,真的谢谢你们,我也理解你们在主里爱我的诚心;但愿你们也能理解我。一方面,你们好像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中国小精明似的,我知道,也曾深谙此道;但往昔与我有益的,如今我都在基督里看为有损的。另一方面,我为这种练达们祷告:中国人中了自己的诡计已经几千年了,直到他们成为基督徒的今天,仍然不知道这是一种罪,因此从未悔改。

不要真理的蛇爱根植于人性。“不争论”是魔鬼的一大发明,这个自我感动的高调,和66卷圣经中的每一个字都是对立的,让你完全分不清异教徒和基督徒。只有根本不信和不懂的人才会觉得真理争辩无足轻重。特别自私特别爱惜自己羽毛、害怕被人攻击没有生命的人会明哲保身,他们清高地表演自己在基督生命的中心,如异教徒住在世外桃源,如犹大把香膏周济穷人。但他们不甘心限于这一种演技。于是又常常起来吃掉真理争辩者自义。敬虔主义者本身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他一直倡导一个不要争论、个人活出基督的新生活,但是,他从来没有停止过争辩。敬虔主义首先非常伪善,他们随时会对你的不顺从他们不争论的争论而加倍争辩,直至轻率地彼此弃绝。而且敬虔主义者常常更加邪恶——这些道德并精明着的人,总能将真理争辩利用人的那点儿出息转向人身攻击和下半身。他们不看也没有能力理解你讨论的教义问题,反正你争就你错;但他们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次攻击争辩者的机会,以更高调的姿态君临真理争辩现场;而手段极其阴损,内容极端下流。

蛇之爱是普世价值的超验根基。反对批评有一个普世联军——各种宗教以及每个人都只占有部分真理,因此,没有必要彼此论断。在这个逻辑中,根本没有地方存放圣灵-教会的真理。我们曾说过,所有多元共存兼容并包的宗教都是在说谎。这常常是一种政治姿态,就是在他们还处于弱势地位的时候,他们要打出这个招牌,好获得存在的合法性,并且崛起之后,就为所欲为。这就是中国的现代政治史。西方世界的世俗化运动,从根本上说,乃是美国宪法的自由口红,成了异教和流俗拆毁基督教的入口。正是在“自由平等博爱人权”的烟幕之下,在国家权力封住教会声音的前提下,在教会自己也开始与世界行淫的背景下,在彻底取消批评和争辩的和谐时代,一间一间教会消失了,一个又一个奇形怪状的新型宗教粉墨登场。就是在这个时代,美国人的孩子们带领全世界进入性自由,并且整个国家已经在各种异教的冲击下,完全失去了基督教的品质。世俗化运动不是别的,只是在爱的借口中,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蜂拥而入。今天的教会也是如此,连耶稣对法利赛人的批评都被取消了,甚至对行淫妇人的责备和劝勉也听不见了。爱成了上帝。我在蒙特利尔遇到一个无缘无故恨基督教的作家,一个后现代相对主义多元主义的骗子。我只给他提一个问题,他就恼羞成怒了:你既然主张个人自由是最高的善,那你的女儿的同性恋和吸毒的自由,你会干涉吗?还有一位基督徒的单身母亲,天天爱来爱去的,儿子去赌博,她也要爱。这个疯狂而伪善的世界的宪法第一条修正案只能是:神岂是真说。

不仅如此,世界之王给所有真理争辩的人加上一顶人见人恨的帽子,并往往通过教会中的敬虔主义者给他们定罪:“喜欢争辩”,就等于骄傲、有野心,不成熟,或没生命或狭隘。而即使一个“小屁孩儿”一入教,也是这一套,无师自通。当大卫说他从母腹中就满有罪孽,他并非主要指杀烧抢掠的罪,而是说人从娘胎里就领受了道德表演的先验理性和道德吃人的绝对命令。1938年,Hermann Sasee 在责备“加尔文特务”的时候,就感慨传道人的艰难和仇敌的伪善与邪恶:道德、爱心、生命和多数都让他们抢去了,让你一起来争辩就会被拉去钉十字架;但你若不起来争辩,你就会看见一个根本不是圣经启示的基督教,几天之内就征服了教会。Hermann Sasee无疑是对的:真理争辩不是可有可无的问题,而是关涉基督教的存废和个体生命的存亡。他的预言都应验了,消灭圣餐礼教义的争辩,结果消灭了圣餐,然后消灭了教会,然后消灭了基督教。特别愚蠢和悲剧的是,教会内部,主要是因为贪爱世界,与这种普世价值行淫,如今牌坊林立。“可叹忠信的城,变为妓女。从前充满了公平,公义居在其中,现今却有凶手居住”(以赛亚书1:21)。

二、泛爱主义的魔鬼道理

这凶手起初是杀害基督的凶手,现在开始残害教会。正是在和气万岁的伪饰下,各种异教和世俗对基督教成功入侵,人本主义在200年时间里完成对教会的蚕食。这场运动在基督教世界表现为世俗化运动。一方面,在多元宽容的普世价值之下,魔鬼通过禁止教义争论和认信教会取消了基督教和异教的界限,为各种异教的合法化和成长铺平了道路;另一方面,教会不断吸收世界和异教的“做人智慧”,于是基督徒个人演神的生命神学或敬虔主义,取代了教会这个新娘异象。这是“小敏”这个个人新娘取代教会这个羔羊新妇的过程。而远志明的教导,因此构成了对中国教会致命的威胁;在某种意义上,他是最近20年中国教会不断背叛传统走向异教的一个动力。我从不否认神也藉着远弟兄祝福了很多人,正如保罗批评彼得的时候不是否认彼得也给哥尼流家一家施洗一样。这是两个问题。有人说远志明从文化基督徒中逐渐脱离;但是,他的基本方向是,从文化基督徒转向基督徒文化。如果说王牧师更多是借着法西斯暴力美学演上帝,远牧师则走雷锋的善工之路。行为成义是中国文明的本质,反对一切施恩之具或外在圣道,是中国神学的主流;因信称义在中国的实际生活中总是异端。

