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与毗邻居士谈神学和理性,从《信仰的胜利》说起

从罗马的一座建筑说起。居士如果去过罗马,会发现城内大部分中世纪教堂现在已经改头换面披上了巴洛克的外装。据说唯一保留着哥特式风格的只有万神殿侧后临街相望的那座似乎不那么起眼的“女神殿遗址圣母堂”(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道明会...

2022年6月1日星期三

为什么说在元宇宙里的教牧是“福音的网飞”

  

游戏VRChat通过赋予社群创造能力而提供无止境的虚拟社交组合。 | (图片: Screenshot/VRChat)

路加福音14章15-25节耶稣讲述筵席的比喻里,当原先被邀请的客人拒绝了主人的盛情,预备好盛筵的家主被迫差遣仆人“到城里大街小巷”去找人, “领那贫穷的、残废的、瞎眼的、瘸腿的来”享受他的慷慨。

就像路加福音中主人的盛宴一样,美国许多传统用砖瓦建造教会提供的内容正在被社会和基督徒所拒绝。这一现实正迫使越来越多的教会关闭或缩减他们的项目,因为他们在持续的新冠大流行中努力填补他们的座位,而不信教之人的队伍继续膨胀。

2020年,当这一流行病进入第一年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基督教福音派民调公司巴纳集团(Barna Group)的总裁大卫·金纳曼(David Kinnaman)和洞察力总监(director of insights)马克·马特洛克(Mark Matlock)引用了先前的研究,强调大多数在教会中长大的年轻人在成为年轻成年人时要么离开他们的信仰,要么离开教会。

他们还警告说,除非采取措施抑制其影响,否则疫情将使这种信仰危机更加严重。

3月,巴纳的另一份报告显示,虽然根据定义,基督徒是接受并帮助传播福音的耶稣的门徒,但现在大多数人将他们的精神生活视为个人私事。许多重生的基督徒认为,他们不需要与他人分享他们的信仰,原因包括:“他们可以通过不同的宗教信仰进入天堂”,“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圣经告诉我们不要判断他人。”

(图片: 路透社/迈克·布雷克)

上个月,《基督邮报》还报道了教会越来越多的听众份额如何迁移到元宇宙中的在线事工,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的代表谢冯·刘易斯(Che'von Lewis)称其为“社交技术的下一次进化和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

脸书的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正在大力投资元空间,刘易斯将其描述为“一组虚拟空间,你可以在其中与其他不在同一物理空间的人一起创造和探索。”

一些专家认为,目前在元宇宙中建立的教会将最终盖过大型教会的崇拜模式。

本月早些时候,近500人聚集在网上参加了元宇宙教会峰会(Metaverse Church Summit),会上有许多参与元宇宙事工的基督徒。其中一位是比尔·威伦布洛克(Bill Willenbrock),他是一位医院牧师,在VRChat上领导一个基督教团契已有三年之久。VRChat是一个不断增长的集合,包括25000多个虚拟现实世界,任何时候都有大约30000名用户在线。

对于希望进行低风险传教的基督徒来说,威伦布洛克已经在VRChat上用他化身形象接近了数千人,并找到了与他们谈论对上帝的信仰的方法,他说,在寻找传教机会方面,元宇宙就像订阅流媒体服务网飞(Netflix)一样。

“摆在我们面前的机会实在是令人吃惊。一般来说,VR聊天,元宇宙真的像传福音的网飞。”他说。

“如果你有30分钟,如果你有一个小时,你可以从你所在的任何地方进行传福音,这太令人兴奋了。在其他地区传福音可能需要耗费汽油和精力,收拾东西去某个地方,但你可以从你的电脑上做这些事,在你有一些额外时间的任何时候分享上帝的爱。这真是太了不起了,真的是革命性的。”这位医院的牧师告诉观众。

威伦布洛克用自己的时间和金钱做他的VR聊天事工,他认为在元宇宙,包括像VR聊天这样的地方传福音要比在现实世界传福音容易得多,原因有很多,比如在化身状态或自己的数字代表中见面。

“这使得分享福音的社会风险大大降低,”他说,“人们焦虑的是,如果他们准备不足怎么办,或者他们看起来像个傻瓜,或者他们看起来像个传教士,有所有这些焦虑会伴随着分享福音,而VRChat,元宇宙的福音传播减少了这些,在某些地方完全消除了这些状况。”威伦布洛克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如果你有一个布道团队,如果你试图学习如何分享福音,这将是一个理想的空间。这将是最佳的培训场所。你可以和真正的人交谈。听听他们的担忧,听听他们的反对意见,听听是什么让他们暂停相信基督。我真的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机会,甚至对更多的实体教会来说也是如此。”他解释说。

