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约全书】Holy Bible, Chinese Union Version (GB), Textfile 20010201.

中国出台“历史性”措施刺激房地产:未来楼市何去何从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近期中国房地产领域的刺激政策,在快速酝酿后,突然爆发—— 不到一个月内,中国发行1万亿元特别国债,多个二线城市取消实施七、八年的限购政策,甚至北京也放松了实施13年的部分限制,更为刺激的是杭州临安区宣布政府直接开始下场购买存量房...... ...

2022年6月6日星期一

智库专家:习近平的女性烦恼 或因女性留创伤

 

如果习近平的传记有任何可信之处,那就是这位中国最高领袖从来不像你以为的那么受到女性欢迎。图为2018年11月习近平与和第二任也是现任妻子彭丽媛访问阿根廷。(美联社)

Ian Easton 易思安

如果习近平的传记有任何可信之处,那就是这位中国最高领袖从来不像你以为的那么受到女性欢迎。事实上,他一生中老是被女性无情对待,可能因此留下心理创伤。

这或许说明了为何习近平有时候似乎过度渴望展现强壮、具男子气概的特质。很少有世界级领袖和习近平一样,如此热中于穿上迷彩服视察军队,校阅大型阅兵。在他的领导下,中国大规模扩张核武军备,对台湾的武力恫吓更是频繁到令人匪夷所思。

文革期间 习母与子断绝关係

儘管纯属臆测,但北京当局的“战狼外交”或许反映出其统治者深受悲惨的自卑情结所扰。所有的警讯都摆在眼前。习近平在自己被拿来与他人比拟时(例如小熊维尼),整个人就会呈现非比寻常的好斗、不安及不自在。客观而言,习近平已是一名功成名就、权势滔天的人物,没有什么好自惭形秽的(除了族繁不及备载的反人道罪行),但他显然认为自己与这个世界舞台格格不入。为了进一步瞭解箇中缘由,我们一起来检视习近平必须面对的所有人际关係挫败。

如你所知,习近平在童年时期受到母亲齐心冷落。齐心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的工作,几乎佔去她所有时间。习近平是由多半待在家裡的父亲习仲勋带大的,而习仲勋或许称不上是一个小男孩的最佳楷模。习近平的父亲还是青少年时,就曾因杀人未遂获罪,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监狱进进出出。

在动盪不安、人人自危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习近平的同父异母长姊习和平因不堪暴力迫害而自杀身亡。更悲惨的是,习近平的母亲还公开与儿子断绝关係。这些事情发生时,习近平还只是一个稚嫩的十五岁少年,肯定受创甚钜。

习近平的第一任妻子柯玲玲在结婚三年后和他离婚,随后便移居英国。 被如此一脚踢开,想必也让习近平备感屈辱。

五年后,习近平和第二任也是现任妻子彭丽媛成婚。两人在厦门欢度四天的新婚蜜月后,彭丽媛就展开漫长的巡迴演出。在那之后的二十年,夫妻俩呈现分居状态,在南方任职的习近平和住在北京公寓的彭丽媛,被搭乘火车须费时四十八小时的距离分隔两地。

女儿习明泽 与父聚少离多

在一九八九年六月的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后,彭丽媛现身为戒严部队献唱歌曲。身为拥有军职的民族声乐家, 彭丽媛投注大把时间走访人民解放军基地劳军,为仰慕她的粉丝表演。我们可以合理推论,习近平应该不喜欢妻子和这么多男性打成一片。

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在成长过程中与父亲聚少离多,之后还远赴美国波士顿就读所费不赀的贵族学校,距离“习大大”(Big Daddy Xi)更加遥远,而这个决定势必让习近平十分焦虑。想想看习近平错过女儿多少次的生日,还得支付多么庞大的学费!

在公事方面,习近平的女性烦恼也不少。没有一位女性愿意屈就中共权力核心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成为习近平的左膀右臂。这难道是因为习近平身上强烈的古龙水或鬍后乳液的味道?女性也对跻身中央政治局嗤之以鼻,二十五名成员中只有一位女性。

习近平核心圈中唯一的女性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而她抢了不少习近平的功劳。二○二二年初,孙春兰获颁极具份量的奥林匹克金质勳章,表彰她在北京冬季奥运期间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努力。毫无疑问,这个奖项理应颁给“清零先生”(Mr. Covid Zero)本人才对。

更难堪的是,为半岛电视台、美国之音等国际媒体撰稿的自由记者艾琳.赫尔(Erin Hale)指出, 在中国的省级领袖中,女性仅佔三%;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女性的比例也不到十%。儘管习近平试图延揽,但年轻女性还是拒绝加入他的政党。中共的女性党员比例已经掉到二十五%,这对任何建党者来说都很难堪。

造成这个问题的部分原因是,在中国仁慈宽厚的一党专制体制下,女性对于习近平给予她们的礼遇感到失望。拜习近平之赐,白领女性劳工被容许(或被命令)届龄五十五岁退休。蓝领女性劳工的待遇甚至更好,可以在五十岁就离开生产线,享受漫长的退休生活。这种情况迫使今年六月满六十九岁的习近平,必须和党内兄弟超时加班,一肩扛起少了女性支撑的一片天。

彭帅事件 衝击习核心形象

另一个原因则来自于“惹是生非”(troublemaking)的女性主义者和女权团体,以及如今下落不明的彭帅,和中国本土的“我也是”(MeToo)运动。许多中国女性对于三军统帅试图唤醒传统家庭价值的苦心毫不感激,反而指控他是女性遭丈夫家暴后愈来愈难诉请离婚的始作俑者。其他女性则希望,若被张高丽之流的不法官员性侵犯,她们可以讨回公道。

虽然以上疑虑完全有凭有据,但这些女性似乎不能理解这位核心领袖为她们的整体福祉付出多少心力。身兼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很清楚全中国的性别所得差距正在扩大。时至今日,女性在职场上获得良好待遇的机会比以前更少。因此,当习近平要全中国的女性待在家裡当个贤妻良母,他只是试图保护女性免于在工作上受挫,以及在财务上捉襟见肘。

现在我们没有人不知道,习总书记英明睿智、风采翩翩且魅力十足。对习的个人崇拜并非凭空诞生。这是他应得的。每座城市街道上那些巨大的看板不会骗人。很明显,习近平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动物吸引力。看看那些世界级领袖有多么热切和他建立密切关係就知道,尤其是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然而,即使习近平拚命博取关爱、尊敬和奉承,中国女性还是照样对他不屑一顾。

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一个男人抓狂了。

(作者易思安为美国智库“2049计划室”资深主任;国际新闻中心孙宇青译)

◎易思安(Ian Easton)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