远志明近年所有教导所关切的不过是:你们要肉身成道,而只要你们效法基督就行——因此有没有教会,有没有教义,有没有牧师,甚至有没有圣经,都不重要。然而在耶稣给使徒的大使命中,明明赐给教会洗礼和教导的两大使命(圣道和圣礼),新约圣经明明都是教会书信或教会叙事,而使徒书信明明说教会才是基督的新娘。在他主办的大型汇演中,没有圣经,没有圣餐,甚至也没有传道人。信仰在远志明这里成为道德,福音降低为道德修为或做人的道理。他所谓的活出基督和修齐治平是一个意思;而他所理解的耶稣基督和释迦摩尼老子孔子是一个意思。他对启示录中的基督几乎一无所知。远志明近年来实际上离圣经越来越远,并且带领很多人离开字句,转向精义;并打着精义的旗号,使信徒成为吃人的妖精或自我感动的精神病。实际上,远志明完成了上一代中国御用传道人未尽的事业:本色化运动——用中国哲学改造基督教。这个方向将用五千年吃人筵席取代主的筵席,延续“也不嫌累”的道德表演和道德吃人——演出成功互相收受荣耀互说感动,演出失败合伙吃人或彼此相咬相吞。

像神和像鬼,对生命神学这些演员们来说,在三分钟时间内就可以角色互换,原形毕露。宽容啊,爱啊,谦卑啊……但一扎就跳,比任何人都魔高一尺;旧金山共识的分裂就是明显的例子,你批评他了,从此不共戴天。以前有人指着中国文人相轻的现象感慨,“为什么友谊总是如此脆弱”;今天,我们有理由这样劝勉泛爱主义的属灵表演艺术家们:你们爱来爱去的,怎样一遇到不可爱的人就如此一无所爱了呢?我从不责备这种人性,我只是责备表演。我理解人的局限,因为我也身在其中。只是我提醒教会:演神注定失败,只有犹太人和中国人愈挫愈奋。这本来也不值得大惊小怪,没有义人一个都没有。但这种思潮领导教会,必然通过泛爱主义将基督教和异教混成一体,最后建立一个不要教会的基督教;结果造就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基督教。远志明苦口婆心教导的一切生命品质,根本不需要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完全可以在菩提树下功成名就,在五讲四美三热爱中神气活现。道德就可以了,不需要福音。但福音根本就不是道德。若福音也是道德,世人就根本不会把我们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先知和使徒会成为殉道者了。没有人会杀害老子,也没有人会钉孔子的十字架。远志明不会上十字架,远志明在领奖台。鲜花和掌声,让嫉妒徒嫉妒,也让世界及世界之王开心颜。

换言之,远志明的神学中,不仅没有教会也行,实际上没有基督也行——他只是假装需要基督,或者不得不需要基督——基督在他的逻辑中不是救主,而主要是榜样。榜样是人心灵和行动效法的客体。但救主是首先,也是末了;并且是现在——现在在教会中,在圣道和圣礼中,借着圣道和圣礼真实地临在,让所有效法基督的人先放下你的道德野心:不做点什么,不说点什么,就好像自己少点什么似的。远志明在培养马大,然后召聚她们起来,指责马利亚没有生命——耶稣不在你那里,而在厨房。“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好”,因为他们都是马大,没吃饱就撑着了;因为他们看不见耶稣,听不见耶稣的道,他们从未经历过马利亚所享受的上好的福分。请允许我把话说的更极端一些:马利亚连“活出基督”的功夫都没有,但恰恰是在这种没有闲功夫在人间表演基督的教会生活中,马利亚的生命就真的改变了;尽管马利亚是谁,仍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到底什么是先求神的国神的义?就是你的义你的国,你到底像不像基督,到底有人说你像不像基督,都是粪土。而只有在这个前提之下,粪土才能成为有灵的活人。

从传统教会到远志明的神学文化,可以看成是神学到“装学”的变迁。神学到这个时代,从敬虔主义启程,彻底变态为“装学”。人人都可以装上帝,一装就灵。所有这些装子们都不需要教会、牧者、教义、神学和圣经。我突然好像明白了神为何咒诅含的儿子迦南,而不是咒诅含——很有可能,迦南比他父亲更邪恶。含揭露挪亚的肉身仅仅是因为他自己很肉体,但迦南就不同了,他繁殖了很多迦南邪教,来为他的肉体揭露和肉体崇拜以及肉身成道安排高尚的理由。含只是攻击因信称义的基督徒;迦南则直接针对基督,用假基督取代基督。而人若要肉身成道,必须吃人自肥。迦南青出于黑,更恶一筹。这是马大的误区,不是教会的误区。这等人被人“生命”也算“求仁得仁”。不过往往不生命的人,或历史上特别不生命的人,越是愿意生命。如果真是这样,生命神学的积极分子们不如学奥古斯丁——忏悔录是忏悔录,上帝之城是上帝之城。