威伦布洛克说,基督教事工投资于元宇宙福音活动很重要的另一个原因是,年轻的成年人,尤其是男性,已经迁移到这里了。

“这些人需要你。VRChat的人口统计数据与美国教会的人口统计数据正好相反,”这位元宇宙牧师说。

“现在,你的事工可能是一个例外,但美国的教会一般都是老年人,而且每年都在变老,而VRChat主要是年轻人。据传闻,17至26岁。就是这范围。”他继续说,热情地引用了诗篇中关于向下一代宣扬神的力量的内容。

“因此,如果你试图与下一代分享福音,他们就在这里。他们在VRChat里。”他说。

比尔·威伦布洛克(Bill Willenbrock)在元宇宙教会峰会(Metaverse Church Summit)上发言 (图片:元宇宙教会峰会)

威伦布洛克说,VR聊天中的听众主要是年轻男性,他们从准备回答他们问题的基督徒那里“很兴奋地去听到关于基督的信息”。

“现在,当然,VRChat中也有年轻男性和女性,但尤其是年轻男性。我们问自己,‘他们在哪里?’他们就在VRChat里。”这位牧师说。

他把相对于其他社交媒体比如脸书,他把VRChat描绘成一个“人们通常都很友善,愿意接受谈话”的地方。

他说:“[在脸书上]可能会变得非常讨厌,但[在]虚拟现实中,你有这种分享空间的感觉,人们在分享空间时更加亲切,所以我认为这使得它成为分享福音的一个令人兴奋的地方。”人们可以从你的声音中听到善意、爱和关心,而有人会在单纯的文字中迷失。

患有广场恐惧症之人的避风港

威伦布洛克说,对传福音感兴趣的基督徒还应该知道的是,许多花时间在那里的年轻人都在与社交焦虑作斗争,也被称为广场恐惧症(agoraphobia)。

“VR聊天室里的人很多时候,这并不总是这样,但很多时候被社会所忽视。这些人,很多都有广场恐惧症。他们不喜欢到社区的地方去。他们甚至可能是闭门不出,不仅仅是由于医疗原因,而且是由于社会焦虑,这些人中的许多人他们被卡在岩石和硬地方之间。他们急切地想要社会交往和社区,但他们也发现这些事情非常令人焦虑。”威伦布洛克解释说。

他说,VRChat通过使用头像提供的匿名性,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可以找到爱和社区的地方。

“这些人他们也许被拒绝,因为他们是广场恐惧症患者。他们没有与人有很多互动,所以他们可能在情商谱系上比较低,可能有一些令人反感的个性特征,但这些人是基督所爱的人。这些是基督所拥抱的人。”他说。

“我想起了使徒保罗的这些话:‘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他说,“因此,我们有机会把上帝的爱带给那些可能没有其他机会听到基督的人。”

他认为,虚拟现实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比现实生活中更安全的地方来讨论宗教。

“人们渴望进行这些对话,因为我们在社会中被告知不要谈论,永远不要谈论政治或宗教。因此,宗教成为这个非常有趣的话题,但它是非常个人化的,人们有自己的想法,而你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些想法,因为它是禁忌。”他提到。

威伦布洛克说,有很多次他在VRChat中开启了关于宗教的讨论,看着他的听众迅速从一个人增加到整个房间,“只是听着关于基督的对话,为什么我们应该相信基督。”

他说,他给人们提供了他的信仰的理由,有兴趣在VRChat做事工的人应该准备好做同样的事。

“教会还没有准备好。我认为很多人在为什么要相信耶稣方面得到的最好答案是你知道的,‘你应该相信’。他们的祖母就说:‘你应该相信’。”他指出,“我不是一个大护教家,但我确实认为VRChat中的人们正在要求一个理由。如果我们能给他们一个好的理由,说明他们为什么应该相信。我认为这是非常强大的,人们变得,他们开始侧耳倾听:‘哦,实际上有一个真正的理由来相信有爱,有目的,有快乐,有宇宙对所有破碎的解决方案。’这很鼓舞人心。”

为元宇宙传教做准备

如果一个人决定跳槽到元宇宙传教,威伦布洛克警告说,关键是要为自己的化身所发出的个人部分做好准备——也就是他们的声音。

“我认为我们的声音需要传达出爱和关怀……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赢得辩论或在争论中击败他们。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分享我们生活中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所以我认为爱护我们的声音,努力提醒自己为什么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赢得辩论,而是为了分享上帝的爱,我认为这真的很重要。”他说。

基督徒也应该准备好倾听。

“我们总是想与人交谈,我们从不愿意倾听。我认为有一个现实是,如果我们真正关心和倾听其他人,人们就会真正关心和倾听我们,”威伦布洛克说。

另外,要准备好神学理论和对LGBT群体的立场问题,他补充说。

“我们应该准备好一开始就谈论的事情之一[是这个问题]如果你相信上帝,为什么坏事会发生在好人身上?神义论的问题,这将是VRChat的首要问题。”他说。

“我认为,人们如此压倒性地转向无宗教信仰类别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经历了悲剧和痛苦,”威伦布洛克说,“他们向上帝哭诉,然后说:‘上帝没有帮助我。我仍然在经历痛苦和悲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