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中国出台“历史性”措施刺激房地产:未来楼市何去何从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近期中国房地产领域的刺激政策,在快速酝酿后,突然爆发—— 不到一个月内,中国发行1万亿元特别国债,多个二线城市取消实施七、八年的限购政策,甚至北京也放松了实施13年的部分限制,更为刺激的是杭州临安区宣布政府直接开始下场购买存量房...... ...

2022年6月7日星期二

中澳军机摩擦:干扰弹卷入发动机 澳方称“非常危险” 中方指“颠倒黑白”

 

Undated photo of Chinese jet fighters during a military drill in the South China Sea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中国军机飞行员在南海进行演习。

日前,澳大利亚称,一架中国战斗机在南海空域靠近澳方一架侦察机,并作出危险动作。

澳大利亚军方指责中方此举可能威胁其机组人员安全,且澳方行为符合在国际水域和空域行使自由航行和飞越的权利;中国国防部则回应,澳军机严重威胁中方主权安全,中国军队采取的应对措施专业安全、合理合法。并称澳方颠倒黑白,一再散播虚假信息,鼓吹制造对立对抗,中方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值得一提的是,澳大利亚和美国正在澳大利亚北部举行“钻石风暴22”(Diamond Storm 22)联合军演,军演将持续到6月底。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不排除该事件纯粹偶然,但鉴于澳洲工党政府刚刚上台,中国和美国都借机对其进行敲打,因此军机摩擦也可能属于“军事紧张为表,政治说服为里”,提醒澳洲社会中澳关系若不改善,可能意味新的代价。

发生了什么?

歼-16战机似乎已成为解放军对空及制海作战的主力(资料照片)。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歼-16战机似乎已成为解放军对空及制海作战的主力(资料照片)。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表示,5月26日,在一次例行的海上侦察活动中,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P-8海上侦察机,被一架中国歼-16战斗机拦截。

“这次拦截导致了一个危险的动作,确实对P-8飞机及其机组人员构成了安全威胁。”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勒斯进一步描述了阿尔巴尼斯口中的“危险动作”——中国的歼-16战机曾飞至澳大利亚的P-8侦察机旁,两架军机之间距离非常接近。歼-16之后加速,切入P-8前方的空域。

随即,“中国飞机在澳大利亚飞机前面距离非常近,释放一捆装有小铝片的箔条干扰弹(chaff),而这些小铝片被吸入澳洲军机的引擎内。”

中国官媒旗下报纸《环球时报》援引军事专家张学峰介绍,箔条干扰弹(chaff)可能是一种用于对抗雷达的自卫干扰耗材,通常是金属丝、金属箔或者带有金属涂层的玻璃纤维,一般用于自卫式干扰。

“若中国战机确实释放了箔条干扰弹 ,也不排除是澳洲P-8A上的红外干扰吊舱利用其激光对中国战机进行照射,或者澳大利亚军机的其他系统触发了中国战机的自卫系统,使得中国战机投放了红外干扰弹和箔条。因为箔条和红外干扰弹是根据事先设定的程序投放,二者通常是并用的。”张学峰称。

值得一提的是,与此同时,加拿大国防部近日也声明,中方军机多次在国际空域对执行联合国对朝制裁任务的加拿大军机进行干扰。中方则反驳称,加大对中方抵近侦察并挑衅,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危及双方一线人员安全,并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Flags

“纯粹意外”vs“有意敲打”

“很明显,这是非常危险的,”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勒斯称。此外,澳大利亚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称,该国“几十年来一直在该地区进行海上监视活动”,而且澳大利亚的“该做法是根据国际法,在国际水域和空域行使自由航行和飞越的权利”。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对时间的描述则不尽相同,他表示——5月26日,澳大利亚1架 P-8A 反潜巡逻机进入中国西沙附近空域抵近侦察,不顾中方反复警告,连续逼近中国西沙领空。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组织海空兵力对澳军机进行识别查证,并予以警告驱离。

谭克非进一步警告称,“我们正告澳方,立即停止类似危险挑衅行径,严格约束海空兵力行动,否则将承担由此引发的一切严重后果。”

波音P-8A海神侦察机

图像来源,BOEING/MARIAN LOCKHART

图像加注文字,

波音P-8A海神侦察机是一种被用来执行海上巡逻,侦察和反潜作战的飞机(资料照片)。

言论较为激进的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也就此事件发表社评,称过去澳大利亚在南海问题上相对克制,这说明它非常清楚南海问题的敏感性。但最近几年,上一届的莫里森政府对华盛顿越贴越紧,在诸多领域都跳到前台,替华盛顿出头挑衅中国,其中军事领域最为激进。它希望当上华盛顿的“左膀右臂”,并自认为是亚太地区的“代理警长”,哪怕自身能力有限,能穿上马甲过一过协警的瘾也是不错的。

“说到底,澳方一系列卖力的挑衅行为,除了要演给国内的保守势力看,更多的就是给华盛顿的一种‘汇报’。”该报还提醒,“恐华妄想症”对澳大利亚有百害而无一利。事实也一再证明,越是“兢兢业业”地在华盛顿面前表现,越容易被塞到垫脚石的位置。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对BBC中文认为,按照目前有限的资讯,要做定论言之过早,也不能排除此次中澳军机摩擦事件,纯粹是偶然意外的可能性。

不过宋文笛进一步指出,时机上,澳洲工党政府刚上台后的中国政策面临重塑,各界皆有动机以先发制人动作去“定锚” (anchor) 和“间接轻推” (nudge) 澳洲政府,制造诱因牵引与影响澳洲外交政策的未来走向。

澳大利亚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庆祝他在联邦大选中胜出。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澳大利亚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庆祝他在联邦大选中胜出。

在宋文笛看来,这种对澳洲新政府的“定锚”(anchor) 和“间接轻推” (nudge)来自中国和美国两方面:

以美国而言,拜登总统便曾在澳洲总理上任同日于日本的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对台湾有安全承诺,透过展示美国对于印太秩序尤其是东亚安全当下重中之重的两岸议题上的积极态度,让刚上台的澳洲工党政府一来感受外部压力,二来对于工党内部的鸽派势力能够交代:澳洲的核心盟友美国都已经如此积极,澳洲新政府即便有意温和化对华政策,也不适宜距离美国掉队太多。

美国如此,北京亦可以依样画葫芦。北京自然可以从反方向施压,以距离战争不远的“边缘政策”(brinkmanship) 来进行以“军事紧张为表,政治说服为里”的“灰色地带策略” (grey zone operations)。中澳发生军事“意外”,意味着北京对于澳洲的敌意“似有还无”,也暗示中澳冲突“可有可无”,提醒澳洲社会中澳关系若不改善,可能会意味的未来代价,借此为澳洲对华鸽派势力增添说帖。

“澳洲外长曾经数次陈述,澳洲有意和中国发展更具建设性的关系,但是必须由中国迈出善意的第一步。北京此次军事意外,有可能是北京在向澳洲重申: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善意的第一步,还是得由澳洲先迈出。”宋文笛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