远弟兄真正的误区是:他实际上有自己的神学和教义,只是这种神学和教义的奠基人是孔子和老子以及佛陀,而不是耶稣。孔子的全部思想只是:我是圣人,你们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以我为圣或自以为圣?老子的全部思想只是:如果你们不以我圣为圣,老子就否定孔子那一套圣学,青牛哄哄绝尘西去。孔子和老子左右互搏:一边唯我独智;另一方面,智者反智。什么便宜话都让他们占了。后来佛教来了,总结并推陈出新:中国这两位秀士的人生理想升华为:左右我们就是神。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主说:我们可以渡到湖的那边去。慧能说:根本没有湖,是你的心在动。于是上帝和圣经都是你春心荡漾的产物。慧能是蛇:神岂是真说,你们便如神。儒释道三蛇一体,大学即人学:我是什么,我在你面前是什么(或你在我面前是什么),如果我在你面前是什么不成功,那我就在我自己里面是什么——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要有光,就有了光。我说生命,我就比你更有生命……我心即神。上下五千年大抵如是,这是汉语文化喜闻乐见的三种娱乐形式:装神弄你(儒),装不成更装(道),我心说我装得很成就成(禅)。“中国装学”就这这样取代了“教会神学”,但其实践后果是千千万万个假基督阻挡基督,靠热衷人际关系和人情练达捆绑人崇拜偶像。因此谄媚人如魑魅魍魉,如此杀人越货至食肉寝皮,深入灵魂,穿透下体和阴间;口水淋漓屎尿俱下一蛇成功万骨枯。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王明道比远志明更应该成为“中国装学”的图腾式人物:那么下三滥的一个儒生,竟然一直被中国主流教会奉为柱石。装学掌门秘笈:王若装神,必须吃倪。悔过书本是一场淫行,但逼良为娼,情有可原。彼得三次否认主,彼得不能继续装神,不能出去揭发马可;彼得只能出去痛哭。明道不才,出去找倪三藏,一吃遮丑,一吃人解千古恨。“三年“后毛要杀刘,”凉风“后亚当要责备夏娃,“凉水”后余要嫁人,天要下雨,何西阿的太太要立牌坊,寻找投名状……何西阿的太太要立牌坊,该谁倒霉?这是霾国历史。煞有其事,傻有其事,幼儿园大班掌声雷动,幼儿园小班歌声嘹亮,幼儿园中班见证如云;所有人又老态龙钟,世事洞明,经天纬地。生命神学不需要教义、神学和教会,因为“我就是生命”,一装即可;母鸡一装天下白,公鸡再装日中天。在所有称义和成圣的道路上,装学的成本最低。你只要有足够的厚颜和不怕神就可以了。中国装学批量生产无数“装子”或“装士”,这些远东特产的气球或纸糊的灯笼里面都有一颗红亮的玻璃心——一碰就碎。装哉,装心不已,装怀激烈,装士正断腕而来。所以中国没有神学,也没有神学院。装学在中国取代神学,从始至今。远志明和神学院是势不两立的,正如道德经和教义学不共戴天。这的确是两条道路。“耶和华神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创世记3:9)。

附录:远志明《基督教的误区》点评

(加括号部分为远志明弟兄原文)

(不明白上帝只在、全在、活在耶稣里,成为一个人的生命与人相交,这不仅是无神论者的盲点,也是基督教的误区。不少基督徒以另一种方式忽略着耶稣基督。)

如果“上帝只在、全在、活在耶稣里”,那么十字架上耶稣死了,父神也死了。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一元神论的异端。但主要问题不在这里。我们都相信上帝在基督里启示祂自己。但问题是,复活的基督怎样和人的生命相交。远弟兄的盲点从这里就昭然若揭。基督是教会的头,基督徒是教会的肢体。这是基督和人相交所确定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正如旧约中上帝将会幕和圣殿设立为与以色列人相会的地方,祂谦卑自己。如果你忽略教会,你忽略基督的新娘,你就忽略了基督。这个基本真理上完全的偏转,注定了远弟兄接下来要讲的道理和基督教无关,和圣经无关,和教会无关——只是借用耶稣的名义兜售道德哲学而已。当然,这些东西并只有这些东西为中国人喜闻乐见,人人都是专家和裁判。


(为什么受洗多年了,仍然在罪中挣扎,颇感软弱无力却又无可奈何?为什么你有心追求上帝,却彷佛触摸不到上帝而陷于迷茫?为什么你自知失去了起初的爱心和信心,却怎么也拾不回来?那起初一遇见就心里火热的耶稣如今在哪里?)

第一个问题是假问题——保罗殉道前还自称罪魁。基督徒在安息主怀之前一直是蒙恩的罪人,虽然可以渐渐更新。正因为如此,任何一个基督徒都时时刻刻需要教会和施恩之具。换一句话说,如果你“受洗多年”,不再“在罪中挣扎”,不再感到“软弱无力”和“无可奈何”了,你还要教会干什么?你只能去作装子。第二个问题答案很简单,因为你从来不按神约会的地方和祂见面,你要在自己心里和善工中找到那种像神的错觉。这种错觉永远恍兮惚兮。第三第四个问题可以参考前两个问题。不过所有这些问题,我们看见主语或核心话题都是“你你你你”或(我我我我)——你是谁有什么重要的呢?就在这种人本主义神学中,耶稣已经离开了。


(不错,你当初遇见的的确是他,可是后来渐渐有越来越多出自他和围绕他的好东西——教会、教义、神学、解经、见证和事奉,将他遮挡了!这真是应了一句俗语:好成了最好的敌人!)

这个结论真是骇人听闻。远弟兄找不出一个明显的例子论证教会和教义是遮盖基督的;而圣经明说,基督恰恰是教会的遮盖。更重要的是,他对教会真理真的是完全无知的。他首先把教会看成是基督和人的中介,而不是基督的新娘和基督的身体;然后将教会的缺点看成了对信仰的拦阻,而不是神工作的对象和基督徒的责任。不是好成了最好的敌人,而是你让最好成了好的敌人。你看耶稣怎样说教会呢?“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以弗所书5:29)。耶稣都不嫌弃教会,你算什么呢?何况你自己就是耶稣身体的一部分(至少我希望是),那你在说谁在遮挡耶稣呢?


