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不仅普京需要中国,俄罗斯也同样需要中国输血殖民

  CHARLES DESMARAIS 在 本周的 北京之行 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与习近平和中国高级官员会晤,再次明确展现俄中两国目前的亲密关系。 然而,许多西方人还是 愿意相信 ,他们之间的联盟不过是一种错乱,是普京情绪化的反美主义和他对乌克兰的不良执念所驱动的。 这种想法认...

2022年8月20日星期六

美国司法界史诗级丑闻,两法官策划送2300儿童入狱,竟是为了美元

美国司法一向为人津津乐道,因为“感觉”上它很公平,犯人都有人权,入狱的肯定就是妥妥的坏蛋……

但这件事,真让人傻了眼了,两个宾州前法官为获取回扣而策划将2300多名违纪违规的少年儿童送到以营利为目的的监狱;最终于2009年东窗事发,2011年8月判刑入狱,最近法官就民事赔偿部分做出判决。

图源:Freepik

联邦地区法官寇纳(Christopher Conner)下令两人赔偿282名原告1亿600万元(美金,下同)、惩罚性赔偿1亿元。

故事源起:儿童换现金

图源:Jersey Evening Post

据美国多家媒体报道,涉案的两个法官分别是夏瓦雷拉(Mark Ciavarella)和柯纳汉(Michael Conahan),两人都接受两座营利监狱的业主和建商280万元贿赂,关闭了郡府经营的少年儿童拘留中心。

主持少年法庭的夏瓦雷拉将大批少年儿童送到宾州儿童照管中心(PA Child Care)和西宾州儿童照管中心(Western PA Child Care)。

夏瓦雷拉(图源:NBC)

为了冲业绩,夏瓦雷拉会下令将包括年仅8岁的儿童送到拘留中心,其中许多人只是小偷小摸,或者嘲笑老师、闯入空置的房屋、乱穿越马路、逃学和校内吸烟等轻微违规的初犯。

2009 年,前卢塞恩县法院法官柯纳汉(左前)和夏瓦雷拉(前右)离开宾州的美国地方法院。这两位宾州法官策划了一项将儿童送往营利性监狱的计划。(图源:AP)

但夏瓦雷拉和柯拉汉总以法官的身分,不给他们辩驳的机会,更强调“零容忍”政策,就是这些非常小的罪行,夏瓦雷拉也下令给这些儿童戴上手铐脚镣立刻送进监狱,甚至不给他们与家人告别的时间。

寇纳表示,这起案件始于2009年,许多幼童时期受害的原告在这几年因用药过量或自杀身亡,并称这案件是“史诗级的丑闻”( a scandal of epic proportions)。

这起案件也被谑称为“儿童换现金”(kids-for-cash),是美国司法史上最严重的丑闻之一。

丑闻爆光后,宾州最高法院撤销逾2300多名儿童约4000项青少年定罪,许多受害人现已成年,他们虽然不太可能从大笔赔偿金拿到补偿,但原告律师认为此裁决的意义,在痛斥两名法官的严重罪行。

现年72岁的夏瓦雷拉正在肯塔基州服刑28年,预计2035年获释;70岁的柯纳汉则被判刑逾17年,但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2020年改居家监禁,其刑期还有6年。

少年受害,成永久伤痛

寇纳(图源:Cornell University)

寇纳于8月16日(周二)在庭上解释其判决:“夏瓦雷拉和柯纳汉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和公众的信任,他们残忍卑鄙的行为伤害了年轻弱势族群,其中多人出现情感与精神健康问题。”

寇纳裁决,每名原告遭不当拘禁一日的基本赔偿金为1000元,并依各案件情况调整金额,由于两名法官对受害人造成难以估计的身心创伤,因此要求此天价赔偿金,但仅赔偿给本案原告。

寇纳听取2003至2008年出席鲁泽恩郡(Luzerne)少年法庭的282人(其中 79 人在 夏瓦雷拉将他们送至少年拘留所时未满 13 岁。)和32名家长的证词后裁决,“他们讲述了夏瓦雷拉在法庭上的冷酷专断、漠视正当程序、喜怒无常以及傲慢粗俗。”

一个当年受害人作证说,夏瓦雷拉毁了他的一生,使他失去未来。另一名受害人说:“我觉得自己莫名被卖掉,跟其他人一起排队待售。”

有个受害者描述了他在一次例行的交通停车中如何不受控制地颤抖——这是他童年被拘留造成的创伤性影响的结果,并且不得不在法庭上出示他的心理健康记录,以解释为什么其“行为如此古怪”。

续追财产,正义不迟到

寇纳于8月18日的判决中,1亿600万元的损害赔偿金仅涵盖选择参与诉讼的282名原告;因为该案的其他主要受害人之前就与被告和解了,包括私人禁闭室的建造者和所有者及其公司,总共支付了约 2500 万元。

另一位原告的律师韦斯(Sol Weiss)表示,他会调查法官的资产,想办法让两个被告赔偿受害人,虽说如此,韦斯认为这两个坏法官没有钱支付赔偿和罚款,2亿元不是小数目。

宾州少年法律中心(Juvenile Law Center)创办人雷维克(Marsha Levick)8月17日(周三)表示,这是巨大胜利,无论受害人是否获赔偿,联邦法院承认这两名法官的严重犯刑有重大意义。

特约评论员尤文媛同意雷维克的说法,2亿美金不是小数目,估计两个坏法官根本拿不出来,但这个判决摆在那里,对受害人和家属,至少能在心理上给予安慰,正义毕竟赶到了,并与受害者站在一起。

但更深刻的意义则是,尤文媛认为,法官就像教师和医生,都是被民众信任的一个事业群体,如果法官都视法律如无物,为贪财而随便入人于罪,谁还敢相信美国的法官。长久下来,会造成美国司法的崩溃。美国司法不可不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