(为什么参加教会生活很久了,家庭生活依然没有什么起色?为什么同工不能同心,同事不能共事,想解决也解决不了?为什么教会不能影响社会,砥柱中流,反倒是信徒被世俗裹挟,身不由己?为什么自称基督徒的人很多,跟随基督走天路的人很少?)

感谢主吧,因为祂深知你有这个问题,祂就对你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


(尼采曾挑战基督徒:你们说你们的救赎主活着,那就请你们活出被救赎的样子来吧?让我告诉你,尼采,不是他们的救赎主没有活着,是他们不真认识他们的救赎主,几乎就像你不认识这位救赎主一样!我说一些基督徒不真认识基督,意思是:他们不真知道他(以弗所书1:17-23),不知道上帝只在、全在、活在耶稣里向他们显现、与他们相交、为他们成全。)

我无论何时,不能指着自己夸口,夸口只能指着主夸口。尼采和远弟兄的问题都是属于魔鬼的:指着我们的有限控告我们的救主。你若真知道祂,那这是什么意思呢?“22 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 23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以弗所书1:22-23) 。只有魔鬼主张基督徒既然因信称义就故意犯罪。我们不需要搭理这种控告。然而我们在教会生活的成圣过程中,要时时记得神对以色列人说的话:我拯救你们,不是因为你们比别人好。尼采同学,我们不必比你好,因此从起初到末了我们都需要神。但你若说你比我们还好,我就劝你仰望更大的好——人的好只是污秽的衣服,不能成就救恩。最后,我一点儿也不认为尼采比我好。


(这就是基督徒一切疲惫、软弱和迷茫的根源:他们不知道到哪里去支取新生命的力量,他们不确切明瞭力量的源泉——上帝究竟在哪里?纷纷纭纭的基督教产物——很多是精品呢——令他们眼花缭乱了!我再说一遍,当基督徒将目光专注于教会活动、神学教义和圣经知识等等,这些原本来自耶稣的好东西,就不期然地喧宾夺主;它们本应促进信徒与耶稣之间的生命关系,反倒成了阻碍。基督徒若不与基督紧密相连,还有什么力量呢?耶稣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15:5))

这的的确确是远弟兄自己的迷茫。有弟兄说得对,他真是瞎眼领路的。有一位神学家说的真好:所谓神无所不在,就一无所在。如果基督不在自己设立的教会中——祂比你更知道教会的缺点——那祂在哪里呢?启示录中七间教会,几乎每一间都很糟糕,但复活的主仍然长衣飘飘在那里工作。所谓撇开教会和基督紧密相连,只是异教的昏话而已。调子真高,但你为何舍弃道成肉身的常识,反要自己飞龙在天呢?离开教会,你如何确知和你相连的是基督,而不是王家庄死去的张大爷或先秦的某位装子呢?


(说来令人震惊:许多基督徒并不晓得道成肉身是什么意思。有人会说,道成肉身不就是上帝在耶稣里来拯救世人吗?谁不晓得呢?可是你知道上帝成为一个人的生命入世救人,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上帝没有“道成神学、道成教义、道成律法、道成仪式、道成组织”,不是用这些东西来显明自己,也不是用这些东西来拯救世人。“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上帝成了一个人的生命。人们藉以看见上帝的,是这个生命。罪人藉以得救的,是这个生命。信徒藉以得力的,是这个生命。教会藉以复兴的,是这个生命。瞎子藉以看见的,是这个生命。死人藉以复活的,是这个生命!请记住,请警醒,请传告:在人间,上帝是一个人的生命——耶稣基督!)

狗蛋儿,请递给远弟兄一杯凉茶。远弟兄自己不见得懂得道成肉身是什么意思。上帝本身就是生命的本体,圣子从起初就是三位一体的神,就是生命。将肉身和神学、教义、仪式、组织对立,就是一个虚构的问题。这里远弟兄在偷换概念。将肉身偷换为生命,恰恰更改了耶稣取了律法之下的人的有限肉身这个真理。神就是用肉身的东西来拯救罪人,甚至用唾沫开瞎子的眼睛,用烂石头建教会,给我们吃祂的身体和血,用我们不能理解的饼和面包的方式。神可以用任何有限的事物或有限的人(如先知和使徒)拯救罪人。这不仅是因为神的大能,更因为有限的罪人只能通过有限的媒介认识和接受神。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明白神爱我们的大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当你无限恭维耶稣和生命的时候,其实就像加尔文主义者在圣餐神学中所干的一样:那个被你捧上天的耶稣,离我们越来越远。任何一位诚实的人只要反省一下就知道,远弟兄这份慷慨激昂里面,耶稣空空洞洞,你和他一样,除了唾沫,其实什么也抓不到。你说得这么热闹,如果“生命”不在祂的话语里面(约翰福音6:63),不在祂的圣餐里面(哥林多前书11:24),你说几句“人话”或我们正常人能听懂的话:你说耶稣在哪里?


(地仰望着天却不能将天表达,天父啊,人在你面前也是这样。人的智慧之光照燿着世界却背逆着你,正像太阳照亮了大地,却遮盖了天上的情况。三段论的逻辑岂能套住四季的风?神学的解剖刀岂能取出漫天的情?条分缕析的聪明,失尽浑沌如一的天韵;繁文缛节的宗教,蚕噬了你的清澈与光明!这就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玄祕莫测的天书,是一个婴孩赤裸的生命;不是冗长的高言大智,是慈父教孺的故事带着呵护声;不是赐下清规戒律,是送来无条件的爱;不是一场世纪之辩,是十字架上一声赤子的哀鸣;不是学人之学、强者之强、贵族之贵,是一个卑微者的血——你,全能者,竟是这样向我们显现,又住在我们当中!噢!耶稣基督!基督常常被基督教架空了。做礼拜、主日学、祷告会、查经班、福音团契、什一奉献,再加上各式特会、退修会、福音营,你与上帝的关系是否就靠这些繁忙的教会生活维系着?)

一杯凉茶是浇不灭远弟兄的火热的。的的确确,按远弟兄的引导,天离地有多远,他说的“生命”或耶稣就离我们有多远。在这一系列的排比中,你完全可以将自己的“噢!”列在最后一项,然后结论都可以一样。这些文学抒情只能迎合反智主义的传统和因各种私欲而恨恶教会的人。这些文学抒情在虚构一个罪状:圣经从来没有说教会以及教会生活是完美的。不仅如此,远弟兄忘记了,他自己一直是“各式特会”的主演和主办者。何况人里面有什么清澈和光明呢?不过是粪土或自以为清澈的混沌,自以为光明的黑暗。当然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你否定了教会,那么,你要去哪里呢?你离开尼尼微,在海上可能遭遇神,只是祂要带你回到你嗷嗷的那些破地方。我在这里也再一次劝勉远弟兄,与其这样在教会外面嗷嗷嗷地指责教会,讨好所有因为骄傲而论断教会的人,不如踏踏实实牧养教会,哪怕人很少,哪怕那些人没有你有生命。主三次问彼得:你爱我吗?你喂养我的(小)羊!远牧,你的爱在哪里呢?而一个从来没有这种神的爱的人,反过来指控教会里恒久忍耐着的人没有神也没有爱,你还有天理吗?天韵就是天眼一类的邪教观念。


(长老会、浸信会、圣公会、宣道会、信义会,福音派、基要派、灵恩派,你是否以为上帝一定是住在这些教派里?或者,你认为上帝只住在其中某一教派里?或者起码,你认为上帝住在某一教派里会比住在另一教派里更惬意些?)

幼儿园那里又掌声雷动了,因为主说,“世界恨你们”。远弟兄公开在否认基督。耶稣说,你们若按我的教导教导和施礼,我就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远弟兄这些话只能翻译成:耶稣岂是真说祂与你们同在吗?这位朋友一直有一个误区:耶稣与谁同在,谁就天人合一,活出基督。不是的,耶稣也至少三年多与犹大同在,犹大仍然是叛徒。然而犹大是否是叛徒,根本不能否认耶稣的同在。耶稣住在教会里不是为了惬意,而是为了教导,赦罪和更新。到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吃奶的孩子。


(基督和基督教是有区别的:基督是神,基督教是人的组织。基督是一个生命,基督教是一套体系。基督只有一位,基督教分很多派。基督从亘古就有,基督教只有两千年历史。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不改变,基督教有一个发生、发展和改革的过程。基督无罪,基督教里有罪。基督是合一的,基督教不合一。)

基督和基督教当然是有区别的,问题是你区别这个本来就有的区别的目的是什么?是你自己要把区别弯曲成对立。基督是神,基督教(会)是神设立的人的组织。如果你把教会组织和社会组织混为一谈,你就根本不知道何为圣灵。对一个正常信徒来说,教会的有限和基督的无限恰恰是教会需要基督的原因,恰恰是基督爱教会的道理。但远弟兄将两者对立起来,只是要指着基督控告祂的新娘。圣经说,耶稣用血将教会洗净,你为什么还要将她弄脏呢?是的,我们都可以批评教会的缺点,但教会批评绝对不应该走到反教会的极端上去,若是如此,不正是你自己将基督教掏空了吗?


(不错,教会应当是上帝的身体,然而很不幸,这身体常常丧失灵魂;教会应当是上帝的家,这家却常常被盗贼闯入。中世纪的欧洲人以为上帝就住在罗马教廷,罗马教廷的腐败一暴露,有些人就以为上帝死了。如今,谁若以为一踏进教会就能遇见上帝,他也难免失望而归,因为他遇到的极可能不是上帝,而是一群在软弱和迷茫中寻求上帝的罪人。)

教会历史上的罪恶和上帝与祂有罪的子民同在,从来是两个问题。远弟兄实际上在鼓励人来教会并在教会中的人身上找上帝;然后鼓励找不到上帝的人以此为由离开教会,而且来时像公鸡,走时像公牛,最后在宝座前像公羊(山羊)。而这些被鼓励的人和远弟兄自己一样,反而成了上帝,他们负责论断教会的人不如他们,他们负责鉴定上帝的在与不在。在某种意义上,教会的衰败就是公鸡公牛公羊造成的,他们自己恰恰是闯入的盗贼。而更可耻的是,教会里恰恰有一些人跟着起哄,因为在这种起哄之中,显得自己和没有“活出基督”的其他主内不是一伙,而自己和教会论断者一同高人一等。事实上远弟兄自己恰恰没有资格这么“埋汰”教会,因为你自己从未经历过教会的十字架,也从不牧会。求主赦免,我一直非常厌恶偶尔在教会蜻蜓点水的人成为教会批评者,因为你们根本不配。


(停留于教会却未能进深至耶稣面前的人,是找不到上帝的。因为上帝是在基督里而不是在基督教里与人相遇。我知道一些朋友,他们对基督教有精深的研究,却不认识耶稣基督。我知道一些信徒,他们例行公事一般每周出入教堂,私底下并不常常亲近耶稣。我知道一些同工,他们对教会事务和教义纷争大发热心,对耶稣本身并无多少热情。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上帝那里去。(约翰福音14:6)基督常常被教义取代了。基督徒参加教会生活越久,愈容易陷于“关于耶稣基督”的一套教义,越容易忽略“耶稣基督本身”。)

在一个越来越多的人以各种伪善、邪恶的理由攻击和离弃教会生活,并以耻为荣的淫乱时代,一个“牧者”明目张胆公开控告参加教会生活的人,鼓励抛弃教会的人,实在是一朵中华奇葩。这里面一直有一个文字游戏,是以心理暗示为基础的:不要教会生活的人反而更能找到上帝。只是这个结论完全是梦话。“停留于教会却未能进深至耶稣面前的人,是找不到上帝的。”无知若此,夫复何言。谁教导你人到教会是自己来找上帝的呢?上帝在他自己设立的地方找你,不是你找他!上帝在基督所设立的教会里找我们。这里我们也看见,远先生继续虚构教义和基督的二元对立;而完全掩盖了一个更大的可能性:反教义与基督的绝对可能的二元对立。一个简单的问题请送给远弟兄:你到底根据什么论断别人,特别是教会中人离耶稣很远;而你自己和教会外面的人比他们离耶稣都近呢?


(比方说,保罗和马丁路德面对“律法和善行可以叫人得救”的强势説法,提出“只有信耶稣才能得救、只要信耶稣就能得救”。这一信念几经论战,被确立为“因信称义”的根本教义。然而,这一教义之所以根本,就在于它要基督徒不见一人,只见耶稣(马太福音17:8)。假若有人以为,只要明白这一因信称义的教义就可以称义了,那么他信的就是因信称义的教义,而不是使他称义的耶稣。热衷于因信称义的教义,忽略使人称义的耶稣,令信徒生命损失巨大:他们只知道一次相信耶稣就永远得了救赎,却不知道要天天吃喝耶稣从他汲取生命,更不知道一生跟从耶稣与他一起承担使命——他们是一种只因信耶稣得救、不吃喝耶稣得力、也不跟从耶稣得胜的基督教徒。)

太阳出来了。我们说,“太阳出来天亮了”。后面这个话语和前面的事实,在远弟兄看来就是对立的。教义不是凭空的,有具体的内涵。因信称义不就是因信基督称义吗?你若忽视因信称义的教义,你恰恰一定忽略使人称义的耶稣。因为你会找另外一个耶稣,一个与赦罪和审判以及救恩无关的耶稣,就像远志明一样,他的耶稣离开教义之后,只剩下一个符号,可以是任何宗教领袖,只要可以用来文学吹嘘和道德神侃就行。不仅如此,“要天天吃喝耶稣从他汲取生命”,你这句话不也是一种“教义”吗?按你的逻辑,传道人都应该“拈花微笑”。这种难得糊涂的基督徒的确大有人在。跟随耶稣不是一句空话,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否定教会的名牧,他是怎么跟随耶稣而耶稣一定跟他更紧密的。


(一切教义的灌输都有这种危险:导致违背教义本身的初衷和内涵。越是专注于教义的辩护而不再专注于耶稣,越是视教义为至宝而不再视耶稣为至宝,这种危险就越大。教义是走近耶稣的踏板,但滞步在踏板上就大错了!教义是迈向至高者的台阶,但坐在台阶上就大错了!恰恰是教义告诉我们:上帝不在教义里,上帝在耶稣里。那些停留于教义的人,怎能得到上帝丰满的恩典和真理呢?)

因噎不可废食。主吩咐门徒就是以传道和教导为念;而所有的教导都可能定义为“教义”;而“一切教义的灌输都有这种危险”,这也是一种教义,更加危险。这个危险就在于,让具有反智主义和不负责任光荣传统的中国基督徒和现代信徒,更加理直气壮地挑剔讲道台,更不重视主日聚会。显而易见,远志明这篇文章是拆毁教会的号角,一定鼓励更多半吊子信徒加入反教会的洪流。“上帝在耶稣里”就是一种教义,只是若没有教会传统和圣经,这个口号什么都不是。这个“新教义”和“上帝在远志明里”一样毫无意义。


(圣经说,律法是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从耶稣基督来的。(约翰福音1:17)又比如,许多信徒喜欢耶稣的“死”,因为基于救赎的教义,耶稣一死,罪就全归到他身上去了。他们还喜欢耶稣的“血”,因为耶稣的血可以遮盖他们所犯的一切罪。相形之下,他们不怎么喜欢耶稣“活”的时候所传的“道”,因为这道刺耳扎心!因为这道不只是赦免他们的罪,更要对付他们的罪,还要将不愿被对付的人对付掉!因为这道不是只要人明白了就好的一套知识,乃是要人去实行、去捨己、去牺牲的十字架。为什么一些人宁要一套繁复枯燥的死教义、不要简洁明瞭的活耶稣?隐秘就在于:罪。)

如此割裂耶稣的生死,这应该是远志明的一大发明。即使耶稣活着时候所传的道,核心信息也是指向自己的死!耶稣的死而复活就是我们信仰的中心。不是别人,是远志明们不喜欢耶稣的死和血,如此耶稣真的徒然死了。他不知不觉继承了敬虔主义的衣钵,一定把成圣放在称义上面,将耶稣的代赎和我们自救等量齐观。而如果没有耶稣的死而复活,你不可能死而复活。为什么一定要反对教义并将教义钉为死罪呢?隐秘更在于:罪。


(耶稣诚然要为我们受死,但不听他的话﹑只欢呼他死的人,与杀死他的人一样有罪了(这样的人若悔改诚然耶稣也会赦免他)。耶稣诚然要为我们流血,但不遵行他的道﹑只仰赖他血的人,与流他血的人一样有罪了(这样的人若悔改诚然耶稣也会赦免他)。耶稣说,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我的话行呢。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路加福音6:46;马太福音7:21))

越来越具有恶搞的性质。耶稣为我们受死,我们从哪里知道的呢?不是从耶稣的话,以及圣灵所默示的圣经出来的吗?祂 的道不就是关于祂 的血的吗?一定要肉身成道,这就是远志明的教义,法利赛人和犹太人也觉得耶稣的血和肉非常难听,因为他们以为遵行律法就可以得救(约翰福音6:52,6:60)。然而有一个常识问题,远弟兄,你自己是怎样“遵我的话行呢”?主说,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没有传道的怎么听道呢?没有教会差遣,怎么传道呢?而保罗又是怎样传道的呢?我只知道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只传耶稣的死!


(基督常常被神学淡化了。基督教神学分门别类,如圣经神学、基要神学、福音神学、社会神学、处境神学、自由神学、解放神学、文化神学、生态神学、新正统神学、时代主义神学、存在主义神学、教父神学、灵修神学、实践神学、系统神学等等。在全面阐述基督信仰的系统神学中,有啓示论、上帝论、创造论、人论、基督论、救赎论、圣灵论、教会论、末世论等等。这就是基督教神学的架构:基督仅佔有一席之地!这种神学架构本身就注定了,它与大多数信徒以基督为中心的信仰宿求永远是两张皮!当然,神学既是一门学问,见仁见智就在所难免。问题是有人竟将此类神学等同于神本身,视之为信仰根基。譬如常听人说,某某信徒因神学根基不牢导致灵命偏差。请问,你説的是神还是神学?如果只是神学,那么你是哪一种神学?你的神学以什么为根基?你的神学把耶稣放到哪里去了?)

根据我对远弟兄的了解,他不会幼稚到这种程度,他只是在故意说谎——所有他分类的那些项目,都是围绕基督进行的;尽管有个别人可能偏离。按远志明的逻辑,“旧约神学”这个概念,一定不是讲耶稣的;正因为如此无知,他才总是说,四福音书比使徒书信更重要,“因为只有福音书是专门讲耶稣的”。另外一个诬告是:“有人竟将此类神学等同于神本身”。其实除了远弟兄以外,没有人这样幼稚。黑夜需要点灯,远弟兄来说:你们否认太阳了。我们去远弟兄家看:一样灯火通明。


(决定信徒灵命的不是神学;信徒的灵命和神学的好坏,都在于与耶稣的关系。耶稣才是真信仰和好神学的根基。耶稣说: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我。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太23:10;约6:37)圣经说: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哥林多前书 3:11)好神学不是让人认识它自己,乃是让人认识耶稣。神学要想不被信徒边缘化,就要彻底降服在基督面前,以认知、吃喝、消化、跟随这个道成肉身的生命为中心。否则,神学之于信仰,必如哲学之于人生——虽然每个人生自有其哲学,哲学却只是少数人自命不凡的嗜好。)

终于到结尾了,我们仍然没有看见这个弃绝教会和教义的名牧,要带领我们怎样活出基督,与主同行。我一点也没有看出来他的灵命,怎样“在于与耶稣的关系”。诚实的结论只能有一个:他一直在说和耶稣的关系,但到最后,我们发现他和耶稣没有关系。我知道可能多数人同意远志明,这才符合圣经对人的认识——人都是道德着的罪人。反对教会却自诩也应许无知的妇人们一种与神更亲密的关系,这只是法利赛人“自命不凡的嗜好”。这篇文章可以看成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神学范本,是一篇非常恶劣的文案。它本身构成一个反教义的教义。一方面,远文完全具有中国道德八股文假大空的所有缺陷,从头至尾除了大义名分和闪光的抒情,什么都没有。另一方面,它的恶果显而易见:其火浇油——进一步讨好和鼓励中国人和外邦人嘲笑教会,带领一直自命不凡的中国基督徒论断牧师,离弃教会。也为远弟兄祈祷,希望他不是保罗福音第一站遭遇的以吕马。

任不寐,2014年10月15日

附图:美国南方,我的以琳

这是我第一次来美国南方。这是长满棕树的地方。十年艰苦卓绝的神学探险,四年路转峰回的牧会生涯,你们想象,这里真是我的以琳。出埃及记15:27,“他们到了以琳,在那里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树,他们就在那里的水边安营”。美丽的天气,鲜花盛开,皓月当空。美丽的心情,湖光潋滟,万里无云。主啊,求你带领我们前面的道路。




















林子大了所以

记得以前有一位“属灵人”这样对不寐说:你若不常常批评远和女牧者(以及加尔文主义,编注)等,你在众教会中更会受欢迎;根据你的恩赐,成就早就超过很多名牧了。这是不寐的回答:我为什么要受他们欢迎?我为什么要那样的成就?从我成为神的仆人的时候开始,我第一个放下的就是这个追求。我若追求这些,又何必走这条路呢?呵呵。

不要怕他们

从保罗对以吕马,以及对彼得特别是巴拿巴的批评,看使徒教训或使徒责备与公共厕所或公共批评的区。第一、不是为了好处而批评:吃人自肥,踩人上位,谄媚民众或掌权者,分门结党。事实上,使徒责备常常没有任何属世的好处,不仅得罪当事人,化友为敌;还会让很多人趁机踩你上位,更多人不理解,摇头,离弃。使徒责备是殉道者产生的主要原因之一。第二、不是因为受批而批评。一方面,教痞神棍和网络流氓的批评或揭露只是报复,与公义无关;这是狭隘和邪恶。另一方面,他们又把这种明显的恶粉饰成为了真理,这是假冒伪善、妄称主名和亵渎圣灵。一般来说,真正神的仆人,若非为了真理,不会批评批评自己的人。这两方面显出基督徒和异教徒的不同。异教徒绝对不会批评对自己好的人,哪怕明知他们在真理上明显是错的;异教徒绝对不会向人民上传得不到掌声的批评,实际上公共批评只是罪的延伸,是文字商人的销售方式。

不要怕他们

【远志明是否在传另外一个福音】使徒教训或使徒责备与公共厕所或公共批评的区别。第一、不是为了好处而批评。第二、不是因为受批而批评。第三、只是真理争辩,避免人身攻击。

lutheran

牧师所讲的“加尔文特务”应该是Ernst Kasemann。在19世纪30年代,加尔文主义和路德教会围绕圣餐问题,进入更激烈的争辩,而Hermann Sasse是保守路德神学的领军人物。不寐说的那篇写于1938年的文章,应该是Why must we hold fast to the Lutheran doctrine of the Lord's Supper? 这是非常精彩的一篇论文。其中也特别谈到了撒旦用“合一”和“敬虔”取代“真理争辩”对教会的致命威胁和成功拆毁;作者认为这是西方世俗化的根本原因。

因为冬天已往

阿门“不要怕他们”的看见,谢谢“Lutheran”的补充。我很担心,一场真理争辩也可能再度被弄脏。不过既然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都是要有的,就和作者一同释然。交给那最终掌权的主,求他看顾和使用。这篇文章应该和上个主日证道的讲章是联系在一起的,也可能和下个主日证道的讲章有关。这三篇文章算是“论基督教改革”的系列文论。谢谢主。

静静的哈纳斯

林子的话让我想起马太福音4:8-9 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 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

瞎子看见

感谢主我没有落入这个远志明的误区,我也曾经被他感动得热血沸腾的,他确实很有代表性,代表着现在中国基督徒的主流,代表着古老东方在信仰基督道路上的偏离,不重视圣经的每个字,不重视教会,信口开河,自以为是,半吊子,似是而非,不学也要有术,没有逻辑,还没有学好就想说,懒惰,非常懒惰,喜欢插嘴,喜欢围观,不喜欢独自思考,喜欢道德说教,圣经是一本最容易被利用为道德论断的一本书。上帝正是被道德论断的人杀死的。

千峰凌翠

“让你一起来争辩就会被拉去钉十字架;但你若不起来争辩,你就会看见一个根本不是圣经启示的基督教,几天之内就征服了教会”----确实如此。仇敌和它的差役们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糟践着我们的家,然后让外邦人嘲笑我们这些神 的孩子;而我们自己确实也有时感觉羞愧,因为我们的家的确看上去就是由一群特别假冒伪善的人和一群神经病组成的。不过我们有亲爱的主,我们只要跟着主,主就会加倍保守我们,让我们一直走回天家。至于那些今日披着羊皮、混进我们家的各色人等,有一天我们的主 要找你们算账! 

慕道

也可以这样说:孔子负责装神,老子负责弄鬼。谁都骗不了了,禅宗就来了,自己骗自己玩。远是这三宗的合流。

zgdmdg

真理是越辩越明,这篇文章使我这个以前的“远粉”对名牧的认识及其危害越来越清楚了,相信这篇文章也一定会帮助许多中国基督徒从名牧观点的困惑中理出个头绪来,愿神使用这篇文章如凉茶为那些还在头脑发热的“远粉”们降温,进入读经思考状态。谢谢敢为真理直言不怕得罪人的不寐牧者,其实这才是真爱。真心希望这篇扎心刺耳的文章能对远弟兄有所帮助,真的不希望他成为以吕马,认罪悔改吧。

因为冬天已往

这篇评论同时扎到了三种人:1、一直因为骄傲而反教会的人,包括靠撒但深奥之理和文学抒情反教会的人。 2、一直敬虔主义着演上帝的人,饥渴之灵越演越饥渴。文中对这些演员的“玻璃心”多有得罪。 3、文中有几句批评加尔主义的话,让加尔文主义者将蠓虫滤出来,为偶像大大生气。 但被扎到的人,没有争辩的能力,就只能玩阴的,顾左右言他,春蛇秋蚓。没有一个拿着圣经,指出哪句话不和真理。这些基督徒与远志明颇有神似,空洞的人本主义者。 主内讨论不需要阴阳怪气。

如鹰上腾

感谢主!借着先生这篇文章,借着不寐之夜大家的讨论,带领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什么是神本主义神学?什么是耶稣说的“体贴人的意思”?如何才能不顾一切地返回圣经?远先生的误区到底在哪儿?其实早在2008年年底,不寐先生在《旧金山共识》的补记中就写道:“基督教真理最大的敌人不是文化基督徒和社会福音派,而是化功大法和文学抒情,其表现形式就是道家或禅宗背景下的‘中式信仰智慧’”。几年时间过去了,远先生仍未从误区中走出来,不能不说是遗憾。

一卷書

远很像一个练道德法术的巴耶稣。牧会和开会是不同的。牧师的职业不是开会,而是牧会。开会不需要爱心,需要的是虚荣心。牧会却需要爱心,艰苦卓绝,因为人实在太罪恶了。没有真爱的,不可能牧会,也不可能忍受教会,长期和罪人同住。这些开会的人,都是些做梦的人。他们反过来批评教会,确实很恶搞,甚至不知羞耻。远和他迷惑的人真的该悔改了。

老张头回来了

这是一个基本估计:中国教会绝大部分人是恨或不喜欢任不寐牧师的。几乎100%的教会是敬虔主义的传统;几乎80%的教会深受加尔文主义的影响;几乎60%的教会牧师是女牧师。不寐十年来,彻底砸毁了这三座丘坛。精明的牧者(如远、康、王、唐,甚至大卫鲍森保罗华许之类)是从来不碰这三座大山的。福音住进沦为道德和商业,更沦为法术和权术。但是到绝境的时候,在400年的尽头,在500年的开始,就是改变的时候。

治理这地

我补充一点:不寐反对的不是敬虔,而是敬虔主义。所谓敬虔主义,我理解主要是两大毛病。第一、人的敬虔比主的救恩更重要。第二、我总是比你更敬虔。【关于“知识让人自高自大”】蛇说:神岂是真说。如果你根本没有“神到底说了什么”的“知识”,你就只能成了魔鬼的奴仆。这种“真知识”是爱的基础、保障和动力。我看见的是任牧对远牧的爱,而不是什么自高自大。其实没有真理的爱更让人自高自大:我比你们爱。这就是异教徒的胡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